梦的衣裳

时间:2017-04-24    阅读:26 次   


  篇一:携一抹阳光,为你织一件梦的衣裳
  你的名字,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你的笑颜,时常唤起我想象的霓虹。
  多少次,我在心里默默把你想念,
  多少次,我在夜里把你深深的想起。
  可是,我清楚地知道,
  我们,可能永远只是陌路擦肩,
  永远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
  但是,只要在彼此心中,
  有那么一抹淡淡的牵挂
  有那么一抹淡淡的祝福
  此生足矣!
  ——写为题记
  这是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看着你的照片,想着你的文字,念着你的笑颜,挥笔写下的一首小诗,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欢,是否怀念,是否留恋,我那一份来自天边的想念,我心里的绵绵呼唤。
  习惯在夜里沉淀一天的喜乐,习惯在夜里把你忆起,习惯在每个想你的夜晚倾听电话里的呢喃,习惯枕着你的名字,念着你的名字入眠。
  我多想,多想在这个冬日的夜晚,见你一面。
  友人说,有一种相遇,不在路上,而在心间。
  的确,和你相遇,是我今生最美的风景,是我这个冬天最美的意外。
  多少次,我都被生活的茶米油盐退却了热情,被现实的沉浮阴暗消散了灵魂的纯真,被这个时代折磨的千疮百孔。
  可是,自从你的出现,唤醒了我心里最温柔的那一抹情愫。
  你的温柔善良,你的体贴关怀,你的鼓励叮嘱,都一次次地带给我温暖,在这个寒冷的冬季,你的文字,是我的温暖。
  我常想,如果可以,我一定要翻越万水千山去看你!
  我要在岁月的河流中,为你激起最美的一朵浪花!
  我要在春夏秋冬的轮回中,为你织一件梦的衣裳!
  翻开空间的时光轴,你清晰明亮地出现在我每一个故事的情节里,你活泼欢快的文字,你调皮的字眼,你醋意的评论,都不止一次让我为你辗转反侧,幽梦无眠。
  你的一颦一笑,你的一言一语,你的一喜一悲,都曾深深地牵动着我的心。
  我常常陪你一起欢乐忧愁,陪你一起看书听歌,陪你一起期许那么一份或许永远也等不到的未来,我为你执笔,写尽韶华,为你挥毫,写下散落一地的情殇,为你坚守,许你的一世柔情。
  有人说,今生能够相遇,是因为前世有了约定。
  那么,我们前世都约定了什么?
  是执手相看朝雾晚霞,吟诵梁祝佳话,弹奏一帘幽梦;还是各自站在天的那一边,遥目相望,共寄相思之情,诉说相望的缠绵,相别的不舍;亦或是站在两条平行的道路上,向着各自的目标前行,而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
  亲爱的,如果真的有前世,你愿做我生命中的什么?
  你可曾知道,今生的相遇,已经让我魂牵梦绕,朝思暮想,彻夜未眠?多少次,我在心里默默地许下爱你不变的诺言,多少次,我在梦里为你哭红双眼,多少次,我在冬日的寒风里期待你的出现。
  你说,你出生在北国,生长在北国,生活在北国,我多想与你一起,在北国的风雪里相依相偎,共赴一场浪漫的约会?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三顾倾我心。宁不知倾国与倾城?……”
  每次想到你,我都会想起这首古老的歌曲,想起那首《凤求凰》,想起那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想起那句“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几时已?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每次你出现我的梦里,都是那样轻盈飘逸,如同那刚出浴的睡莲,不胜凉风的娇羞;如同那夕阳下的一抹炊烟,片片燃尽我的思念;如同那遗世独立的北国女子,长袖翩翩,笑靥如花。
  每次凝望你,我都那样相思成灾,我多想踏一片彩云,携一抹冬日的阳光,乘一缕北国的清风,去那彩云之南看你,去那玉龙雪山等你,去那白雪皑皑的北国与你相依相偎,共饮一夜风霜。
  “彩云之南,我心的方向,孔雀飞去,回忆悠长。玉龙雪山,闪耀着银光,秀色丽江,人在路上……”就让我伴着这歌的旋律,飞一次梦的天堂,穿越万水千山的沟壑去看你,流淌岁月变迁的轮回去看你!
  我要写一首情诗,为你折叠我一夜的忧伤。
  我要拾一片贝壳,为你留住心海里的涟漪。
  我要携一抹阳光,为你织一件梦的衣裳!
  
  篇二:梦的衣裳
  北风肆意的撕扯着冬的高傲,无声的白雪盈盈殒落在宽广的北疆,似仙女在扬洒漫天的珠宝,给予大地最深情的拥抱,笔挺的白杨树在寒风中倔强的伫立,全然不顾冬的严寒与北风的肆孽,光秃秃的树干在接受雪花的亲吻,冬日的艳阳已经把树挂装扮的如宝石般璀璨耀眼,似火树银花,展现在人间一片无法揣摩的光圈,那样的神秘与美丽。
  小小的村庄,有着简单与平凡的美丽,白雪覆盖下低矮的农舍,依旧那样的安静与平和,似一位安详的老人坐在暖暖的热炕头上体会冬的微寒。(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篱笆小院没有了绿色的陪衬,幽静的院落里,一处处雪堆积在角落里,低矮的屋檐下,也没有了繁忙的身影,掩盖在厚重的白雪之下,一串串的红红的辣椒,静静的挂在门两侧的墙上,那样的火热,给冬天的景色添了一抹色彩。晒干的玉米也编织成了麻花辫,金黄色的身体上也时隐时现那雪的光环,有着成熟的韵味与收获的欣慰。
  飘渺的烟雾在烟囱里袅袅升起,萦绕在宽阔的空间,似曾朦胧的映在眼底,有着对温暖的渴望和向往,院子里伫立着一个孤单的灯笼杆,在风中摇曳,此时它可能在盼望新年的来临,需要喜庆的红色渲染。也许此时的红灯在为我们其中的一人悬挂。我想如此吧!
  矮矮的狗窝旁,看家的狗,正在坐着晨练,不时的舔舐自己那残存冰凌的饭碗,因为冬天的寒冷它还没有适应,起身伸个懒腰,在围着窝边不停的打转,一夜的寒冷也许它也需要热身,那窥视着世界的眼睛也在渴望有一顿丰盛的早餐。家禽们都在翘着脚跑来追去,体会冬的清晨给予的平静。
  一声狂吠的狗叫,惊跑了家鸡家鹅,瞬间四散不见踪影,院子外传来咔咔的踩雪声,原来是早起去卖豆腐的叔叔回来了,他手里拿着马鞭,牵着自家的毛驴,那洁白的雪花落满他坚实的双肩,那暖暖的厚实的狗皮帽子下一张憨厚朴实的脸,眉毛和胡子上也结上了厚厚的霜花,一闪一闪,那样的耀眼与慈爱。
  推开了关闭的房门,轻轻的走进了室内,他怕惊醒他熟睡的孩子,因为他不忍心在寒冷的冬天在让他们受到北风的侵害,拿起火炕上的笤帚,扫着身上的雪,那样的谨慎,生怕把熟睡的孩子们惊醒,眼里那样的温情。
  父亲点燃了一支旱烟,吧哒吧哒的抽着,许久站起身走到火炉前,升起了火,噼里啪啦的木坂子在火炉里作响,那跳动的火焰,照亮父亲冻得发紫的脸庞,一道道的皱纹刻在了他那沧桑的脸上,多想让这个叫冬的季节快些的走,好让我的父亲不再寒冷,不再寒风中披星戴月早早的起,起早贪黑的晚晚的睡,那是我的希望。
  窗外一轮新日,照耀在这个美丽而有沧桑的尘世间,闪烁的阳光把窗棂上的窗花照耀,那样的刺眼和美妙,就是这扇阻挡寒冷的小屋,贮藏了人世间的多少沧桑和梦想,我无法预知,也难以回想。
  白茫茫的雪高傲的在北风中飘舞,安静的乡村不再安静,冬天加大了它的步伐,岁末年初要向春天的温暖靠近。
  因为新的一年来临了,我们多了一些新的期盼,这个寒冷的冬,不会停留太久,美丽的雪也在尽情的演绎着她的舞姿,在新的年景里,真的希望给予大地更多的回报,瑞雪兆丰年,蕴藏着祖祖辈辈的多少希冀,也给天真可爱的孩子多少梦想与期待,新年的新衣,新年的爆竹,新年的压岁钱,新年的举家团圆。都在冬的胸怀里隐藏和展现。
  北国那千里的冰雪,万里的平原,狂舞的北风,飘飞的雪韵,真实淳朴的北方人那洋溢的热情,真诚的好客,泼辣直爽的个性,都给予冬更多的畅想。
  鞠一捧冬雪的神韵做一件梦的衣裳,用纯净的心灵来感悟世界,用善良的火热的人心去温暖冬的寒冷,把对尘世间的依恋充盈在我希望的心海,爱与幸福满在人间应该不再遥远……
  
  篇三:冬雪,请做我梦的衣裳
  北风肆意的撕扯着冬的高傲,无声的白雪盈盈殒落在宽广的北疆,似仙女在扬洒漫天的珠宝,给予大地最深情的拥抱,笔挺的白杨树在寒风中倔强的伫立,全然不顾冬的严寒与北风的肆孽,光秃秃的树干在接受雪花的亲吻,冬日的艳阳已经把树挂装扮的如宝石般璀璨耀眼,似火树银花,展现在人间一片无法揣摩的光圈,那样的神秘与美丽。
  小小的村庄,有着简单与平凡的美丽,白雪覆盖下低矮的农舍,依旧那样的安静与平和,似一位安详的老人坐在暖暖的热炕头上体会冬的微寒。
  篱笆小院没有了绿色的陪衬,幽静的院落里,一处处雪堆积在角落里,低矮的屋檐下,也没有了繁忙的身影,掩盖在厚重的白雪之下,一串串的红红的辣椒,静静的挂在门两侧的墙上,那样的火热,给冬天的景色添了一抹色彩。晒干的玉米也编织成了麻花辫,金黄色的身体上也时隐时现那雪的光环,有着成熟的韵味与收获的欣慰。
  飘渺的烟雾在烟囱里袅袅升起,萦绕在宽阔的空间,似曾朦胧的映在眼底,有着对温暖的渴望和向往,院子里伫立着一个孤单的灯笼杆,在风中摇曳,此时它可能在盼望新年的来临,需要喜庆的红色渲染。也许此时的红灯在为我们其中的一人悬挂。我想如此吧!
  矮矮的狗窝旁,看家的狗,正在坐着晨练,不时的舔舐自己那残存冰凌的饭碗,因为冬天的寒冷它还没有适应,起身伸个懒腰,在围着窝边不停的打转,一夜的寒冷也许它也需要热身,那窥视着世界的眼睛也在渴望有一顿丰盛的早餐。家禽们都在翘着脚跑来追去,体会冬的清晨给予的平静。
  一声狂吠的狗叫,惊跑了家鸡家鹅,瞬间四散不见踪影,院子外传来咔咔的踩雪声,原来是早起去卖豆腐的父亲回来了,他手里拿着鞭子,牵着自家的毛驴,那洁白的雪花落满他坚实的双肩,那暖暖的厚实的狗皮帽子下一张憨厚朴实的脸,眉毛和胡子上也结上了厚厚的霜花,一闪一闪,那样的耀眼与慈爱。
  推开了关闭的房门,轻轻的走进了室内,脱下厚厚的棉大衣,抖落那身体的寒冷。嘘!他怕惊醒他熟睡的孩子,因为他不忍心在寒冷的冬天在让他们受到北风的侵害,拿起火炕上的笤帚,扫着身上的雪,那样的谨慎,看见热被窝里的一张张稚嫩的小脸,那均匀的呼吸,生怕把熟睡的孩子们的梦惊醒,眼里那样的温情。多了一丝怜爱与不忍。
  父亲点燃了一支旱烟,吧哒吧哒的抽着,许久站起身走到火炉前,升起了火,噼里啪啦的木坂子在火炉里作响,那跳动的火焰,照亮父亲冻得发紫的脸庞,一道道的皱纹刻在了他那沧桑的脸上,多想让这个叫冬的季节快些的走,好让我的父亲不再寒冷,不再寒风中披星戴月早早的起,起早贪黑的晚晚的睡,那是我的希望。
  窗外一轮新日,照耀在这个美丽而有沧桑的尘世间,闪烁的阳光把窗棂上的窗花照耀,那样的刺眼和美妙,就是这扇阻挡寒冷的小屋,贮藏了人世间的多少沧桑和梦想,我无法预知,也难以回想。
  白茫茫的雪高傲的在北风中飘舞,安静的乡村不再安静,冬天加大了它的步伐,岁末年初要向春天的温暖靠近。
  因为新的一年来临了,我们多了一些新的期盼,这个寒冷的冬,不会停留太久,美丽的的雪也在尽情的演绎着她的舞姿,在新的年景里,真的希望给予大地更多的回报,瑞雪兆丰年,蕴藏着祖祖辈辈的多少希冀,也给天真可爱的孩子多少梦想与期待,新年的新衣,新年的爆竹,新年的压岁钱,新年的举家团圆。都在冬的胸怀里隐藏和展现。
  北国那千里的冰雪,万里的平原,狂舞的北风,飘飞的雪韵,真实淳朴的北方人那洋溢的热情,真诚的好客,泼辣直爽的个性,都给予冬更多的畅想。
  鞠一捧冬雪的神韵做一件梦的衣裳,用纯净的心灵来感悟世界,用善良的火热的人心去温暖冬的寒冷,把对尘世间的依恋充盈在我希望的心海,爱与幸福满在人间应该不再遥远……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27391.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