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时间:2017-06-05    阅读:87 次   


  篇一:命运
  首先,我不是宿命论者。
  但在我四十年的生命长河中,生命的波涛好像不是由水支配的,虽然很柔韧了,但那份隐隐的痛还是不时地揪着我脆弱的心,任一泓思绪,泛滥开来……
  见惯了人世间的风风雨雨,跌宕起伏,对每个实在的个体我无时不在感动着。其中有生命的坚强,也有生命的麻木,有善良的光环,让人感动;也有残酷的一角,让人惊悚。我且不去探究每个个体形成现状的原因,只想去思考,是否存在一种自然法则,左右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呢?
  人们向往美好,追求美丽与幸福,并时刻为之奋斗着。殊不知,美好的蓝图因人而异,就是对同一个人,那份美好也在时刻变化着。然而,这变化是需要条件的,那就是努力,拼搏,即实际的行动。
  我们总是怜悯命运不好的人,比如社会上称为傻子的人,他们每天傻笑着,或者乐呵着,好像没有烦恼。那是时间老人将他们局限在了一个狭小的领域,让他们不再成长。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开始于那一个小小的坏习惯或者意外的伤害。前者由于逐渐的积累,似一座城池,将他们围了起来;后者则是不可抗力让他们失去了成长的机会。一个人生的悲剧就上演了,这就是命运。
  我从来不把人生的坎坷当成悲剧。坎坷的人生就像险峻的山峰,登上去的人们的那份喜悦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有思想的人生才有坎坷的资格,而有思想本身就说明了人生是饱满的,是值得喜悦的。意识到自己处在坎坷当中,并能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奋斗的人是伟大的,好似一朵奇葩,开放在美丽的人间!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世界是变化发展的。我们不能改变这种自然法则,但我们可以用我们善良的心去感化,去适应这严酷的现实。爱是命运的润滑剂,可以滋润生命,让人生的车轮减少噪声。而一颗善良的心是爱的土壤,可以让世界更美丽,让人间更和谐,让生命充满光彩。
  因此,我呼吁拥有爱心的人们,团结起来,贡献出你的爱心,给那些需要你帮助的人们。帮助不一定是金钱上的,有时一个微笑,一份关切,一个善良的引导,就会成为别人生命的支柱,让生命之神微笑!
  命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沉沦在碌碌无为的泥潭中不能自拔,逐渐适应了不作为,不努力的境况,那样的生命才是真的死了。
  我为正在辛勤工作的人们歌唱,这个世界需要勤劳人的付出。我们要坚信:天道酬勤,有付出就一定有收获,不同时间不同渠道而已。
  命运的车轮滚滚向前,有的前面是无限的风光,让人流连忘返;有的前面是无底的深渊,让人不寒而栗。顺应自然法则的车轮我们奋力推进,无论早晚;而违背自然法则的命运车轮,我们要尽力阻止,但切记:阻止要早啊!越早越好!
  记住了,当我们懒惰的时候,我们命运的车轮已经偏离了方向;记住了,当我们贪婪的时候,命运的车轮已经到了悬崖的边缘;记住了,不要害怕,命运的自然法则在眷顾着我们。
  你,我,他,都是命运的弄潮儿,愿我们团结在一起,休戚与共,奔向美好的明天!
  
  篇二:命运
  我们匆匆走过,一个转身,一段沉默。就好像两颗平齐的棋子,我看的见你的身影,却仍被命运掌握着,直到最后一颗棋子落下的那刻,可我好像看不到了。在我眼中,本就没有胜负。(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母亲很喜欢白色吧,正若她眼中融不进黑色,而我恰恰又是她眼中那一块抹不掉的黑。我喜欢点黯淡冷寂的烛火,我喜欢黑色。因为只有黑色,才能帮我抵挡住闯荡中的风尘与泥土。我不喜欢被拘束,就像玩具上的人,被牢牢粘在了摩托车上,动弹不得。命运走过的地方,一切都成了定格,我改变不了的东西太多太多,或许,也就那么一直下去了,不会改变了。总喜欢在别人的痛苦挣扎中,寻求免费的安慰。大家不过都是命运中的一颗棋子,棋子而已,这样又有何妨呢?反正,该来的还是回来。黑色是别人无尽的伤痛,而我只能依靠它,来抵挡住,命运的刻痕,黑色本就是融合了所有颜色的集合体,或许可以这么说,一切本就是黑色,一切的结局,本就是伤痛罢了。
  回到了最初始的生活,你我演绎着毫无意义的戏剧。结果下了台才猛然发现,其实,一切只是一场梦罢了,一场不且实际的梦魇。
  爱情这东西,多么可笑。到了二十八岁的时候,所选的另一半,往往是最适合自己的,却并非是自己所喜欢的。一般都是这样吧,喜欢的,却总是得不到,毕竟自己没那么大本事。母亲的两种愿望,伟大而可笑——减肥成功和致富成功。她完成这个的时候,就好像是能推掉一天的棋局,与和婆婆斗嘴的职业病似地。在梦中,母亲压抑着自己。就好像站在舞台上,我也不敢刻意去表现,以免落幕后,才发现一切尽是虚幻,只是为了少些伤痛罢了。走棋的是我们自己,棋子也是我们自己。貌似闲暇无事的对弈,其实却是一场无法悔恨的赌博。
  爱情的交易,是金钱、感情、身体的交换,结婚证倒成了一种法律的认可。跌宕在金钱与诱惑的潮中,我们总是无法控制自己,于是,也便这么沉睡了,不想再醒过来。我们活在世上,无法逾越的关卡,就是麻木。当所有伤痛潮涌几番后,也就会当成了一种习以为常。
  活着,很无奈。甚至有的时候活着,还不如去死。重负压的令谁也喘不过气来,无法改变的出身与命运。令母亲不得不疲惫不堪,可又收获乏乏。最困难的三年里,5毛钱可能比现在十余万更要珍贵。母亲无尽的痛与累,通通砸在我的身上,我明白,这是生存在肮脏都市里的唯一活法。只是一颗棋子罢了,进退都由不得自己。
  难了,一切都很难,活着很难,死也很难。潜意识中的隔阂,终于被无限放大。
  人的通病,无法看到表皮后的晦暗与肮脏。看着满意,就可以了吧。反正也没人闲的将表面掀开,麻木了,也就习惯了。拿着镜子,无法看到的,该是自己的心吧。可恶的表皮啊,可是细想想也对,没有了表皮,那世界将会多么可怕?于是,你将自己加工成了白色,用伪装,将自己密封。虽然灵魂僵死、麻木,可又能怎么样呢?我有一个不带一丝晦暗的表面,一层虚伪的妆容。最起码,所有人都无法看破。即使,自己看破了,也没必要说出去。
  你我对立于两条不曾相交的线,只是我依稀可以看见希望,却永远也触摸不到罢了。
  我蹲在黑暗里,小台灯给我光明。想走出命运的领域,却走进你安排的棋局。一切,就好像一场没有胜负的对弈。因为我,只是一颗棋子。
  
  篇三:命运
  人这一辈子,很说不清楚的。好象真有什么命运在支配似的。譬如石悦,在芒拉教书二十多年了,那里路不通、水不通,学校土基墙歪倒歪倒的,条件很艰苦。丈夫在糖厂工作,丈夫还当着小科长什么的。丈夫看着妻子如此艰苦,都受不了,赶紧找了糖厂领导,把妻子石悦调到了糖厂里来工作。那时候,糖厂效益好,工资高。谁知道,石悦才来几年,糖厂就不景气了,有时候连基本工资都不保证。
  石悦从学校调走的第二年,芒拉学校坦克石路面也修通了,自来水也架通了,接着学校也新建了大楼房。老师的工资也连着加了好几次。石悦说: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我当教师二十多年,工资不加、学校是危房、那里路不通、水不通,怎么我一走后,这一切都改变了?糖厂效益一直都很好,怎么我一调到糖厂后,糖厂就不景气了?怎么我到哪里,哪里就不行了?我真是命苦啊!
  苏晓兰原来也是当教师的。那时候,供销社日子过得红火,所以就托熟人、找关系,调到了供销社。没想到,到了供销社才几年之后,供销社就败了。供销社败了,苏晓兰只有自己出来开了一个饭馆度日。苏晓兰也后悔道:如果当时别调来供销社就好了。可是谁又知道,供销社怎么会这么快就败了呢?唉!只怨自己的命苦吧!
  人的一生,几起几落,很说不清楚啊!难道这一切都是命吗?有的人不用去苦,衣食无忧;有的人起早贪黑,却一辈子还生活贫困,这是命吗?
  安毅不是不会苦钱。安毅开挖土机,每年都要有几万元的收入。可是,当他一有钱的时候,他就病了!一直到他苦来的钱将要花光了,病才会好。如果不生病,那就会出什么祸事了。所以,人们都说:安毅命苦,守不住财!
  难道这一切都是命吗?命运真的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怪物啊!
  
  篇四:命运
  如果生命降临我的只是眷顾而非遗恨,我想我并不那么快乐。
  我深深的明晓,在那样急驰的岁月展转里,急行如风,我只会晕眩和憔落,不会有漫漶思绪的纠结,对人生过往的凝望和翘盼。终究,那不是我的人生弧度,绚艳若彩虹。
  由此,我深深的执着于我的命运,没有扼住我的咽喉。我不想躲在隐晦的角落,耽怕入室的明媚灼痛眼神,诟怕疾涌而来的喧嗔嘶哑了声音。就这样,在属于一个人的日子里,哭泣,失落,呐喊,痴望。似在寒风瑟瑟中等待伊人,却久等未来。
  我一直在等,只是伊人未来,那孤单色彩晕染的梦幻,便似告别的菲瓣,悄然坠落,带着催促和使命,泪痕和中伤。
  想了好久,也终究要感谢那个定格在夏季的邂逅,那个拥有冰淇淋味的季节,芳菲如梦,丝雨绕愁,那些日子给了我太多馨香的祈愿和祝祷,绮丽妩媚的积愫和关切。只是在季节引退的时节,秋光随着叶脉一同落地的季节,梦和泪一同破碎,破碎。。。。
  也终于知晓,难得是相聚。我知道我不能给别人以未来,所以我并不期冀会有一个脚步为我驻留。我只能给予他们一个微笑。默默虔诚的祝愿他们一路顺风。
  面对生活的太多太多,备尝苦痛和欣笑之后,边真的感觉生命是华美而又苍凉的筵席,我们只是坐卧不安的客人,只是客人。。。
  记忆本拥有不同的拐角,拥有幸福的人却并非拥有绝类的轨迹。我想,在生活积淀下来的尘埃里,有我的褶皱和断层,我想物换星移。秋去春来,始终有一方空间,承载我的初衷和絮言,只是属于我的,只是我的。
  承载,满满的,盈盈的。
  在太长太长的时间里,隔望、回想,相信我到底不相信命运,或者说这本是个过于无聊和虚无的东西,而我想一直清醒。
  不止一个故事要我们固执而理所当然的相信,命运掌控于自己。我当然晓得…只是有时,当铅笔浅浅的勾勒一幅又一幅素描,我却突然想,像发疯般的把这些作品一同撕掉;有时看着自己的日记,却到底也找不回岁月的底蕴;也终究不晓得,有时把他人好心的劝慰,当做一种浮华和奢侈;只是有时阳光淡了,明明掩藏许久的哀伤却要以一种倔强的坚持来呈现;有时固定的程式,我却想固执的与众不同;于是,连自己也产生了怀疑,到底自己走的路是归于清凉还是馨暖,对自己,我竞不知了,有好多时候,对那些弱质的人性缺点,强求自己使命般兢兢慎慎的去避免,可终究结局并不是都如祈愿的如此完美。
  或许,不,我确信自己在试图避过一些狭隘和虚假,却在很大程度上无法绕过更深沉绝决的薄弱和隐忍。到底,看着以前的同学录,才陡然明晰,在享受着一些光环荣耀的背后,我到底是陷入怎样的悲剧境地。也许此时,只能苦笑。但是,我一直都知道,没有如果。而这平常生活难以接触而只现于文字游戏里的命运一词,我不愿知道,归根结底,有些深浅,并非字句所能画出的,而这种相信,我情愿不相信。
  辗转醒来,有思而记。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7548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