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

时间:2017-06-03    阅读:22 次   


  篇一:清明祭
  清明时节,身在他乡,只能遥祭祖先。
  好几年没有回去扫墓了,每年只是打电话回家,要父母买些纸钱香烛到坟前一烧,以寄托我的哀思。
  小时候回老家扫墓,是随父亲或是叔叔一同去的,父亲年纪大了便随兄弟去扫墓。墓是没有碑的,埋在崇山峻岭之中,鲜花松柏如海洋一般浮涌在他们的墓前墓后。我们只能听大人们介绍一座座墓中先灵拓荒的故事。
  祖父去世,我很小,但有印象。我与祖父感情甚深,小的时候,我一直在祖父母的身边。祖父是位能人,幼年丧父,经历过很多磨难。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打长工,跑生意,艰难地生存下来。祖父还烧得一手好菜,村子里红白喜事,一般都得请他去做厨。祖父为人处事是很精明老道的,村里没人不说他的好。祖父对我很好,常常跟着他去田间地头,现在依稀还记得夏天的时候,祖父从红薯地里刨出红薯用树枝或是牛粪烘烤红薯给我吃。很香。有时桌上没有菜,便叫叔叔到河里去抓些鱼来烧。小叔有时与我吵架,要我滚回城里去,爷爷便会操起扫帚打得他满村子跑。直到上学父母才把我接回城。爷爷去世的当天傍晚还要奶奶烧了一碗面给他吃,然后拄着拐杖到村子里走了一圈,大家都很高兴。现在想来那定是回光返照。
  祖母去世,我没有回去。爸妈把我留在了城里,大约是我要读书的原因吧。奶奶病世前一直由妈妈照料她。奶奶是一个很干净的人,家里总是干干净净的,着装总是清清爽爽、整整洁洁。奶奶也烧得一手好菜,特别是烧鱼,那时乡下是没有什么油水的,烧鱼没有油是不好吃的,奶奶总能将鱼烧得两面焦黄,外酥里嫩,鲜美极了。
  我的亲外婆没见过,去世时母亲都没让去。母亲小的时候便被外公送给了他的同学,据说外婆一直耿耿于怀。临终也不要母亲去见她一面。外公是在我参加工作之后才见得面。那年我回家探亲,到大姨家去玩,大姨告诉我站在面前的是外公。仔细端详,高高的个子,挺直的腰板,一副军人的气质。他是最后一批释放的国民党战俘,早年毕业于国民党的南京军政大学。
  母亲的养父也是一个军官,据说后来去了黄埔军校,是亲外公的同学加老乡。妈妈说小时候外公回来是骑着马带着警务兵的,很威风。后来生病,英年早世了。没有留下骨肉,只有母亲这个养女一人。所以我们每年扫墓都要上外公坟前去祭扫的。外婆后来到了城里,我上学后常常在放假时去小住几天。外婆对我很好,我一去,便要上街买点好菜来烧。前几年去世了。
  我很怀念他们,但愿祖辈们在天之灵永远安息。
  
  篇二:清明祭,忆父亲

  1
  一提到‘父亲’这两个字,就如同被人狠狠地用针扎过心头最柔软的部分,很疼!一晃,又是一年清明到,望向窗外,从小至今,月色伴随着璀璨星光依旧在夜空中渲染的无比华丽,可是转身,家呢,早已经不可能回到完整了。
  缺失了的亲情,就如同破碎融化的冰块,怎么也不能再恢复如初了。(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细细算来,父亲已经走了有十八年了,离开我也有十八年了,十八年,是个怎样的概念?
  我长大了,却多了几分幽暗的哀愁,其中一大部分缘由,或许就是父亲给予的吧!
  2
  我的记忆里是没有父亲的,他隐约的影子就是那些放在相册里很久都不会理会的几张照片。他宽阔的身体,笑着灿烂却僵硬的脸庞,在阳光下闪着光亮的光头……
  我从一出生就住在奶奶家,三岁那年秋天,姑父和爷爷便把我送回了母亲身边。
  红砖垒起的一间平房前,一棵粗壮的杨树,枯黄色的叶子飘然的从零星的枝吖上无助的散落下来,特别的荒凉。母亲推着轮椅出门迎接了我,不太陡的坡度,让她从门口到我身边的速度很快,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到母亲。
  因为母亲在生下我不久之后,便因重病导致了下身瘫痪。所以,在我三岁之前,她从来都不曾回奶奶那里,看过我。
  生活是十分清苦的,在回到家里的日子里,我总会看到母亲沉重地叹息和姐姐酸楚地落泪。
  我是无忧无虑的,因为幼稚而不懂面前的生活会有多么的苦涩。在街上玩,总会看到大人拉着小孩的手,小孩叫着他“爸爸”,于是我问母亲:爸爸呢?
  母亲会告诉我,爸爸去了美好的天堂。
  天堂在哪里?
  母亲指着晴空最遥远的那朵白云,对我说:那里。
  我不明白人到天堂的含义,在幼时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总会看着晴空的白云痴痴的发呆,偶尔乌云遮蔽,我就不由得惊慌失措。
  爸爸,您去了天堂,为什么不愿意回来?我好想您,好想……
  后来,母亲用微薄的补助金供我在本地上了学,从书本中,我明白了天堂,也知道了天堂与我之间的距离,遥不可及。
  我知道,父亲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生与死之间隔开的距离,就像我和父亲,天堂与人间。
  憧憬父亲能够回来看我的梦,一刹那间,醒了,灭了,也碎了。
  3
  我开始抱怨命运,怨恨它的不公,我也开始抱怨父亲,怨恨他的早逝。
  在我三岁那年的春天,正当花开似锦,萌芽发绿之时,患有高血压的父亲在下班回家的途中,倒在了地上,便再也没有起来过。
  我羡慕邻居父亲吼叫孩子的表情,威严又带着丝丝温情。很迷人。
  记得小学写伟徳国际平台,只要命题是关于‘父亲’这两个字的,我总是无端的抗拒。
  于是,我努力的想要忘却父亲,想要忘却这个给了我生命,却不曾出现在我身边的人,这个给了我爱,可没有来爱我的男人。
  我很少去看父亲,几乎没有。
  每年清明或者七月十五(农历),当姐姐回村子里祭拜父亲去的时候,总会问我,你去不去。
  不去!十分干脆的两个字,代表了我对父亲的冷淡,可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又如何叫我去冷淡?
  总是一个人躲在霓虹灯下的黑暗角落里,低声地抽泣,泪水廉价的,多余的,可融合了我真切的思念在里面,滴落在沧桑的大地上。
  是到底在怨恨,怨恨父亲的早早离去,让这个家破碎成无比的艰难,还是在思念父亲,浓烈的情感在未知的苍宭里肆意的纷飞着。
  一度,对于父亲的感情,矛盾的很厉害。
  直到某一天,母亲偶然提起说当我还在奶奶家里的时候,父亲总会一有工夫就回去看我。
  姐姐也附和说,父亲看你的时候,总会带着从来都不会给她买的玩具和吃的。
  我逐渐释怀了。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是爱我的。
  哪有一个父亲会舍得抛弃自己的孩子?只不过,有些事,我们真的无法阻挡它无情地发生。
  4
  几天前,我来到了父亲的墓前,带着深深地痛和思念。
  荒凉的墓地,父亲躺在里面已经有十八年了,十八年里,他是如此的孤寂。
  都说人走了会上天堂,可是天堂到底怎样,活着的人又怎会清楚。他们只能幻想着天堂美丽,以至于祝福逝去的亲人和给还活着的人,微不足道的慰藉吧。
  跪在父亲墓前,我的眼眶再也圈不住沉重地眼泪,滴过在灰白的墓碑上,渐渐地变冷。
  真的好想,大哭,好想。我的周围,我的灵魂,瞬间弥漫起悲怆,凄凉。
  我似乎听到父亲在叫喊着我的名字,我似乎看到父亲在遥远的云端微笑着,他的脸庞没有照片上那般的僵硬,而是慈祥生动到极致。
  于是,我也笑了,同孩童般,会心的灿烂。
  5
  父亲,感谢您给了我生命,让我体会着,看着这个世界的美丽,就像您魁梧的影子,驻留在我心间那样的美丽。
  我长大了,也懂得了许多。
  今年的清明,奇怪的没有同往日一样有着蒙蒙细雨,只有太阳疲倦的照射在世间的每个黑暗的角落里,也照射到我的心里。
  父亲,我不会再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泣,因为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的美好等待我去寻觅,伤感只是过往烟云般的永恒,不幸只是永恒般的过往烟云。
  没有您的呵护,没有您的日子,我会坚强,家,虽然不完整,可是亲情,残缺里蕴涵着无尽的温馨甜蜜。
  还有母亲,请放心的交给我,我会用所有的爱,来爱着她的。
  或许当我老去,我们一家人会在天堂重逢,我们会共同举杯,庆祝团聚。
  这需要父亲您,耐心的等待,我相信,您喜欢也期盼这份等待。
  父亲,愿您在天堂安好!
  而我,在另一边,不再流泪!
  
  篇三:清明祭,先烈魂
  (一)
  红色艳阳,圆形陵墓。
  这是当年革命先烈的埋葬之地。
  陵墓前已经有一些鲜花和花圈,水果被整齐地摆放着,点燃的烟正在袅袅地飘向天空。旁边的一些树叶随风婆娑,偶有几片萧萧飘落风中。
  没有太多噪音,有的只是几许鸟鸣,和长眠此地的先烈。
  阳光在此刻变得有些强烈,温度有些升高,贴在陵墓上的手有些发烫。
  (二)
  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为了反抗剥削,为了自由与独立,他们站了起来,用自己的血肉与意志为这个国家筑起了一道屏障。
  有多少人倒下,就有多少人补上。面对死亡,他们仍然一往无前。
  或许,他们在面对娇妻幼子时候的那份恋恋不舍,最终只能无奈化为在战场上面对死亡的求生勇气;或许,他们在面对年迈的母亲时的那份眷念,最终只能在空闲时摸一下身上并不算厚的衣服。或许,他们可能会牺牲,再也不能回去看一下自己的妻子,再也不能回去侍奉自己的双亲。只是,他们仍然选择了这条道路。
  动荡不安的年代,大厦将倾的中国,岌岌可危的民族,他们用自己的青春与生命,拯救了这个民族与国家。
  (三)
  一个满脸肃穆的中年男子,拿着一个花圈,放到陵墓旁边,然后下到陵墓台阶上,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远处充满林荫的小道上,几个小女孩正在追逐嬉戏。亭子里的一位老人,正在享受吹来的凉风。
  陵墓仍然安安静静地坐落在那里,烈士们也都沉默不语。
  当年付出的血与泪,终于换回今天的安宁。
  (四)
  路边的花草开得正盛,几只白色的蝴蝶蹁跹着翅膀。
  回去的是一段下坡路,不长。
  只是我的思绪却仍然停留在上方的陵墓,回头看的时候,依稀只能看见一个圆形的轮廓。
  我想,他们其实一直都在,他们的目光依然注视着他们的祖国,注视着他们的同胞和平生活。
  他们会感到欣慰。
  走完下坡路,再回头看时,已经看不见陵墓了。只是我知道,这座陵墓会一直坐落在那里,他们也会一直在那里守护,直到,亘古。
  落笔于赣州革命烈士纪念馆
  
  篇四:清明祭、红色记忆
  朋友说,要到西宁烈士陵园去缅怀一下革命先烈!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可是,一路上,青藏高原的阳光,却让我们领略了一番别致的清明时节。和故乡三月的小雨对照开来,不免,为不能回家祭奠已故亲人而感到伤怀。
  我们在烈士陵园大门下了车,我放眼望去,庄严而立的大门上写着“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我恍然大悟,原来西路军第九军军长孙玉清同志就长眠于此。突然间,我心情无比的激动。1936年月10日,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后,中央军委指示红三十军、五军、九军和四方面军总部共余人,在徐向前、陈昌浩统帅下组成西路军,进军河西走廊,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以及在河西地区创立革命根据地,打通国际通道的“作战新计划”。红九军在孙玉清军长的率领下,在甘肃省河西走廊地区与国民党西北“剿总”第二防区司令马步芳的10余万敌军展开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在半年内数次鏖战中,孙玉清及其率领的红九军面对优势敌人,临危不惧,毙伤俘敌余人,取得重大战果。1937年3月,在甘肃省酒泉县南山地区与敌激战中,孙玉清不幸被俘,同年5月,被押解到青海省西宁市。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他坚贞不屈、大义凛然,不久,被秘密杀害。在此期间,还有数千名红军西路军指战员牺牲在祖国西北大地上。
  走进大门,园陵门楼映入眼帘。门楼为两层楼阁建筑。门前有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烈士群雕塑像,其基座上镌刻着李先念的题词:“红军西路军烈士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它再现了红军西路军将士浴血奋战、慷慨悲歌的光辉业绩和英雄形象。我觉得自己却少了点什么,哦,菊花。
  我们每人买了一束菊花,向着园陵纪念碑走去。每到一处,我细心的看着上面介绍,仿佛我的眼前浮现当年红军战士拼死搏杀的场景。那是多么的令人痛心,无数热血男儿,被同胞的钢枪拿去了年轻的生命!他们是祖国的希望,是无数在为全中国人民的解放而抛头颅、洒热血的忠魂啊!
  我看着树下的万人坑,眼泪顿时还是控制不住了。我不知道,这里躺着多少年轻的生命,不知道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是否眼前出现了我们今天美好生活的场景?我想,今天我们祖国能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对于他们的英灵,是最好的慰藉。
  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孙玉清军长纪念碑前。他庄严的汉白玉雕像,面朝着西方,他在看什么,看到了什么?
  当孙玉清军长被押解到西宁后,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他都无动于衷,还鼓励战友们要同敌人进行斗争。每天,他都在狱里练习拼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后,他还在为上前线抗击日寇做准备。我想孙玉清军长看着西方天边,肯定是在等待明天。等待明天,旭日东升,他就可以上战场,为中华民族更美好的明天而战斗!他看到了希望!当黄昏过去,黎明的到来就不会远,全中国人民的解放就不会远,新中国的腾飞就不会远。
  我慢慢的把菊花放在孙玉清雕像下面,我多想大步向前把他抱住,多想为他拿起钢枪泼洒热血。现在,我却只能为他的雕像拭去那点点尘埃。我站直了身体,给孙玉清军长深深鞠了一躬。
  我缓步向安放烈士们遗骨的地方走去,刚上最后一个台阶,第一块墓碑映入眼帘。我的心震了一下。一块墓碑上面刻着:无名烈士!
  此刻,我的心好痛。无数的烈士的墓整齐的排列着,我数不清,也不敢去数,我怕我的心会碎。我看到了好多无名烈士的墓,好多好多。当全国解放了,他们年迈的父母肯定在村口、在桥头、在山肩,翘首遥望过他们归来的身影。但是,直到他们父母生命的最后,他们都没有回去。
  我好恨,恨我不能早生一个世纪;恨我不能和他们一起在战火中燃烧着热血的青春;恨我不能为他们在敌人头上打下最后一颗子弹。我们回去了,战友;我们回去了,英雄!明年的清明,我再来探望你!
  门外,我再一次回头望着园陵,我怕那些无名烈士会孤独。看着那么多过来扫墓的少先队、共青团员,我想,他们是欣慰的!
  英雄无名尘与土,国魂有记云和月!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7531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