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清明

时间:2017-06-05    阅读:14 次   


  篇一:又是清明
  清明十度,祖母音容犹在。忙碌的时光,今年的我无法去祖母的坟头扫墓,思念的心已然飞向那片山岗。那些过往的记忆在昨夜无数次涌上心头,十几载的养育之恩,襁褓中的温暖,无法忘却的呵护,给予我生命和生活。还记得我受了邻家的欺负,她瘦弱的怀抱给了我强大的温暖;还记得期末考试拿了头名,奖励我那件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粗布棉袄;还记得我去远方求学,她送我到村口,那充满希望和不舍的眼神;还记得她临终,神志不清的时候,还紧紧抓住我的手……这一切,怎么能忘记,这一刻,我无法抑制内心的情感,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在我的键盘上……
  我算是个不孝的人,十几载的精心养育,我却不能为她做一点点,哪怕是让我再为她梳一次头,让我再为她洗一次脚,可惜她走得太匆忙,没有让我尽一点点孝道。那一切的一切,却又如此的清晰,就像昨天,我却无法抓住那个瞬间。我多么希望可以回到从前,跟在她的身后,一辈子不长大,尽管衣衫不够华丽,粗茶淡饭,我真的愿意!可是没用,我不孝,我却奋力的冲向远方,为了离开那个生养我的山村……这辈子,我只能用这样苍白无力的文字来表达我的思念和忏悔……
  阿婆,我真的想好你,如果可以时光可以倒流,我什么都不要,我就想在你的身边服侍你,孝敬你!哪怕是再苦,我也愿意!
  
  篇二:又是清明时节
  ——谨以此文纪念母亲诞辰80周年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每逢清明节,我便匆匆踏上归乡路,去了却我一桩心愿。
  学生时代对“清明节”感触似乎淡漠;参加工作,尤其是成家立业之后,对“清明节”的感触愈来愈深。
  每逢清明节,就会想起母亲‥‥‥(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母亲是个勤劳的农妇,性格和蔼,爱好干净。还是公社大队的年月,一年里能吃上白米饭的天数屈指可数,可是母亲节俭持家,尽可能让我们兄弟姐妹吃饱。记得“双抢”时节,母亲总是披星戴月没日没夜地劳作,好像从未闲过。大姐出嫁后,二姐又从小就送给大姑妈做“招女”,家里孩子就剩我们仨兄弟,我是老二,我也就成了母亲的得力助手,喂猪、喂鸡、放牛、割猪草,以及做饭、炒菜等女孩儿做的一些活儿几乎全落在我的身上。我也因此学会了不少活儿。母亲待人和善。那年月家家都不富裕,可是母亲从不与人拌嘴,还常常教育我们兄弟几个不要和别人相骂打架。尽管家里十分简陋,没一样像样的家具,母亲硬是收拾得妥妥帖帖。
  给我印象最深的要算是母亲的体弱多病。也许是积劳成疾吧,自我记事起,母亲便是小病不断,大病吓死人。记得我念小学三年级时,母亲在血防医院治疗“血吸虫”病,一住就是三个多月一百多天,一个家全放在我身上。听父亲说,那次母亲好险,开刀做大手术,从肚子里取出了一个大瘤。好在那时不花多少钱看病,生产队反而每天还要给病人补助“工分”,否则的话,母亲的病绝对没得治。数年之后我读师范那年,母亲又得了“出血热”,全家人又被吓得要死。记得哥哥写信告诉我母亲得的这场病,说母亲又一次从死神手中活了过来时,我看罢信偷偷哭了几回。经过这几次大难之后,我们总认为母亲“必有后福”。哥姐仨均成家立业,我和弟弟都有了工作,农村也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好日子即将到来了。母亲也应该享享清福了。可命运多舛,我参加工作刚刚一年,好日子刚刚开了个头,母亲还是被万恶的病魔夺去了生命,尽管她的儿女哭得悲天恸地。
  母亲永远地离开我们整整廿八年。每年的清明节,我都会带着一个儿子的虔诚到母亲坟前去祭奠。我想,这是对母亲最好的纪念。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如果母亲健在,今年刚好是她80寿辰,我们一定会热热闹闹为她举办浓重的生日晚会,只可惜‥‥‥
  又是清明节,我走在回乡的路上,母亲的音容笑貌似在眼前······
  
  篇三:又是清明雨上
  又是清明雨上,纷纷雨露伴着挥不去的记忆萦绕在心间。
  老年人是最乐意回忆往事的,拿着小板凳往门口一放,志同道合的老头儿,老太太们便打开了话匣,瞬间如流水般的过往便在耳边萦绕,你一句,我一句,零星的记忆从他们的口中流出来飘在空中,听众便如玩拼图游戏般随意的根据自己的理解拼成一段连续的故事,时不时的插入一句问询的话是为了找到拼图中缺失的碎片或是确认一下自己拼凑的是否完整。如果老人们身边坐着几个托着嘴巴认真听的小孩子,老人们在结束自己讲话时便一如既往的扔给沉浸在过往中的他们一句话:“臭羔子(对小男孩的昵称)或者臭丫头,你们赶上了好时候了,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还有学上,好好上,上好了好当官”。朴实的老人们把“当官”看作是人生的最佳状态。
  儿时的我不知多少次听奶奶说过这样的话,那时候总是耍些小调皮,“奶奶,我可不想当官,你看电视新闻上有几个女的当官的?听说女孩子当官很不容易的”。奶奶却说:“花木兰代父从军,穆桂英挂帅,都不比男的差,为啥我家孙女不能当官嘞?奶奶还指着享你的福嘞”完全是个文盲的奶奶说出这样的典故完全是从民间戏曲中知道的,她当然不知道其中的真假度,只是希望孙女能成大器,然而,奶奶却始终没能等到那一天。
  高一的那个暑假,奶奶说胸口不舒服,于是家人带着奶奶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出乎我们的意料:“可能是肺癌,需要再次确诊,还好早发现,还有治疗的余地”。医生如是的给家人说。我一直相信奶奶不会有事,但是内心还是有种殷殷的不安。
  只是觉得那个夏天的阳光不再明媚,而是沉郁的灰暗。家人不让告诉奶奶真相,我也第一次成为诚心的说谎者。
  家离医院有三四十里路,再加上农忙时节,于是自告奋勇的担起了骑车带奶奶去医院任务。其实自上了高中不常在家,还是想和奶奶多呆一会。
  那时候,多半是早晨去输液,中午回。中午的骄阳,沉闷的空气,周边郁葱的庄稼此时如栏杆般将我们围起,中途经过某一个村庄的杂货店的时候,奶奶会让我停下来买根冰棍给我吃,吃的时候内心既苦又涩,常常是别过头去任泪水静静的滑落。在庄稼地形成的屏障中穿行时,幼稚的心唯恐故事中的鬼怪从两边跑出来把奶奶带走,于是就使尽全力闷头往前冲,快到家的时候才稍稍减速,奶奶总是说:“傻丫头,骑那么快干嘛。”我说:“我饿了,早回来早吃饭喽。嘿嘿”其实还是内心的恐惧的驱赶。
  医生说苦菜具有清肺降火的作用并给了奶奶一方便袋的苦菜让奶奶用开水烫了凉拌着吃。苦菜还有这功效?听到后便开始了遍地找苦菜的生活,几乎每天我都给奶奶送上一袋子苦菜,奶奶笑称:“丫头一个送菜我整天不愁没菜吃了,呵呵”。开学后,找菜的任务便交给了妈妈,也希望能托医生的吉言,让奶奶的病能够好起来。
  然而大家的努力和期盼并没有使奶奶的病好转,人反而日渐的消瘦,使我身子学校心在家,一月才回家一次的我每次都急星火燎的赶到奶奶家,她一般都在自家门口坐着,旁边放着拐杖,粗心的我竟没有发现奶奶从何时拄起了拐杖。每次看到奶奶就语无伦次的想哭,她却笑着说:“傻丫头,见到奶奶就那么高兴啊?”
  有一次,她突然问我:
  “丫头,读书累不累啊?上了那么多年的学烦不烦?”
  “不烦哪,整天坐在那里动动脑就行了也不用干活,不烦”我说。
  “不烦就好,不烦就好好读,读好了奶奶好享你的福”。我点头,但眼前却已是迷蒙一片。
  最后,奶奶还是走了,在我即将高考时的那年春节。奶奶食言了,昏天暗地的日子,再看不到奶奶在门口等我的身影。再也听不到奶奶那句“傻丫头”的声音,甚至在高考考场上,“奶奶要享你的福”再次在耳畔响起,久久没能散去……
  
  篇四:荒烟蔓草,又是清明
  窗外的细雨淅沥的下着,独自一人紧握悲情的笔撰写着满腔的思念。荒烟蔓草,又是清明。我愿折菊寄出我的那束思念送给远方的你,愿在天堂的你一路走好……
  ——-题记
  折菊寄怀芦苇飘
  坟前拜祭泪飘摇
  清明时节又将至
  思念化香随风捎
  荒烟蔓草,永宿了你的灵魂。而今满腔思念只愿能化为一缕香火随风捎向远方的你,愿在天堂的你一路走好。。。。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又至,细雨伴着泪雨又淋湿了多少断肠人的魂。独自一人紧握悲情的笔撰写起了那消逝的沧海桑田。
  伴着墨与泪走向了那方被丛丛荆棘掩盖的矮矮坟墓。浓密的芦草已爬满了你的坟头,祭奠的微风吹过,留下的尽是离索,萧瑟。你离开我们已有整整四年时光了,而不孝侄儿却是第一次来拜祭你。焚上了香,烧了一把黄纸,眼中热泪便不争气的流出。坟前呢喃,只愿远在天堂的你能原谅侄儿,原谅侄儿的不孝与晚归。
  悲情岁月难忘,那段记忆在我脑中消逝的特别的缓慢。记得你走后,爷爷奶奶的头发似乎瞬间就变的满头斑白。记得你走后,父亲伤心的在送你进棺的那一刻几欲昏倒。记得你走后,我夜夜泪湿枕边,闭眼就会梦见你的模样,梦见往日的一幕幕一条条。
  此刻,只是不知在远方的你是否过的很好。你不用牵挂表姐表弟,他们二人已长大了。已经懂事了。你也不用牵挂爷爷奶奶,如今二老身体都很好,也享清福了。你也不用牵挂我们,我们大家都过的很好。只要你自己在上面能照顾好自己,能在上面默默注视的我们。保佑我们就足够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湿衣泪满纸钱燃,你的坟头已不再孤寂。荒烟蔓草,又是清明,我愿折菊寄出我的那束思念送给远方的你,愿在天堂的你一路走好……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75316.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