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冬日的伟徳国际平台

时间:2017-09-22    阅读:97 次   

  
  篇一:冬日思语
  暖冬,似乎还恋恋不忘地缱绻于秋日的温和,悄然贮藏起冬日的凛冽和萧瑟。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舒适、妥贴,总让人慵懒地想要抛开一切俗事,尽情享受一段理想的闲暇午后。于朝南的房间,阳光下铺一块床前毯,或斜倚在榻榻米上,手边笔记本里播放着舒缓而动听的音乐,就着一杯温热醇香的咖啡,细细品读一本闲适的小说,时光就如同那在阳光里飞扬的细细浮尘一般流转,阳光寸寸移步,犹如我细数离人回转之日的刻度。
  若说秋是忧思感怀的时节,那么冬便是沉醉于韬光养晦、自我反省的季候了。收敛起夏日的张扬,秋日的郁伤,冬天来临时,即使不再秋收冬藏,思绪也需涤净、沉淀,积聚蓬勃的力量,期待春日的绽放。秋蛰之虫,于阴冷的泥土中冬眠,韬光养晦,厚积薄发,等待“惊蛰”的雷点,期待一次季候的蜕变;冬日冷风,蕴积着摧毁生命的力量,于城市、乡野肆虐,为岁月的重新开篇而目空一切。清霜、寒露,冬雨、初雪,本是冰肌玉骨的精灵,却不得不承载冷冽与残酷的使命,为冬日的离别更添萧条、无奈的况味,不为人知的,在隆冬季节,悄悄捂暖植根于地表深处的蠢蠢欲动的芽萌。
  秋夜蛰伏的虫,冬日始刮的风,纵有擦肩而过的惊鸿一瞥,注定是要失之交臂,一如飞鸟与海鱼的苦恋,香烟与火柴的冤孽。你说要在冬日远赴一场邀约,于清冷中告别,无关风月,只是顺应时令的变迁,可曾也有不舍与思念?
  人未走远,相思却近怯。你在眼前,呼吸真实得让人晕厥,竟如幻境般虚空不真切;你已告别,思念又将你我串成一线,天涯咫尺般亲切。远逝的身影越拉越长,思念的况味亦愈演愈浓烈,睁开眼时你在脑际,闭上眼时你就在面前,仿佛你一直就在身边。伸手欲相握时,才知时空隔断遥远的距离,架起心灵相通的桥,串联起思念。不知道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里,究竟是空间的阻隔长,还是相思的距离短。谁在闺中常踟蹰,谁知离人无牵念?起风的日子,我托风捎去心中的惦念,不知道疾风猎猎能否比你早一步到达牵系的终点?凭阑远眺,掬一觥相思无所寄,唯有轻吟一阙“青青子衾”……
  
  篇二:冬日阳光
  下了一场换季节的雨,心情也跟着换了。冬季的到来,冲淡了秋的繁华,淹没了秋的萧瑟。只有突如其来的寒冷占据着几许落寞而失意的空间,心底的冷与日俱增。走过熟悉的十字路口,竟开始浑觉自己离开原地越来越远,一丈之距变成了天地之遥。我真有点,或许是真正的不知道自己是哪个谁了,就像歌里唱的谁是谁的谁一样,什么都不是,一切的一切好像是真实的,又好像是虚幻的,就像我一个朋友说的要把世界幻想成一夜之间的灭亡。
  那个时候的我也许是最理智最清醒的我,我觉得注定做个人,就不要逃避所有的负累与责任。只有心灵的放松才能心情放松。现实就是现实,地球永远不会消失,人类不会突然灭亡,等到死时自有来时日,我还是安慰自己别想太多,别再杞人忧天了。好好的活,快乐的活,才是最理想的选择,我以同样的话语安慰了我那个失去自我的朋友。但她心灵深处最真的东西我终然不会看见,也摸不着。人与人之间总有一层揭不开的东西,哪怕是同枕共眠的夫妻,各自的心里世界终有距离,属于自己的观点看法不同,除了自己,谁也不会代替哪个谁。
  昨夜的风还在窗外咆啸,一阵阵呼啸声令人打颤,睁开睡眼,一线阳光穿透窗口竟充斥着我整个世界,忽然发现冬日的阳光异常温暖,没有夏日的炙烈,没有春日的庸懒,没有秋日的迷醉,冬日的阳光总是给人不舍的追求与向往,每一寸阳光的热情抚摸,总能令每寸肌肤滋润健康,就如每一个晦暗的心在关怀与爱抚中变得开朗透彻起来。(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曾经深感逝去的季节里,一张张熟悉的脸带着对世界的陌然悄然离开,把春夏秋的生机毫不留情地埋葬于一片冷静的冬地,给本来令人深感寒彻的季节增加了许多新的伤感。但在阳光穿透的一瞬间,我的心随着温暖淡忘了,近乎忘却不再。
  轻松地从被窝爬起来,不经意就拨想了朋友的手机,我不知道是想跟她分享这时刻的心灵,还是思想的收获,还是为了给她又一次最真挚的关怀与安慰。我迫不及待告诉她,冬日的阳光真的特别温暖,可以融化自然界的一切坚冰,我们应该好好感受阳光。朋友在那边开心的笑了,她告诉我她正在晒着太阳,感受着阳光的的温暖了。从她的话语,我感觉她的心情好转了很多,本来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下去,没想到的是,这个苦命的女人,这个坚强的女人,让我触动心灵深处的朋友反而给了我莫大的力量,给了我很大的精神安慰与鼓励。对每一个女人来说,丈夫意外的死无疑是致命一击,对她的以后,我真的不敢想象,但现在我真的放心了。
  坚强的女人会解开命运的绳索,这是我一直以为的,也是我深信的。我冲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闻着扑鼻的清香,庸懒地沐浴在太阳底下,尽情的享受着人间美妙的时刻,期待永远·······
  
  篇三:冬日冥思
  冬日冥思:白色喜好以及儿时记忆。
  冬天的太阳,温暖,明媚,让人有种难以割舍的依恋。能在冬天享受一小时的日光浴,对于很多人而言,这是一种奢侈行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到冬日阳光的温柔迷情。
  我总喜欢站在冬日的阳光下,体验冬风的萧瑟,感受阳光的抚慰。纵然只是片刻的阳光,在冬天也显得那样珍贵,不是因为冬季多雨,而是冬天的阳光柔和、舒畅,还弥漫着某种未知的快乐因素。
  我原本就是一个喜欢自然的人,因此每当有自然的美好的东西,我总是未知怦然心动。无论是美好的人还是美好的事,抑或是美好的花朵漂亮的云彩多姿的树叶以及灿烂的笑脸。只要是自然的,美好的东西,我都喜欢。
  还记得第一枚书签是一张白杨树的叶子,在那泛黄的树叶上,曾经还用稚嫩的笔迹刻划了一句“我要长大”。现在想想,树叶承载的不仅仅是自然的凋零,还有年少时对长大的渴望以及那天真的愿望和执着。
  也还记得印象最深的是,幻想将那美丽的彩蝶夹在两片玻璃之间,制作一个类似于琥珀的吊缀。当然,这件事一直没有完成,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真的要去将美好的事物毁灭,也没有那个能力将蝴蝶变成琥珀。
  家乡是在山里,大山里除了石头就是石头。不多的白杨和松树是年少时最忠实的伙伴。每当我受到来自家人或是老师同学的责备或是不理解时,我就会找一片树林,睡一个觉。尤其冬天有太阳的时候,我更喜欢在落尽树叶的树林里抬头看天。
  年少的梦想,曾是那样的简单。就是留住太阳,不要天黑。因为我总是害怕夜里传说中的妖魔鬼怪。在儿时的记忆中,父母将的鬼故事都是身边的事儿一样,就算是在自己的家中依旧胆战心惊,尤其是半夜听到猫头鹰的叫声,那就一定会被吓得用被子捂着头,然后在心里默默祈祷:我是好孩子,我不怕。好像这样做也真的有用,慢慢地,就在内心的恐慌中沉沉睡去了。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
  虽然儿时的我害怕夜里猫头鹰的叫声,但是在现实中我是喜欢猫头鹰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看到有人从悬崖下带回几只小猫头鹰,只见他们等着圆圆的眼睛,惊恐地注视着这个人类社会,最让我心动的是他们的头上竟然还有两只耳朵。除了一张嘴之外,真的像极了我外婆家的那只灰猫。或许,年少时的我,对猫头鹰的喜爱还是因为他们的那身羽毛吧。灰中带白,白中带黄,感觉漂亮极了。
  就算是现在,我依旧喜欢猫头鹰。尤其是白色的夜枭。总是在网络上看这些白色的精灵。可以说,我对所有白色的动物都有种说不出来的痴迷,白色的蛇,白色的飞鸟,白色的猫,白色的小狗,白色的公鸡我也喜欢。人家说,白色的东西有一种迷惑人心的奇怪力量,但是我却是那样喜欢白色的那种纯净,那种素雅。
  没有人知道,年少时的我们究竟为什么那样的天真,快乐、伤心、哭泣、傻笑好像都是那样的莫名其妙,就在一瞬间。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偶尔还会在地上打个滚,对着天空喊:我要长大。也没有知道,年少的我们为什么总是喜新厌旧,无论是对朋友还是玩具。好像朋友就是拿来欺负的,玩具就是拿来毁坏的。不过,还好,我年少时的玩具只有弹弓和铁环。哈哈,真庆幸,我还有那么个童年,在大山里与自然为伍的快乐童年。
  还记得每年夏天的时候,地里的洋芋花到处都是,红的、粉的、紫的,而且还有我最喜欢的白色的话。我还记得我父亲在世时告诉我的,说有一次,村里来了一个照相的师傅,给村里的人照相,看见白色洋芋花地里的我,问我父母要不要给我也照一张童年照,我父母说要,但是当这个照相的师傅让我好好站着拍照的时候我就不知哪儿来的脾气,大哭,不让照,而且还躲在洋芋地里不出来了。现在父亲已经离开了。我童年的第一张照片就是小学毕业时的那一次班级合影。
  光阴荏苒,转眼已是深冬。洁白的雪已经下过,天上的阳光依旧灿烂,明天或许是一个阴天。但是无论如何,今夜还可以看到天上的月亮。更有意思的是,我回家的路上走可以从落尽叶子的树下经过。行走的过程中,抬头透过密密匝匝的树枝看着天上的月亮,还有种儿时的感觉,好像,孩子的那份童真我还保有。
  
  篇四:冬日畅想
  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是冬日极致的吟唱,有着冬神的肺活量。由西北疆侵入,所到之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北国在冬神的统治下,滴水成冰,一派冰雪世界。太阳也惧怕冬神的肆虐,冻得昏黄、苍白;阳光也已冻透,仿佛没有了热量。
  冬天是一位阅历丰富的老人,敞开心扉,把人生百态娓娓道来。冬天是最真实的季节,给人水落石出之感。万物表现出最质朴,没有修饰的本色。对于冬树,曾作一首小诗“多余的摒弃了/只剩傲骨/疾风劲/它在风中舞。”坚硬的枝条是冬日的豪放派,不属于纤弱的婉约。光秃秃的树冠仿佛无数的手掌指向天空,透出一种不屈的、升腾的力量。冬日是强者的世界,考验万物的意志,胜出者再次迎来生命的春天,否则将永眠于冰雪中。
  在冬日不能不说一下阳光,尽管在炎炎夏日视之如瘟神;但寒冷的冬日,阳光却又是多么的温暖,多么的令人爱恋。冬阳仿佛红红的炉火温暖着寒冷的心。我们的情绪和植物一样也受到温度、湿度的影响,只不过人多了调控自己的能力。冬天的寒冷,冰冻了人们的情感。寒风怒号,天气阴沉,心情也会感到压抑;心门似被冬雪掩住,蜗居室内,减少了户外活动。甚至连语言也被冻干,成了精练的诗句。居于暖气如春的室中,不禁想到杜子美“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诗句。不是故作呻吟,真心希望温暖能惠及千家万户;惠及偏远的村庄,让贫冷中的人们感到冬天中的春天。
  漫长的冬季不能没有雪,没有雪的冬季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这古典而又现代的精灵调剂着冬日的气氛。冬雪覆盖下的不是死寂的世界,死寂只是表象,一切正不易察觉的进行着。正如鲁迅的“死火”。“死火”不是死的,它更具火的特征,只是短暂的蛰伏,蓄积能量,然后爆发!“死”只是一种暂态的静止,如哲学中静止是相对的,运动才是永恒,才是绝对的。冬季不会死亡,只是休养生息,更是孕育。种子似火,在冰封的世界处于休眠的暂态,一旦温度适宜,立刻呈现火的战斗姿态;极速突破,生长不可遏制!雪层下的冬麦并没有死去,已做好了来年生长的准备,期盼春天的来临。地面下的洞穴里深藏着庞大的动物王国,它们正在冬眠,养精蓄锐,静待春回大地。它们也深知“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
  北国冰天雪地,银装素裹,很难想像此时的赤道却依然如夏。看似冰火不容却同存一个时空。个人亦然,有时热烈如火,有时冷漠似冰。突破自己,克服自我难于上青天。生活中的挫折,事业上的逆境正是人生的冬天。大凡历史人物正是比我们多了寒冬的摧打,才有了常人不及的成就,在汗青留名。在寒冷的冬日,梳理一下纷乱的日子;耐得寂寞,学会忍耐,坚信吧,春天定会在某个冬雪融化的日子悄然来临。
  雪花纷纷落下,勾起了许多往事。孩提每当下雪时,定会与伙伴在雪中疯跑,或是打雪仗,欢乐的笑声依旧响在空中。再就是雪中捕麻雀。扫出一块雪地,将竹筐倒扣,短木棍支起筐沿;木棍上系一条细绳远远地牵着。再在筐底撒点米,等麻雀飞来觅食。当它刚进去吃米时,猛一拉木棍,麻雀便扣在筐中了。那是童年雪中的趣事。如今真怀念儿时那单纯的欢乐,现在再也没了那份纯粹的快乐,都随岁月远去了,远去了。
  飞雪是最浪漫的抒情大师,亦是顶级的诗人,渲染冬日的激情。雪儿的来临给单调、沉寂的岁月带来了新奇与惊喜。大地披银装,万物素洁,没有一丝杂色,不染尘埃。踏雪寻梅是雪中的雅事。点点红艳如火,灼热欣赏的眼睛。仿佛夜归中的点点灯火,慰藉冷寂的心。雪中冷月可遇不可求。雪后初晴,一轮素月当空。雪层镀上银辉,透出一种冷峻的唯美。仿佛进入童话世界,抑或是圣洁的梦境。
  雪净化心灵,源于她的圣洁。雪最公义,不计贫寒,不计肮脏,有着自洁的本性,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最妙是除夕夜的雪,飘越两载,渲染着节日的气氛。雪儿挥挥洒洒,伫立雪中,任雪儿纷纷落下。已嗅到春天的气息了,漫天飞舞的雪花幻化成洁白的蝴蝶在花中飞···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7140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