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时间:2017-06-05    阅读:20 次   


  篇一:清明
  今年的清明一改往年的阴雨霏霏而异常的晴朗。亮丽的阳光暂时拂去了我心头的愁绪。
  今天,我们姐弟四人带着各自的儿女去给爷爷、奶奶、妈妈上坟。野外的辽阔、空远,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自己的喜怒哀乐是那么的微不足道。那一片片的绿、那一树树纷繁的桃花把这春天的田野点缀的色彩斑斓,太阳照在一个个塑料大棚上,闪着耀眼的白光。
  这几年,大家对这个一年一度的祭奠的日子都非常重视,所以坟地远不像以前的苍凉、荒芜。每个坟丘都被整饬一新,披上了新装。人们除了烧纸钱、摆果供外,还在坟前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纸花、塑料花等,使这个原本庄严、肃穆的地方,增添了几分色彩和热闹。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很多平常不大见面的乡亲在这个特别的地方相见了,可在这个先人安息的地方,大家不敢有太多的寒暄和造次,只是相互点头、微笑致意,然后就各自忙各自的了。
  爷爷、奶奶、妈妈的坟前两天已被老公修整一新,新栽的柏树呈三角形。虽然妈妈去世二十多年了,可当纸钱在妈妈的坟前燃起时,我的心还是一揪一揪的疼,泪水悄然滑落。姐姐一边烧纸一边跟那个世界的妈妈说着话:“妈,我们给你送钱来了,你别舍不得花。孩子们长大了,也都来看你了,我们都很幸福。”我噙着眼泪望着在跳动的火苗,希望从那里面能看到妈妈的影子。可最后纸钱全部化为灰烬,而我面前除了烟、风和空气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虽然我并不迷信,但我仍然固执的相信会有那么一个地方,死了的人会在那里相见,以后,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能在另一个世界见到生前的亲人、朋友,这样,死亡对我们来说就不那么可怕了。我也愿意相信姐姐的话妈妈一定能听见,而妈妈也会在那个世界祝福我们的。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里说的,“那是一个没有寒冷、没有饥饿、没有忧愁的地方。”
  
  篇二:清明酹
  野草默默地泣着泪,山风撕卷着酷冬没有摧落的残叶,山野外不时传来一阵鞭炮的响声,四处平常都掩没在荒草丛中的坟茔,也因了坟飘的舞动而昭示着它的存在。
  哦,清明了,人们都在忙着祭坟怀祖了。
  我独自在山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出来走,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要走到哪里去。身在异乡,远离家园,逢年过节的那孤独真是莫可名状。今天一大早,总觉得心里憋闷得慌,便不自主地走上山来。
  密密的细雨交织成一张死寂的网,网住了远山遥村,也网住了我的眼睛,网住了我的思绪和记忆。几百里之外老屋后那一片松林中祖母的孤坟,此刻似乎也模糊了。曾几何时,坟边有几颗树,坟头有几株草都是那么清晰可数的。我才意识到,我真的好久好久没回老家了。
  我怕见行人!我避开了行人,专拣那僻静荒芜小路走,任草树上的露水滴落在头上身上。
  钻林入草,衣服都要湿透了。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群野蘑菇,那么鲜活,那么新嫩,而且正是祖母和我都特爱吃的奶浆菇!有的正顶着泥土从地地里钻出来。
  那蘑菇似乎正笑着向我招手!我忙忙地脱下外衣,拣采起蘑菇来。我的思绪不禁又回到了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祖母的手中度过的。父辈兄弟三个,我父亲是老大。我是孙辈中的老大,又是儿子,祖辈父辈都拿我当珍宝。祖母更是珍爱有加,像是用手捧着我似的,走三步远也要带上我。
  那时生活困难,祖母便常常领着我上山采蕨折笋,拣蘑菇。我就随她穿林入蔓,翻山越岭。困了就在她怀里睡;累了她就背着我走。我于是从祖母那儿知道了好多蘑菇的名字:蜂窝菇、九月香、奶浆菌、大脚菇、刷把菌、丝茅草菌……,还知道哪些蘑菇最好吃,哪些有毒,哪两种蘑菇不能和着煮……老家的几山几岭,哪儿长什么蘑菇,什么时候该长什么蘑菇,我都还记忆犹新。而至今记忆最深的莫过于祖母亲手煮出来的蘑菇,特别是春天长的奶浆菇。那汤沾稠稠的,那滋味真让人垂涎三尺,如今只在梦中偶尔能尝到。祖母对蘑菇也似乎有特别的嗜好,蘑菇和着肉煮,她总是专挑蘑菇,却把肉留给我;而我也总要跟她争着蘑菇吃。长大了我才真正懂得她爱吃蘑菇的原因。后来生活好了,我发现她对蘑菇仍然是情有独钟,只要我一回家,她总要弄几顿蘑菇让我解解馋,我也时常陪她上山拣蘑菇。而她自己也从这拣、煮、吃中得到了莫大的享受!
  记得那个难忘的秋天,我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祖母不行了。我风火急急地赶回家中,祖母渴望已久的眼睛终于在看上我一眼后放心地闭上了。后来听大人说,祖母哑口之前,还念叨过想吃蘑菇。可那年秋天,老天出奇地干,山上就是长不出半点蘑菇来。祖母终于还是带着一份遗憾走了。然而,我却明白,祖母并非真的想吃蘑菇,而是想看着我吃蘑菇的那个馋样儿,想品味带着我一起采蘑菇的那份温馨。不然,她的眼睛何以在见到我后闭得那样安详呢?我就是她心底的那株蘑菇!
  以后的日子,每到清明或是她是忌日,我总也学着人们,给她烧钱化纸,以寄托我的思念。可却从没有想到过她想要蘑菇。
  今天,也许真是天意,让我误打误闯,遇上这么一群我和她都爱吃奶浆菇!
  我匆匆回到家里,仔仔细细地挑拣,认认真真地清洗,也按着从祖母那儿学来的方法,把蘑菇烹煮好。然后,盛在钵里,虔诚地供奉在临时设立的祖母牌位前。我跪着恭恭敬敬地化钱烧纸,叩头,舀着蘑菇汤酹向牌位前……
  祖母的坟茔也在这酹祀中逐渐清晰起来,我也在心中把一束坟飘插在祖母的坟头。
  坟飘在清明的风中摇曵着,传递着阴阳两界的亲情。
  
  篇三:清明物语
  清晨,刚下夜班,迎着细细密密的雨雾,我急匆匆地踏上了回老家的汽车。今年清明节,大部分单位和学校都提前在4月2日放了假,所以,那一天,应该是人们赶着回乡的高峰时日。今天正是清明节,回乡的人,依然很多,不到几分钟,临时新增开的大巴,就已经满座了,候车厅外的过道上,还有好些人,在焦急地等着下一班车。
  车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像细细的铃声,轻轻地敲打着车玻璃窗。汽车驶离了市区,远远的田野里,是草,是菜,都是那样绿绿的,温馨着我的心,河边的杨柳,像新烫过的小女孩的玉米须的发型,那样蓬蓬勃勃的绿着、舒展着。经过八一大桥的时候,桥下干涸的府河的洼地上,是一个挨着一个的小绿洲,每年这个时候经过这儿,似乎总可以看见,几头壮的牛马,在那儿悠闲地吃草,今日或许是太早,还下着雨,没有牛马,只有那春天里的绿色,安静地在薄雾中绵延,一直到一眼望不到的尽头。
  路上几乎看不见行人,呼啸而过的车辆,倒是络绎不绝。清明节回乡祭祖,对于远离故乡的人来说,的确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只要没有特别的理由,几乎每个家庭都不会缺了这个礼数。况且现在的人们,口袋里丰腴了,回乡的精气神也足了,好多家庭都有了自家的小汽车,我科室里八个好姐妹,有两个就开上了私家车,确实方便得很,想什么时候回去,一家人,开着自家的私家车,就回去了。有的时候,我确实惊叹:“这个世界,进步如此之神速!变化如此之快捷!”曾几何时,我还在密密麻麻的方格纸里爬行,和远方的亲人和朋友飞鸽传书,用厚厚的信封到处投稿,那时的我,多么盼望,能拥有一部属于我自己的漂亮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曾几何时,我和老公,还有儿子,一家三口,住在一间拥挤的十几平米的单身宿舍里,用着公用水房和公共厕所的时候,我做梦都在想,住在自己的一套装修雅致的公寓里,那该是多么惬意的时光啊!弹指一挥间,这些愿望,都早已实现了!然而现在,我又有新的愿望了,我也想开着自家的私家车回乡祭祖,心思并不复杂,多一点儿的是方便,少一点儿的是虚荣,虚荣,也许是我自己的潜意思吧,家乡的荣荣、亮亮,不是前年就开上了私家车的么!
  今年雨季来得迟,桃花儿开得迟,谢得也晚,往年这个时候,桃花早已带着它的妩媚花消香殒了,而今年的桃花硬是要等着雨水的润泽,和金黄的油菜花比一比它的妖娆。车经过新沟桥头继续前行不远,道路两旁是一片粉红色的花海。不需要绿叶的陪衬,就是那成千上万朵的粉红,聚在一起,仿佛就是一副美丽的壮锦。一株株矮矮的桃树上,完全绽开的花朵,一朵挨着一朵,粉粉嫩嫩的,可爱得像婴儿的脸庞,直想叫人去摸摸、去亲亲,在细雨中,沾着水、带着光,更显它的娇羞和柔美了,又像害了羞的姑娘,让人不禁看了又看。此刻,突然想起我家门前,母亲亲手种的那棵高高的夹竹桃,应该开着非常绚丽的不一样的红色吧!想起母亲,心中不禁内疚万分,六十多岁的老人,为了我和弟弟,还在终日操劳,母亲从来没有什么要求,她只希望身体还硬朗,能帮着弟弟多带带年幼的侄儿,用自己的劳动渡过每一天,这样充实、有益于身心。对于我,她只是默默地用自己的方式在为我祈福,这几年,我从家乡调到大市以后,母亲几乎没有到我这儿来过,不是母亲淡化了对我的思念,而是母亲总是对我说,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呀,去了又要增添你们的麻烦!此刻的母亲,一定又站在门前的桃树边,两眼欲穿地望着我回家的那条长长的路吧!尽管我已打电话,告诉过母亲,今天我会回去,但我先回老公的老家去,几个小姑在等着我,但母亲还是会去望望,对女儿的思念是千万根雨丝也无法表达的呀!
  慢慢地又略过了一段路,路边的油菜花欣然映入眼帘,那一朵朵、一片片金黄金黄的花的绽放,像黄金一样地养眼,像梦幻一般地迷人,要是能在那些花儿的簇拥下,打个滚儿,睡上一觉,真正是一赏心乐事啊!哦,忘了还有雨滴,它可不会让人去轻易践踏它用生命去哺育的这四月的花神!每逢清明,油菜花就会绚烂地绽放,花期也较长,可以足足盛开一个月,等到花谢了,结成饱满的油菜籽,炸出极好的菜籽油。我想,这一片片黄灿灿的油菜花,是这四月里,老天赐予我们去祭奠祖先、慎终追远的一种思念吧!
  我和小姑踏着泥泞,去一一给逝去的亲人们、祖先们,送去祝福,烧去纸钱,也为自己和后世子孙祺个福祉,上完香、作完揖,然后放一架鞭,这才慢慢离去。在回去的路上,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一直不绝于耳,回乡祭祖、上坟的人们逐渐多了起来。我乘着黄昏,坐车赶回我日夜思念的家里去。
  下车的站点距家的距离,大约有一公里的路程,可以坐三轮车或者摩托车进去,可我愿意徒步再走走回家的路。这是我思念着的有着我熟悉的味道的路途啊!经过曾经的初中同学小梅的家,还是那个家,还是那个形状,只是墙壁都贴上了瓷砖,变漂亮了呀!走过曾经的中学校园,竟是如此的荒芜,围墙旁边,我曾每天走着回家的小路,几乎完全被野草给淹没了,看来孩子们都到城里去念书了,这乡间的校园简直就是凄凄惨惨戚戚。经过校园,是一段田间小道,这里曾是一大片稻田,夏天的夜晚,下了晚自习,迎着月色,我和同桌小华,走在这两边插满秧苗的田地间,是多么快乐和惬意呀!如今这儿一大片,都荒芜着,成了老人们放牛的地方。
  我嗟叹着,走过曾经让我害怕和恐慌的“七生塘”,这儿曾经有一条“青蛇飚”,从我脚下溜过去了,害得我后来都不怎么敢从这儿走,下了晚自习,总要父亲在这个地方接我回去。现在我是越发不敢走了,草儿都快没过膝盖了,我看看前边没有狗,一路狂奔到不远处的村子里,这儿也就到家了。果然,我的母亲,腰里系着围裙,还在门前那棵开得正艳的桃树边,在望哩!母亲只管望前面的路,却不知道,我是从后面的小路,抄后门进来的,倒把母亲吓了一跳!
  
  篇四:清明杂记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路上的行人依旧纷纷,而断魂的依旧是那些记忆。曾经遗忘的曾经早已随着年华渐长,消逝在莫名的风中。漫山遍野的青冢,堆积着无数的孤寂。樱桃花谢,青涩的果挂满了枝头,也挂满多情儿女脆弱的心头。葱茏的绿,以肉眼看得见得速度,蔓延着。
  一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老家的谚语如此说。
  农历三月,阳光开始明媚起来。对于我这样一个在室内呆惯了的人,突然出现的温暖,总让我有一些不适应。早上,掀开被子,按照已经的习惯的方式,穿上厚厚的衣服,刚开始的时候没什么,可是一到中午,骤然上升温度,就会让人汗流浃背。晚上下班以后,坐在电脑前,总是不自觉地打开电暖器,可是压不了多久,室内偏高的温度又让人受不了。每一个季节的离去,都要我们改变一下早就习惯的生活方式,对于我这样懒惰惯了的人来说,总有太多的不适应。
  太阳似乎起得比以前早了许多,没有了曾经的羞涩,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来了。清瘦的山涧丰腴了,用手触摸那些晶莹的液体的时候,指尖感受到的,不再是彻骨的冰冷。
  花的香味在轻柔的风中慢慢酝酿,形成了醉人的氤氲。总有几片落英随风而至,拂过面颊,让人凭空生出无限的遐想。青草的香是淡淡的,让人感觉不到的那种,这与它们不动声色的姿态很是契合。闭上眼,隐约的还有南国女子的体香,以及海水的咸涩味道。睁开眼,温柔的柳丝与女子的发一起飞舞,是这个季节独有的风景。
  枯黄的山们,穿上了绿色的新衣,从头到脚都是新的。阳光下,行走在田间地头,踩在柔柔的草的上面,总能感觉到脚下面生命的力量。好像只有一个夜晚的功夫,所有的草都长了出来。亲眼目睹着这些淡淡的鹅黄逐渐变成蓬勃的绿,让人不得不生出几分感叹。
  校园里,玉兰将放未放。在青色的外皮下,露出些许浅浅的白,没有牡丹的张狂,也没有梨花的落寞,有的只是浅浅的羞怯与淡淡的芬芳。远山上,在一片葱茏的绿色中间,星星点点的野花,也用自己鲜艳的颜色,发出了生命的呐喊。闭了眼,各种不同的花香混在一起,总让人昏昏欲睡。
  在这样的一个特殊的时节,室外很适合读书。午后,倚在墙角,翻开一页隽永的文字,思绪就瞬间开始飘飞起来。毫无疑问,这个午后将是恬静的、安适的,是可以令人长久神往的。
  二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诗人曾这样写过。
  清明,一个属于眼泪的节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带着妻儿,一起走近那些青冢的时候,总有几分思念的沉重。曾经的欢颜笑语早已随风而逝,静静地立在我们面前的是无言的坟茔。那些总该用手抚摸我们面颊的老妪,早已化作了一抔黄土;曾经山一般刚强的男子,不过是我们面前的土馒头中一具残缺的白骨。一个清明又一个清明,有多少生命徐徐而来,又有多少生命款款而去呢?
  在先人的坟前,挂上一挂纸做的坟飘,看着白色的坟飘随风舞动,思绪不由得再一次回到那些痛不欲生的夜晚。在白色的挽联上,一个个醒目的黑字触目惊心,孝子的哭声震耳欲聋,锣鼓的响声凄凄惨惨。随着坟飘的飞舞,疼痛开始逐渐蔓延开来。
  点上几张火纸,火焰跳跃着,充满了无穷的生命的力。用钱压过的火纸,是另一个世界的货币,先人们真的用到了吗?我们不得而知,无神论了的我,曾经无数次反驳着这种行为,在曾经的我看来,这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的一种行为罢了,何况,这还是春季火灾的源头之一。可是随着年岁渐长,我对着一切不在排斥,很多时候我也融入其中,在我们的这个世界,我们渴望金钱并孜孜不倦地奋斗着,在先人们的那个世界,何尝不是这样呢?我们无法和亲人分享我们在这个世界的拥有,何不给予他们一些慰藉呢?
  在火纸的残烬中点燃香,跪下,双手晃动,让明火熄灭,而后恭敬地插在先人的坟头。青烟缭绕中,先人的面容若隐若现,他们慈眉善目地,看着眼前的子孙,有几分欣慰,也有几分落寞。
  再一次跪下,对着先人的坟头,磕几个头,向先人索取着各种愿望。每次做这一切的时候,我的心里都生生的疼,我们这些贪得无厌的子孙们,先人们在活着的时候,已经给了我们那么多,可是现在的他们的肉体早已化作了一缕青烟,可是我们依旧在不停地索要,而且,年年如此。
  按照老家的说话,人死了总的有一个人在自己的坟前,烧几张纸,点一炷香,表示香火的传递,可是我们这些逐渐背离了家乡的不孝子,又有几个清明是给先人们烧了纸,点了香呢?很多年后,当我们也化作一抔黄土的时候,又有谁会为我们烧几张纸,点一炷香呢?
  三
  “自昔关南春独早,清明已煮紫阳茶”,这是叶世倬的诗句,也是紫阳茶的广告语。
  对紫阳茶,我不陌生,不仅不陌生,还熟悉到了不能在熟悉的地步,从小在这里长大,亲眼目睹了紫阳茶叶产业的发展。作为在紫阳农村长大的孩子,种过茶,采过茶,加工过茶,也爱喝茶,对茶也就有了自己独有的领悟。
  按照中国传统的等级划分,茶算是草民一类,对生存环境没有过多的奢求,落地生根,发芽,长出嫩绿的叶儿,长相普通,甚至带有一些土里土气的味道。不需要过多的耕耘,每年冬天翻翻土就可以了,如果经济条件允许,也可以在打春之前施施肥。没有水仙的高贵,也没有兰花的傲气,在紫阳,随处都可以看见茶树的影子。
  清明前后,随着气温的回升,随着雨水的丰腴,茶树们也争先恐后地吐出鲜嫩的芽儿。在阳光的照射下,那些芽儿发出淡淡的光芒。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农人最为最为忙碌的时节,既要种好地里庄稼,又要把茶采下来,因为茶是季节性最强的作物之一,也许就那么几天时间,鲜嫩的芽儿就变老了,就没法做成色香味俱全的茶叶了。
  当太阳刚刚出来,茶树上的露水慢慢消失的时候,采茶人就已经在茶园劳作了。弯着腰,拉过茶树柔嫩的枝,用手把那些鲜嫩的芽儿轻轻摘下,轻轻地放在早已准备好的茶篓里面。每个人的动作都是那么轻柔,就连男人也不例外。很多人都不理解紫阳人阳刚的外表下,为什么会有那么温柔的一颗心,其实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们都采过茶,采茶的时候,必须温柔,时间长了,人也就温柔了。
  采茶时节,是最热闹的时节。单纯的采茶劳作,是很无聊的,无聊了,就唱歌。山这边唱,山那边和,无论是传统的紫阳山歌,还是新近的流行歌曲,紫阳人都会唱。无论是哪一种歌,从紫阳人的红唇白齿间迸出来的时候,都洋溢着快乐,充满着春天的气息。
  捏一撮茶叶,放入杯中,沏入滚烫的山泉水,看那些碧绿的叶儿慢慢散开,水的颜色也就有了春天的绿意,沁入心脾的甘甜,不经意间,赶走了所有疲惫,五脏六腑中的污秽也被冲洗得干干净净。
  窗外夜色迷蒙,空气也已慢慢沉睡,看看电脑上的时间,早已过了十二点。今年的清明就这样过去了,虽然对先人的思念依旧,心底的忧伤依旧,但时间不会停下脚步让我们疼痛,因为日子依旧在继续。就像那些花儿谢了,接的依旧是和去年一样香甜的果实。
  
  篇五:清明絮语
  在每个祭日来临之际,心情都会沉重不已,故去的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前年刚过世的叔叔,您们的音容笑在脑海里轮回萦绕,使我更加思念您们,眼泪不时的夺眶而出。
  在这个清明节的日子里,我想要和叔叔说的话有很多、很多。叔叔啊,虽然我们是叔侄关系,但我对您的感情比对爸爸的感情还要深。您是看着我长大的。那时,爸爸在外面工作,和爸爸见面的机会很少,因此,对爸爸感到有些陌生。在过去,咱们家成分不好(地主),贫下中农家的女儿是不会嫁到地主家的。叔叔耽误了青春年华。如果有姐姐、妹妹的还可以换亲娶媳妇。可怜的叔叔连个姐姐、妹妹也没有,只有打光棍了。所以,我们全家人一直生活在一起,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在70年代左右的日子里,家家都不富裕,每年春天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爸爸每月寄回的20元钱,远远不够补贴家用。看到这种惨景,我幼小的心灵也总是替家里担忧。那时候,叔叔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总会想办法帮助家人度过难关。叔叔对我们的养育之恩,至今记忆犹新。
  后来,爸爸将我们转为城市户口,妈妈、姐姐和弟弟都已进了城。我仍然在家陪伴奶奶、叔叔一起生活,一起劳动。记得有一次,我们种的棉花生了虫子,而且这种虫子繁殖很快,如果不及时喷洒农药,就会影响棉花生长。8月份的天空烈日当头、酷热难耐,我和叔叔在棉田里喷洒农药。据说,中午喷洒农药,对虫子杀伤力最强,叔叔干活一向是毛手毛脚,不小心的时候,可能把农药溅到自己身上,到了晚上,叔叔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发热。呕吐。不知是中暑还是中毒。我把医生叫来,医生说:可能是中毒了,最及时的医治办法,是先用肥皂把全身清洗一遍。让叔叔躺在凉席上,我用清水先把叔叔身上擦洗一遍,又打肥皂擦了一遍,用清水冲洗干净,医生又给叔叔输了液体,第二天叔叔病好了。现在想起来,还像刚发生过一样。也是我们叔侄感情最深的见证,所以,我一直把叔叔当父亲一样爱戴。叔叔无儿无女,也把我们兄妹当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
  八三年春节,爸爸回来了,说这次回来要带我一起进城呢。进城能和妈妈、哥哥、姐姐、弟弟们团聚,对我来说是一件最好的事情。但我并不感到开心与快乐;因为我不忍心离开年迈的奶奶和单身的叔叔。奶奶把我们兄妹几个带大,一个个就像燕子一样飞走了,可想而知,奶奶是多么的痛心与孤独啊!春节过完了,爸爸的假期也到了,奶奶和叔叔都劝说我:“青啊,你还是和恁爸一起走吧,你继续陪着我们,会影响你前程的。”就这样,我眼含热泪,心痛不已,难舍难分的告别了养育我十几年的那片土地,告别了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奶奶和叔叔!这时,家乡的一草一木,一专一瓦对我来说都是那么亲切,那么难舍!
  前两年,叔叔突然得了脑血栓,头脑一时失意一时清醒,得知消息后,我寄钱回去让叔叔看病。村委会也让叔叔进了养老院,我们也就放心了。可是,好景不长,叔叔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经常大小便也失禁。养老院也不让住了,把叔叔送回到家中。奶奶早已过世,孤单的叔叔该怎么办呢。正在我们百感交集之际,家里的堂叔,堂婶给我们打电话商量说:“把你叔叔住的那片宅子给我的儿子,以后你叔叔就由我们照顾,以致养老送终”。我们兄妹合计了一下,就同意了。我们并不指望他们送终,只要叔叔有人看管,有人照顾,我们已经心满意足了。在这期间,我多次买药寄回去,让堂叔看着您把药吃上,叔叔的病情有了好转。经常念着我和弟弟的名字。我想,叔叔已经这样了,在他有限的生命里,我一定要回去看看叔叔,好好的照顾他老人家一段时间,但凡某天离开了我们,我也无怨无悔了。于是,向单位请了假,匆忙感到老家,叔叔拄着拐杖站在大门外,正在等待我的到来,看到叔叔那傻乎乎、脏兮兮的摸样,我真是心如刀绞。虽然叔叔口舌僵硬,说话很困难,但还是能看得出您期盼的眼神,高兴的表情。原来的叔叔既干净又利落,现在的窘迫、病魔的折磨,使我于心不忍、伤心难过。
  在家的那段日子里,每分每秒对我来说都很珍惜,叔叔经常大小便失禁,每天早晨床上不是拉、就是尿。白天也一样,一天要换好几次裤子。有时还要带叔叔去医院看病,没事的时候,我就帮叔叔洗头,找人给叔叔理发。五月份的天气,老家已经很热了,在阳光照射下帮叔叔擦身子,晚上给叔叔洗脚。电视机坏了,为了让叔叔不寂寞,我跑到集市上买天线,找人修电视。晚上怕叔叔开灯不方便,我买了把手电筒放在床头,看他需要什么,我都买好放在叔叔身边。村里的邻里们知道我回来了,都纷纷主动到家里和我聊天:“这闺女真孝顺,在这20多天里,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你叔叔,就是亲闺女也不过如此,也算是对得起你叔叔了。”在照顾叔叔这段日子里,得到了全村人的好评!我觉得这是应该的。从内心讲,我也实实在在是把叔叔当作父亲关爱的。
  说实话,爸爸和叔叔得的是同样的病,当时有妈妈照顾,我还真没有像照顾叔叔这样去照顾过爸爸,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在不知不觉中,一个月的假期也到了,看着叔叔这个样子,我怎能离开呢。缠绵悱恻、心痛极了,堂叔和堂婶都劝我:“青啊,你该走就走吧,你叔的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啊,你还要上班呢,有老叔、老婶在,你就放心吧。”听到堂叔、堂婶的话,我心里得到了一丝安慰;和叔叔告别,我黯然*。我回来后,紧接着,姐姐6月份也回去看望了叔叔。7月份,叔叔的病情急剧恶化,7月中旬的一天,老家的堂叔突然打电话说“你叔叔已经不行了,赶快回来准备办理后事吧。”听到这种消息,使人哀思如潮、痛不欲生。我们兄妹急忙通过电话商量,每人凑些钱,让弟弟火速回去。弟弟当晚启程。在这期间,我一直给家里打电话鼓励叔叔“您一定要坚持,要挺住,我们回来看您了,您一定要等着我们呀。”一直这样安慰着叔叔。等弟弟匆忙赶到家中,叔叔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告别了您坎坷的人生。遗憾的是叔叔没有看到他最疼爱的侄儿最后一眼。弟弟在全村人的帮助下,叔叔的后事办得风风光光、非常圆满。
  亲爱的叔叔,在每个祭日里,我们兄弟姐妹都在为您祈祷,给您送去很多的纸钱,希望您在另一个世界里过得幸福快乐!富足安康!
  
  篇六:清明语丝
  回首间,又是一年清明。窗外望去,多情的杨柳吐露着花儿的香粉气息,晃动的枝头雀跃着小鸟的啼鸣,嫩芽与小草的生长,还有清晨露珠于花叶低垂而下的清清爽爽。记忆里,每逢清明,天空似都要下些小雨的。淋沥的小雨,捎带着几许微风,这样的情景总会惹人些许伤感,思乡慕亲亦或怀缅故人之情油然而生。我想,或许这就是清明节日的由来吧。
  今年的清明是个例外,阳光赶走了乌云,只留下湛蓝的青天,温暖恰如此时。我与父亲本是讲好的,今年的清明是要换我去折柳的,谁知懒惰的瞌睡虫,还是把我拖到了快八点的样子才肯离去。睁开眼睛,侧耳微听到院子里清扫的声音,姊姊踱步进门,见我醒了,道一声懒虫起床,随即转身忙她的去了。着好衣衫,走出屋外,只见各个屋子的窗上门上早已插满了折来的柳条,想起折柳的许诺,不觉脸生红晕。羞涩地问一旁忙碌在院子里的姊姊,她告诉我父亲早已忙其它的活计去了。
  父亲本就是个不苟言笑的人,而每逢清明,这沧桑的面容上便更显几分“严峻”。其实又何止父亲如此,要知道今年是母亲不在的第一个清明节,个别滋味自然其中。说到母亲的一生,真的算得上苦命了。自幼便被亲生父母所弃,在养父母家艰难长大,后来嫁给了自己不太心仪的男人(我的父亲),再后来又在儿女成人的时刻患病死去。终其一生,好似总在苦难中过活,少有清闲自在的时刻。常记得母亲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个劳碌命,要不得清闲的,光玩的事情咱可做不了,还不如做活哩。而每逢下雨天,是母亲最讨厌的时刻,她常常会烦的无可奈何,忧愁与无助的神情往往写在了满是皱纹的脸上。可怜母亲才四十几岁的年纪,形貌却已然站在了年过半百的队列里。
  母亲是个要强的女人,做事情总是喜欢干在别人前头。在她生前工作的木器厂里,老板常说母亲的能干,虽然有时会用些夸张的言语,但不能不说母亲确实是个能干的女子。而这一切的付出,只因她一心想要家里富裕起来,儿女能够过上她所憧憬的生活。仅因如此,她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又造了多少罪。炎炎的夏日,在不干活都直冒汗的时间里,母亲却跟着父亲一起忙碌在建筑工地,扛水泥、翻沙子、抬钢筋的种种总在夜晚母亲回家的时刻将劳累刻满了她的周身。而现在想来,母亲的病许是在那时便积下的,家人和我的疏忽大意,以及母亲满不在乎的刚强品性终究酿成了这无可挽回的悲剧。
  可怜母亲四十几岁的年纪,用乡里人的话说“正要享儿女福分的时候”,却告别了她一生热爱的土地、儿女和这个在外人看来有些窘迫的家。其实母亲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儿女将来有出息,能够到她理想的大城市里过活。不然母亲也不会咬紧牙关,把姊姊和我都送入到了大学的校园里,要知道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供上两个大学生日子该是多么的辛苦。这在母亲选择馒头咸菜来充饥的日常里,也会看出几分吧,而我又何尝不曾劝过母亲呢?但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母亲用自己爱吃的噱头把我搪塞掉。
  现在想来,常常自责。不能在母亲在世的日子里尽尽孝道,还常常因她的“唠叨”,而烦闷不已,甚而会有顶撞的事情发生。此时就连这所谓的“唠叨”,依然变成了不可捉摸的奢求了。这样想着,总会觉得自己很悲哀,也很无助。回想起母亲生前的样子以及临走时的神情,我常会找个没人的地方,狠狠地哭个痛快,但每当这样回来,丧母之痛仍然还在内心深处,我想这是无法用几滴眼泪就能说得过去的,因我欠母亲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临近中午,赶来给母亲上坟的众亲人,与我们一家一同去了母亲的陵地。母亲葬在爷爷奶奶的旁边,坟头没有杂草,周围皆是成长中的小麦,绿油油的,在阳光下显得很有生气。不是害怕踩伤了这朝气的小麦,脚步愈发沉重地迈向母亲,嚎啕的大哭总在此时可以变得无拘无束。泪水长像泄了口的水库,流个不止,不见干涸的样子。
  此时虽清明无雨,杨柳飘飞,却也难觅故人踪迹。得到的只是心灵上的些许告慰,现实依旧这样冰冷而残酷的蚕食着我们的思念,它要用时间去磨损这干瘪的思绪与冗长的情感,在花开的日子里,将它彻彻底底的泯灭掉。我担心,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只在此刻去回忆母亲,而忘记了她虽死犹生的灵魂。
  道清明语丝惆怅,念故人虽去犹忆。我想,既然只能在亲朋好友不再时空留惆怅与单单的清泪两行聊表思念,倒不如好好珍惜在一起的青春年华、大好日子。不仅时光会忘记忧思,人儿会变的无助,岁月也会把我们一道抹杀在历史的车辙里。而先人的付出,唯有拿出百分百的努力,才不致在年老逝去的时刻空留遗憾与回忆。
  
  篇七:清明祭雨
  黄泥沾脚重,晨露打衣湿。
  骤雨还在天边喘息,残月还没合上眼皮,圆日初见眉目。
  我早早地来到这里,曾经约定相守一辈子的土地,我亲手葬了你。
  清明带雨,寒食灭烟,涉足处处无炊烟,入耳声声闻怨言,生命太短,你脱了人间烟火,我却难跃思念烈火。
  青草垂泪,白兰掩面,我站在山里望你的坟冢,一点一点褪尽,怎么失去了你的身影,连黄土地也不让我铭记。
  冥币执手,檀香焚尽,腾起的思念好轻盈,萦绕不舍离去,指尖叠弄纸币,折叠的思绪,掷火难焚,乱了的思路,好难整理。
  花枝香艳,也难比你的妖娆,你说你爱那清瘦的白菊花,是因为冷眸里的素雅。
  现在我突兀的立在你眼前,咫尺的距离成了永远也无法逾越的间距。
  还记得你清秀的眉目,割舍不了对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丝流恋,我无力拯救你的美丽,我惟有拿思念悼念。
  我将白菊轻靠在你的坟前,突然间有拥你在怀里时的温暖。
  又是清明时节,我将思念的伤染上身,想把爱镌刻成永恒。
  班驳的雨,又幻化若帘般的凄迷,我站在雨里把记忆清洗,关于你的往昔,我用了清明祭雨这个标题。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75318.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