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的朋友

时间:2018-03-08    阅读:36 次   

  
  篇一:书——永远的朋友
  从小就喜欢看书,小时候看的是小人书,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摆在街头的小人书摊儿。一本本的小人书就像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排排座吃果果一样,一行行一列列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地面铺着的塑料布上,1、2分钱就可以看上一本,那时候父母给的为数不多的零花钱大都让我用在了看小人书上。
  小学没读完,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书摊没有了,学校也不上课了,哪里还有书看。直到1968年的冬天,随着“复课闹革命”,才重新回到了久违的课堂上。我所在的中学是当地一所历史较为悠久的学校,校园里有座古色古香的礼堂式的建筑,那就是学校的图书馆。里面藏有很多书,可惜不对学生开放。那时候,放学后的我常常扒在窗台上,透过镶着玻璃的窗棂看着那些静静伫立在架子上的书籍出神。终于有一天,我的举动打动了我的物理老师,在我一再保证决不影响学习、决不传给别人看的情况下,他才同意帮我借小说看。从《艳阳天》、《金光大道》、《欧阳海之歌》到《苦菜花》、《红岩》、《林海雪原》……还有一些外国经典名著,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简爱》和《基督山伯爵》。多少个夜晚,我躺在床上,读得如痴如醉,常常被故事中人物的坎坷命运感动得泪流满面、心潮荡漾,久久不能入眠。小说,曾为我的少女时代增添了多少梦幻!
  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读书的范围不断扩大,内容也在不断丰富,我从书中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知识和素养。同时,对书也产生了一种深深地依恋,好像一天不读书,生活中就缺了点什么。特别是在睡觉前,哪怕是随手翻上几页,就会容易入睡一些。多少年来,书从来不曾离开我的左右,成了自己最为长久而可信赖的一个朋友。特别是在人生最失落、最彷徨、最无助的低谷时期,是一本本的书,陪伴着我渡过了那一个个无眠的长夜,填补了我寂寞的心灵,帮助我走出困境,去更好地生活。因而,我对书也常常怀有一种感激之情。
  书如朋友,而且是永远的朋友。朋友未必会时时陪伴着你,而书却静静地躺在那里,任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爱情可以磨灭、亲情可以消失、友情也有背叛的可能,唯有书却永远忠实,只要你不背弃它。
  
  篇二:父亲,我永远的朋友
  在一个初夏的夜晚,夜已很深。
  父亲走入他极少涉足的我的房间,似乎是漫不经心地浏览着书柜,又坐下来,顺手折叠起胡乱堆放的衣袜。“下个月,我不去上班了。”他说。
  当时天气凉爽,灯光下飞舞着烟尘。我低着头,凭直觉我确信父亲那时也没看我──我们已习惯以这样的方式交谈──然而一下子我非常沉重:对于我,唯一的儿子,父亲老啦!
  在儿子的年代里,起初父亲是一种图腾,是无道理可言的存在。直到我领出薪水,每个月在母亲面前骄傲一次。此后,儿子和父亲似乎陌生起来,不可能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达成一致的意见了。儿子有了儿子,儿子就成父亲。一次,再次,有什么办法呢,父亲嘛,做儿子的都这么说。父亲嘛,终归是父亲。
  “代沟”,“审美差异”,“文化背景的不同”,诸如此类,谎言重复一千遍便成了“真理”。
  我无法在此展开父亲的一生,天资聪颖,弱冠丧父,为人正直却又饱经沧桑什么的,甚至于旧影集间泛黄的风一流倜傥,以及40年后仍归故里为我指点江山时的那种愉悦之情,以反证上述结论。对于我,对于任何人,父亲都还不是大钟稀声、大象无形的。
  记忆中,除了希望我能把字写得更整齐一些之类委婉的说法以外,父亲几乎很少指诘我什么。他总是先和我风马牛地谈着,不知不觉就叨入了正题。我学写作不久为他觉察,他笑着劝我再读一些书。“除了爱情,你没什么经验可写,对不对?”他说他喜欢家中的每个房间,包括厨房、厕所都置上一盒唾手可得的烟、却不免使我有隙可蹈。他又只是说“等你赚钱吧,现在太早,是不是?”等到我第一次领回薪水,他便出现在我房间里,伸出手来:“表示一下你对家庭的责任,行不行,数额由你定……”
  父亲就这么和我生活着。我们渴望了解却时时逃避,沮丧而又欣慰。(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事实上,很难说清父亲和我之间有过什么。更多的时候,我们像其他父子那样,极少交谈,有时几天都没有一句话。但除了血缘和责任以外,我总隐隐感到有些什么把我们牵连在一起。
  我们一样又不一样,父亲会一边把书扔向床上躺着的我,一边为狄更斯的那种幽默开怀大笑,我却莫名其妙;我高唱著名的流行歌曲,他却认定不过是高分贝嗓音而已。有一阵子,金庸的书叫我废寝忘食。父亲总在我睡后挑灯偷读,次日又总说胡闹,却时不时问及何以只借上册,中册和下册又安在,害得母亲老抱怨这些破烂弄脏了床单。可是,只要世界乒乓大赛关键的几个傍晚,回家我总能掌握最新消息,四分之一决赛对阵形势及中国球员的状态皆在一小纸片上;同样,父亲烟柜中若库存减量,商业系统的几个朋友当频频接到我的求援急电。
  我们无时不在交谈。我们珍惜长期的共同生活造成的默契。我们是寡言的,我们不说废话。我知道,如果必要,我们可以在椅子上坐下来,吸烟喝茶。情一人的幽会、卫星现场直播……统统取消,坐下来,作一次促膝长谈。
  “说说看。”父亲习惯了这么结束他的话。点起烟。“说说看,你是怎么考虑的呢?”
  面对一个觉得你已有所考虑并准备认真听取的父亲,你有什么可说,又有什么不可说?我一生的自信此其时,长大成*人此其时,发誓学习尊重此其时。
  至今我还记得12岁那年父亲为我编辑的德黑兰亚运会剪报,13年来我无穷无尽地藏书,未发现出其右者,朋友们的来信随读随一揉一,父亲的3封家书我存留着。对于父亲,这都是秘密。也是一个初夏之夜,父亲跟我讲起死亡的方式。他说不想给别人添麻烦,还说骨灰要撒在江里,全部撒光。他说,眼睛照例不看我,直视满天星光,仿佛回忆着一生中最为幸福的往事。你去撒,全部撒光。他又说。
  这样的父亲,足以使所有的儿子眼睑潮一湿,然后把话从心里拿出来,一句一句说,轻轻地说,以示我们难言的恩情,以献给他──我的永远的朋友──父亲。
  
  篇三:书——我永远的朋友
  书籍——当代真正的大学。
  ——托马斯。卡莱尔
  爱书,读书,用书,藏书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嗜好。于是,“书”也就自然而然地进入了我的生活,成了永恒的朋友,终身的“情人”。
  儿时的我喜欢看“小人书”。于是,“小人书”成了我爱不释手的宝贝。几十年过去了,那些“小人书”仍与我相随,在我许多的藏书里“小人书”也占有相当的数量。成年后,我喜欢读“大书和小说”。可正当我如饥似渴地去“博览群书”时,一场史无前列“读书无用”的浩劫,让我无书可读,无书可求,无书可购。
  那时候好书名著确实难寻难见更难求,在一片“红色的海洋里”我在能通背“红宝书”的同时,又提心吊胆地偷读了那些尚能幸存下来的“禁书”《谁是最可爱的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青春之歌》等书籍。常常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和情感上的震撼相交在一起、相融在一起,支撑着我走过了生活中每一艰难困苦的时刻。至今回味起来让我咀嚼绵余,颇有受益。
  于是,读好书,求好书,藏好书成了我梦寐以求的企盼,为此也付出了很多很多。
  时至今日,漫步都市中大街小巷的书屋报摊乃至装修豪华的新华书店。展现在面前的是五彩缤纷的书的海洋、书的世界、书的华彩。特别是大小书店开架售书的举措,不仅让我一饱眼福,而且可以如此近距离的与书对话,与书交流,与书触摸,实在是让我欢喜让我乐。
  欣喜之余,我十分敬佩著书大师们的妙笔为我们时代奉献了广为人知的精品名典,也感激出版部门为亿万读者编印出精美的书籍。同时,也为我们能随心所欲地购书,毫无顾忌地读书,无忧无虑地藏书而感到快慰。
  书,潇潇洒洒地来到了我身边;书,成了我永恒的朋友;书,也是我最真挚的“情人”;书,将伴我走过人生的终点。
  古人云:“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我虽无此意境,但总有“人离书则神素”之感,尤其是无书可读,无书可看的时候,如同划船没有浆,夜行没
  有灯。体会这样的感觉最深一次是,我出差到四川成都,由重庆乘旅游船飘游三峡时,恰巧遇上茫茫雾霭笼罩着江面。原本两夜一天的航程,却航行了三夜二天。当时,手中仅有一本刚出版的余秋雨先生所著的《文化苦旅》,三夜二天的时间将这本书翻来覆去地看。苦于没有新书可读,那滋味让我失魂落魄,心神不安。有了这次教训后,
  大凡出远门,在行囊中都要带上几本书。无论是坐火车乘飞机,还是住宾馆旅店,“书”就像一个贴身的仆人随我漫游天崖;“书”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我知心“伴侣”,默默无闻地陪着我度过每时每刻。
  几十年过去了,我和“书”算是结下了莫逆的友情,不管是遭受挫折还是孑身寂寞时,“书”就像一个温柔的“情人”帮我消除郁闷,解脱困惑,增添乐趣。使我真正地感受到书的真情,书的高雅,书的崇尚,书的永恒。正如一位外国的大作家罗曼?罗兰说:“和书籍生活在一起,永远不会叹息”。
  的确,生活中的朋友也好,妻子(丈夫)也罢,往往会因条件环境等诸多因素的改变背你而去。只有“书”始终不渝地,永恒不变地伴随着你。
  长期以来,在我的案边床头,总有一些我十分喜爱的书籍,整齐有序地摆设在那里。无论伏案静思,还是卧床静养。信手拿来一本书翻读,其感觉飘然至上,仿佛一切烦恼忧愁化为乌有。心中默感书的真情、书的真挚、书的真谛唯我独享,伴我永久。
  书是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知识源泉;书是我一生中最敬仰、最信赖、最知心的朋友。
  可以说,我生活在书的世界里,陶醉在书的海洋里,为书我付出了三分之一的时间,花费了四分之一的薪水,占据了并不宽余的小屋,床上床下,案头案边,凡能摆放书的地方,都毫无吝啬地为书提供一席安身之地。
  然而,“书”又使我很累很累。每逢外出,为了求书,我风尘仆仆地赴书店,逛书市,钻书摊,其目的是寻觅称心如意的“情人”。每次整理家务,为了藏书,总是听不完地唠叨和发问?只能是两耳不闻,静享书趣。
  为了品享多读书的乐趣,坐车行路时倚着座椅看书、夜深人静时躺在床上读书,乘风破浪时枕着大海赏书。久而久之,那双明眸渐渐地失去了往日的神韵。从此,也就比别人多戴了一幅眼镜,好累好累。但,也为我增添了几份斯文。
  几次搬家,多少人煞费苦心地劝说,让我选点精品好书留下来,把那些陈年泛黄的旧书统统处理掉,省得费时费力地搬。而我宁可更换不时尚的老式家具,摒弃一些用不上的杂品杂物。唯有“书”,不管“她”有多旧多老,我一本也舍不得丢下。小心翼翼地将她们整齐地归到一个又一个箱子里,搬起这沉甸甸的箱子,虽然累点苦点,但留给我的是说不尽地满足和快意。因为我拥有了书籍、拥有了消耗不尽的财富,同时,我也拥有了这些永远钟情于我的“情人”
  是她们用聪颖博大的天赋征服了我,是她们在我人生的道路上,给予我更真的温情;更大的帮助;更多的启迪。也使我从中感受到读书增长才能,增长知识,增长学问的真谛所在。
  高尔基说过:“要热爱书,它会使你的生活轻松;它会友爱地来帮助你了解纷繁复杂的思想、情感和事件;它会教导你尊重别人和你自己;它以热爱世界、热爱人类的情感来鼓舞智慧和心灵”。
  书是良师,书是益友!不论何时何地“她”都会为你抚慰心灵,解惑迷津,指明道路,给人勇气和力量。
  书——我永恒的朋友,终身的情人”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47215.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