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悟人生

时间:2017-06-26    阅读:431 次   


  篇一:禅悟人生
  拥有如沙,心不知处——孤独。
  空手盈握,情归心田——满足。
  ——题记
  不再追逐风,你飘逝童年:不再嬉戏雨,你跨入成年。我们习惯留恋童年悲憾成年,何不拾取童心描绘成年?
  人如素纸,人生如画,从清新到浓烈,从蓝天白云到暴风骤雨,我们挥洒纯真,泼墨成觞。青山绿水易绘,浓烟如雾难描。从象牙塔到熔炉,从唐诗宋词到金戈铁马。从真诚到炎凉世态,我才体会儿童与成年的区别:童心的泪水是天使遗世的珍珠,成年的泪水是开启地狱的钥匙。儿童的娇嫩是怜爱的理由,成人的懦弱是射击的标靶。于是,我剥落天使的羽裳,深埋于象牙塔下,披穿钢筋水泥的盔甲来抵制暴风骤雨。但,无论如何自闭门窗,身附枷锁,我都无法抵御寒风的侵蚀,会目触繁华霓虹灯下的冷漠,会刺透微笑后深藏的刀光剑影。
  我落寞地伫立于象牙塔的地基上,茫然地环顾周遭的残横断壁,仰望冷俊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中没有眼泪,只有微笑。我不再畏惧繁华的冰冷,觉得那只是风,一阵流浪的刺骨寒风,我不再怜悯受伤的眼神,怀疑那是欲望的权术,我不再渴望纯洁,深信那是诱人的罂栗。当我质疑世界,只信自己的时候,我自恃铁打成钢,融入成年。我沾沾自喜地收获泪水下的黄金,身披战甲,走入雨后花开的季节。
  当成年的旅途不需要眼泪,我相信人生不过如此:有花,有树,有山,有水,但无景致;有悲,有欢,有聚,有散,但无真情。人生向前,快乐向后,这就是成年。人如素纸,人生如画,格调一致,差异于细节。
  在相似的旅途中,我寻觅风的窗口。绿树间,杨柳散和风;浩漠中,长风几万里。风的路途,可情意绵绵地纠缠。也可放下杨柳的柔情,大漠惊涛的疯狂。“舍得”,成就了风的狂野。我用世俗的尺度来衡量风的舍得:一丝微笑回报点滴关心,一分汗水一分成果,信任赢取真心。我用知识和经验计算舍得,用等式来平衡舍得。我并未体会风的诚直,获得纯粹的自由,只是在沉浮的心灵上背负额外的重量。
  知识是生存的手段,智慧是快乐的源泉。可思可想是知识,非思非想即智慧。舍弃知识的测量,用智慧的心灵感受人生,品味舍得。
  “无情与有情,同圆种智。”佛说。风还是那个风,不增不减,无挂碍,长趋直入畅游天地。我还是那个我,不生不灭,放弃自我的执着,无分别地注视婆娑:
  望尽尘世,风之所至,皆纯净。
  看遍沧桑,心之所向,满圣洁。
  ——雪。
  
  篇二:心种菩提,禅悟人生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旅行,沿途会遇到万千的风景,心境不同,看到的景色也大相径庭。快乐的心态,看到处处皆是美景,仿佛花儿在微笑,鸟儿在吟歌;忧郁的心态,入眸的是满目荒凉,恍若雨儿在哭泣,风儿在悲鸣。“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与同伴们在沙湖道中遭遇大雨,因为没带蓑衣,别人感觉遭遇雨淋后狼狈不堪,唯有苏轼没有什么感觉,感觉雨天与晴天没有什么区别,他不畏坎坷,清旷豪放,表现了一种超然的情怀,蕴含了旷达的胸襟,呈现出一种超凡脱俗的姿态,这也彰显了苏轼对人生的彻悟。(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人生是一场戏,生旦净末丑,每个人都在戏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每个人既是主角,又是观众。如何让你的人生是一场喜剧,而不是悲剧人生,那就要用心去演,只要怀着一颗真诚善良的心,给别人多些微笑,多些帮助,多些赞美,你得到的将是快乐的馈赠。有些人虽然物质上不富有,但却很快乐;有些人虽然锦衣玉食,香车宝马,但并不快乐。因为精神上的富有才是真正的富有。只要懂得知足,懂得感恩,快乐就会与你相随;只要拥有一颗慈悲仁爱之心,幸福就会与你相伴。
  翠竹黄花皆佛性,行云流水是禅心。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白若梅说:“禅是僧客烹火煮茶,是樵夫云崖伐薪,是凡妇林泉浣纱,是老翁江雪独钓,是黄童放牧白云。是时光里的一朝一夕,是凡世中的一草一木,是山河间的一水一尘。”禅就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一言一行,一茶一饭都蕴含着禅意。一山一水,一花一草都存有禅心。心越是简单,就越快乐。吃的越简单,就越健康。广西壮族自治区巴马县被任命为世界第五大长寿乡,巴马人长寿的原因除了地理因素,亲近大自然,还有就是饮食习惯,长寿老人都是以粗茶淡饭为主,简单的生活,快乐的心态,良好的习惯都是长寿的因素。
  保持一份淡然,怀一份洒脱,以花的姿态绽放人间,以风的潇洒亲吻大地,以水的温婉萦绕山峦,以云的飘逸曼舞蓝天。奏一曲云水禅心:“空山鸟语兮,人与白云栖,潺潺清泉濯我心,潭深鱼儿戏,风吹山林兮,月照花影移,红尘如梦聚又离,多情多悲戚,望一片幽冥兮,我与月相惜,抚一曲遥相寄,难诉相思意,当空舞长袖,人在千里,魂梦常相依。”让心灵纯净,种一株清莲于心中。眉间有山水,袖里有清风,心如止水,清静无尘,洗净铅华,淡定从容。神秀说:“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惠能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世人性本自净,万法在自性。
  看了纪录片《共坐白云中》,感触颇深,这是由美国导演爱德华博格拍摄的一部纪录片,记录了在终南山隐居修行的佛教师徒们的生活。记录了隐居修行者的传统、智慧,以及日常生活的苦乐。”片名《共坐白云中》出自唐朝诗僧寒山的“谁能超世累,共坐白云中”。终南山钟灵毓秀,宏丽瑰奇,烟岚叠翠,云雾缥缈,是极佳的修行之地。但修行者的生活却极为清苦,当他们放下了红尘,放下了一切,对他们来说,痛苦与快乐都是一样的,以宽容慈爱之心对待众生。每个人都有佛性,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也是修心的过程。红尘看破了不过是浮沉,生命看破了不过是无常,爱情看破了不过是聚散。荣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
  在一盏禅茶里领悟人生,茶叶吸取日月之精华,集天地之灵气,融水之润,清雅醇香。茶叶在沸水中翻滚,就如人生起起浮浮。第一道茶带有淡淡的苦涩,就如人生,有酸甜苦辣;第二道茶,含有淡淡的清香,就如爱情,甜蜜而幸福;第三道茶,平淡如白开水,就像日常生活,平淡才是生活的真味。
  于红尘一隅,静观流年,慢品岁月,聆听花开的声音,看云舒云卷,欣赏天空那抹惊心动魄的蔚蓝,携一缕花香,掬一捧绿意,让心灵得以丰盈,活在当下,爱在当下,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
  
  篇三:禅悟人生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题记
  (一)云水禅心
  久宅家中,有时竟忘却身处滚滚红尘。已不习惯闹市的拥挤和繁华,聆听一曲《云水禅心》,想洗去心的烦躁与铅华,寻得一剪清净安宁。空灵祥和的佛音,似从飘渺的海天佛国传来,如潺潺流水洗濯心灵。沉浸在如水的旋律中,蓦然发觉,我已不去寺庙好多时日了。
  喜欢去寺庙,并非是我悲观厌世,也非是我超凡脱俗,而是喜欢寺庙古朴、肃穆的氛围。跨过厚重的门槛,沉重吱呀的木门,每一次开启,都似乎可以让人触摸到那迷茫遥远的前世;每一次关闭,又都仿佛可以让人把那纠结藩篱的前世关在身后。
  喜欢寺庙里那斑驳的老树,高大的木棉,睿智的菩提,落寞的梧桐,静穆的松柏……苍老的虬枝,冷眼目睹了世间的繁华沧桑,又恍若是在沉默中引渡芸芸众生。那里的每棵花草都熏染了佛心禅意,栖息在菩提树下,闭目养心,也许可以寻一芳释迦牟尼顿悟的足迹。
  喜欢寺庙里那一方清净肃穆。闭目在香雾缭绕的经殿中,幽幽檀香,驱逐了一身红尘俗气。听僧侣们吟诵一卷《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将烦躁的心放在云水中洗涤,逐渐透明纯净。褪去红尘绚丽的外衣,返璞归真,恍若莲花再生。
  总想,如若能在一座深山古刹中,邂逅一位如玄奘法师般睿智有德的高僧,能谛听他讲经传道,该也不负此生对佛的一世钟情吧?我知道自己太愚钝,悟不了高深的佛语禅意,但至少可以拂去心灵的尘埃吧。
  喜欢佛,并非迷信他的佛法无边,而是喜欢佛的慈悲和睿智。每次与佛对视,他清澈祥和的目光,总能赐与我温良和慈悲。仰望佛端庄祥和的脸,感觉他就是一个历尽千年,仍可以推心置腹的知己。佛低眉颔首,手执莲花,浅笑不语,他似乎洞穿世间的一切喜怒哀乐,爱恨情愁。站在佛的脚下,心境可以做到无比的安定,因为,我能感受到佛的慈祥和呵护。经殿上,佛并非是一尊塑了金身的雕像,而是一个有温度的温厚慈悲的长者,他普度众生,佛光普照。
  多年前,曾偶遇一慈眉善目的僧尼,她谦恭有礼,说我与佛有缘,我逃遁。其实,我又何尝不知自己与佛有缘?只是,我只喜欢在寺庙寻一片宁静,并不能长久安于那里的清苦寂寥。我只想寄宿那寂寥的僧房禅院几宿,与几位超凡脱俗的僧尼品一盏香茗,谛听她们讲一卷佛经;我只想聆听山寺中的晨钟暮鼓,看倦鸟归宿,望山中云卷云舒。我知道,我只是一普通的凡尘女子,我放不下红尘中的恩怨情愁,割不断心中的三千情痴。今生,我只想做一凡尘女子,与那个目光清澈的男子,以情感为篱笆,用一束菩提之心为经纬,共筑一幸福的小巢,然后同乘一叶兰舟,掬一捧云水禅心。
  我已不去寺庙好多时日,但我知,佛在心中,我与佛已结了千年情缘。
  佛,请以你的仁慈,许我完成世间七世三生的情缘;然后,再做你脚下的一枝莲荷,一株芳草,一盏青灯,一注清香,抑或一树菩提……
  (二)彼岸花开
  文友滴墨成伤在春天里种了两棵彼岸花,春来,发芽长叶;秋至,叶落花开。以前曾听过彼岸花的传说,它花开艳若鲜血,开在忘川河边,专门接引黄泉路上的魂灵走向轮回之门。
  彼岸花,花开千年,花落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曾为彼岸花的悲情而心痛落泪,本以为这只是传说,却没想到,人世间真的有彼岸花,且花叶真的永不相见。
  听滴墨说,她前些日子去了西湖,西湖边开满了彼岸花。我从未见过彼岸花,以前去西湖,也是在草长莺飞、桃红柳绿的春天里去的。那时彼岸花只见叶没有花,即使我有幸见了,也不会识得。百度了一些彼岸花图片,果真艳丽、荼靡无比,妖媚如魔。怀疑彼岸花是否真的有魔力,因为只需看它一眼,便会被它恣意的热烈和欲绝的凄艳所震撼。一片血红欲滴,染红了半边天,直通向远方;彼岸花,花叶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尽,同心却分离,永不能相见。
  月老是专为人间搭牵红线的红娘,不知道他成全了多少痴男怨女的夙愿。他原来并不叫月老,而是叫爱人。孟婆原名叫情人,她是地府奈何桥边,专为黄泉路上魂灵熬汤的人,她熬的汤叫忘情水,也叫孟婆汤。传说,经过奈何桥,必须要先喝孟婆汤,喝完后就会忘却前世的种种纠葛藩篱,内心纯净清透如初生赤子,然后才能过奈何桥,重回那轮回之门。倘若哪个魂灵,不愿意忘却前世之情而不喝,孟婆会在那人后颈留下一颗苦情痣,而他的魂灵只能在忘川河里,苦受煎熬千年又千年;看尽奈何桥上,人来过往,过往人来,方可轮回转世。
  月老和孟婆在一起才能叫爱情,一个炽热如火,一个纯净如水。
  月老和孟婆是佛的弟子,因同修道而有情。一日月老看到玫瑰花开,伸手摘取,被刺破手指,一滴鲜血染红了花瓣,孟婆心疼而落泪。然而,他们是佛教徒,注定不能在一起。于是一个上天,专为情人牵线,那红线就是月老的鲜血染红的。另一个只能到下地,却专让人忘情,那一碗碗孟婆汤,就是孟婆的眼泪熬成的。
  月老和孟婆又何尝不似那彼岸花?同株,花叶却永不能相见;同心,却永远分离。
  为此,我曾怨过佛的无情。既然普度众生,又为何让众生饱受生离死别、爱恨情愁之苦?佛法无边,为何不能为众生扫除一切障孽,实现世界大同?苏曼殊一句“恨不相逢未剃时”,让多少人为之惋惜?仓央嘉措一句“不负如来不负卿”,让多少人为之唏嘘?连活佛都走不出一个“情”字困扰,何况尘世的凡夫俗女?
  “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读了六世活佛仓央嘉措的《问佛》,幡然醒悟,原来不是佛无情,佛是多情的。佛无比宽容、无比深情地爱着众生。
  佛是过来人,佛也曾如我这般天真。佛经历了生离死别,经历了舍不得、放不下、得不到、忘不了,才会涅槃重生。
  佛曰:执著如渊,是渐入死亡的沿线。
  佛曰:执著如尘,是徒劳的无功而返。
  佛曰:执著如泪,是滴入心中的破碎,破碎而飞散。
  佛点化众生,渡苦海去彼岸。只是,人毕竟是人,历尽因果轮回之苦,还是做不到,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也还不能放下心中的红尘执念,顺利抵达彼岸;只能如一叶风雨飘摇的小舟,在苦海之上,苦苦挣扎、沉沦。
  彼岸花开,花开千年,花落千年,花叶永不相见。再读彼岸花语,愚钝的我,仍不能参透宿命的玄机、生命的真谛!
  不可说,不可说。
  佛拈花而笑,沉默不语。
  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7770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