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唠叨

时间:2017-05-26    阅读:55 次   


  篇一:母亲的唠叨
  常言道:母爱恩重如山。我爱我的母亲,在我的心目中,母亲总爱唠叨,她老人家虽未曾读过书,没有文化,但她禀性聪慧,唠叨起来,会很快进入角色,或喜形于色、或声嘶立竭、或横眉怒目、或声泪俱下,而且唠叨起来则没完没了。从小至今,虽极厌烦母亲的唠叨,但从母亲那嘴中唠叨出来的则是富有一定的哲理性的,让人有所思、让人有所学,也就是母亲的唠叨教会了我的为人之道,做事之理。
  最初闯入我脑海记忆中的唠叨是我们兄妹四人上学时,常因偷懒,致使作业没有按时完成而受到老师罚站,母亲知道后,虽不打骂我们,而那“养儿不读书,不如养头猪”“人不学不灵,钟不打不鸣”“水不流会发臭,人不学会落后”等一一连贯的唠叨从早到晚在我们兄妹身边回荡,并结合她小时候,因家里穷,兄弟姐妹多,祖父母则不让她去读书,以至落个今日“一字不知横画”,想到如今没有文化是多么的苦啊﹗并希望我们再穷、再苦也不能荒废学业,走她那没有文化的路子了。也许正是母亲爱唠叨的缘故,就连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唠叨个没完。甚至我们几个字写不端正一点,被母亲发现了,那些“没学会走路、就学会飞”“人怕笑,字怕吊”的唠叨会听得是让我们头脑发胀,这种滋味是他人无法感受到的,有时候我们听烦了,就会想方设法避开一伙儿,若实在避不开,只好身坐家中,两眼观窗外,脑中尽想玩乐之事,而母亲则认为我们正认真听她唠叨,就更加用心去唠叨了。这样一来,我们兄妹对母亲的唠叨都有一种恐惧感。也许正是因为有这种恐惧感和母亲那无休止的唠叨,才促使我们很好地完成学业。否则我们如今又是文盲一个,又要重演母亲那没有文化的老戏,我从心底里感激母亲当年的唠叨了。
  毕业在外工作后,有时忙中偷闲回家看看那年迈的父母亲,满以为自己已长大成人,又参加工作了,这样一来回家便是客,母亲本应高兴还来不及呢﹗总不会再唠叨个没完没了吧,可谁知母亲对我们回家高兴之外,还利用这一有利时机亦不忘向我们播撒“多学他人长,少说他人短”“行船靠帆,创业靠志”“要想精通,十年苦功”“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损人利己得人憎,公而忘私得人敬”这一诸多的唠叨从早到晚也不间停片刻。也正是这些唠叨在我们的工作中或让我多思、细心、敬业,或让我正直、谦虚、清廉,当母亲看到我们兄妹四人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取得的成绩,双手捂摸着那一叠叠得来不易的荣誉证书时,母亲流下了热泪,她感到很欣慰,眼泪也禁不住流到手中那一叠的荣誉证书上,从母亲那细流的泪水中我们感受到母亲的用心良苦,是母亲通过那不厌其烦的唠叨,把她的智慧、她的期望、她的信任、她的做人之道赋于我们,尽职尽责做到一个伟大母亲辛苦培育子女的神圣使命。
  如今,我们兄妹已先后成家立业了,或为人夫为人父、或为人妻为人母,然而年迈的母亲仍忘不了从她那嘴角抛出习惯性的唠叨,她虽对孙女们百般呵护、疼爱,但也时常在孙女们面前唠叨我们教育子女要做到“严是爱、容是害,不管不问是祸害”“树叉不剪会长歪,子女不教会变坏”。在生活上,她一向很注意卫生,对我们动手做的任何事情除了不放心外,还时常唠叨这个如何如何洗净,那个如何如何擦干,这个该怎样打扫,那个该怎么清理,宛然像一个指挥官或参谋长什么的,这样的唠叨或许是多余的,可能没有人会喜欢它,但它却在母亲的口中得到了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把凝聚着自己的寄托、希望和关爱赋予我们,但它也蕴藏着一个深厚的母爱。(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是啊﹗做母亲不易,而做一个称职的母亲更不易,唠叨兴许是母亲的一种天职、是母亲对于子女们的逆耳忠言,是母亲赋予子女们的特别母爱,但我们也可以断定,母亲是这世上最有资格唠叨的人。
  
  篇二:母亲的唠叨
  母亲的肝病已多年了,这也是我的心病。
  每次回去母亲总是接我到村口,送我出村口。我对母亲说:妈,你不用送我,母亲总是笑着说:我不是送你,我正好要到村口田地里看看庄稼。其实,母亲并没有去田地里看看庄稼,呆呆地站在村口的路边目送我的车远去……
  去年春节回家,母亲拿出她晾晒的干菜说:知道会(我的乳名)爱吃干菜,今年田野的干菜少就挖这么多,回去时你带上吧!我听了无语的泪在眼眶里打转,装着生气的样子说: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已经不喜欢吃干菜了,没事的时候不要到田野去挖它了。母亲愣了愣:你不爱吃干菜了?怎么今晚还做豆面条下干菜。说完快步到厨房告诉我老婆不要下干菜了。老婆莫名其妙的问:怎么了?母亲说:会不爱吃干菜,就不要下干菜了。老婆更不知道所云就说道:就是你儿子让我下的干菜呀……!
  前几天,我因一点小事,无意中让母亲知道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就拉上父亲来到信阳。还在睡梦中的我,让母亲把我叫醒,看她焦急的样子不亚于天要塌下来一样,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我做错事了,我看到母亲的样子又心疼又好气,只好安慰她说:你不是看到我现在还是好好的吗?没事,只是一点小问题,已经处理好了。中午吃饭时母亲一遍又一遍的说:你都四十岁了,做事怎么还给孩子一样呀!我无语,只有给母亲夹菜的份了。吃过中午饭,母亲又要回老家,我劝她住几天,老婆也说:今晚不回了,住几天在回。母亲又开始唠叨她养的猪呀,羊呀,鸡呀不能没有她……无奈,我只好开车把母亲和父亲送回去。
  昨天,回到乡里办事,乡里头头让我多喝了几杯,回到老家时母亲已经在村口等我们了。母亲看我喝酒了就骂:下次在喝醉了我把你的嘴给缝着,一家大小都在你的肩上你不知道吗?当时乡里的头头也在场,我低下头让母亲骂个够。临走时母亲又把我们送到村口,拉着老婆说:我不在会身边你就多管管他,他要是不听你的你打电话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他。我做个鬼脸说:老妈是不是又要看看你田地的庄稼啦!
  车渐行渐远。母亲和父亲还在村口站着,如我昂视自己放飞风筝一样的感觉……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7436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