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亲密的陌生人

时间:2018-07-27    阅读:41 次   


  篇一:最亲密的陌生人
  妈妈,这一天,我终于读懂了你,可是,我再也没有机会亲口向你表白了,我多想亲口对你说:“妈妈,我爱你,今生今世我都做您的女儿”。
  你带着你的秘密离开我们整整十年了,多少个不眠的夜晚,漫天的繁星见证了,我对你那无尽的思念,多少个不眠的夜晚,皎洁的月光,陪伴我,探寻着你,解读着你,多少个不眠的夜晚,我把所有的疑惑和不解,串成项链,挂在胸前,我一次又一次的走访亲属,一次又一次探访老街坊,老邻居,一点一滴的积累,一遍又一遍的分析,如同公安民警破案般的查询,历经十载,今天,我终于彻底的解读了你和你所有的秘密,为您这位我最亲密的陌生人画上了句号。
  此时,我酸楚的心,让我流不出一滴眼泪,我懊悔,这一切,我知道的太晚了;您一个被生活极度摧残的女人,一个被命运遗弃的女人、一个心灵扭曲让人怜惜的女人,都说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可是,上帝对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关上门,却没能如约的开一扇窗给你,我不知道在您的内心,我是不是上帝为你开的那扇窗,但是,我知道,我是你的最爱;如果时光,能像刺梅花那样,可以开了又落,落了又开,如果一切,能像春天一样,来了又去,去了又回,我一定用女儿的温柔温暖你那冰冷的心,一定打开您的心结,消除你的疑虑,一定理解你对我的冷漠,理解你对我禁锢,一定不再去怀疑你对我的爱,然而,一切都如同时光阴一般,一去不复返了,是生活的磨难,是命运一次又一次的捉弄,让你封闭了自己,你不相信任何人,不相信任何事,您独自品尝着冰冷的苦酒,让飘落的雪花掩埋了你所有的伤痛和凄苦,一次次的失子之痛,让您的心变化成了冰河,让涓涓母爱,变成了凛冽的寒风,当年幼小的我,面对您那冰冷的目光,好无表情的脸,我怕级了,我多么希望你抱抱我,亲亲我,你转身离去的背影,让我那么的孤独和无助;你将无法释怀的恨,融到了爱里,将爱和恨交汇在了一起,时而,我感受的是你饱含深情的母爱,时而,我品尝的是充满愤怒的恨和猜疑,我迷惑,我不解,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的冷漠无情?究竟是什么让你无端的猜疑?又是什么让你无缘无故的大发雷霆?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领养我呢?难道是有人拿刀逼你吗?那一个又一个没有答案的夜晚,我数着天上的星星,苦苦的寻觅,那一天又一天没有快乐,只有忧伤的童年,让我以泪洗面,妈妈,所有这一切,在今天我都找到了答案,我理解了你,对你所有的怨,在今天释怀了,做你的女儿我无怨无悔。
  是生活赋予你太多的磨难,让你走进误区;我知道你如花般美丽时,因为没能生育被人赶出家门,我知道当年你被逼无奈和走投无路嫁给了爸爸,你不爱他,他也不爱你,我还知道你一次又一次抚养了别人的孩子,有一次又次被无情的讨要了回去,所有这一切,都如同锋利的尖刀,让你的心流泪又流血,是上天注定的缘分,让我们成为母女,但你怕重蹈覆辙,怕极了,怕一阵风吹来,我会想像秋天的落叶,随风飘散,所以,你带着我远走他乡,让我的一切成为永远的秘密。
  妈妈,虽然,你的爱扭曲,虽然你的爱,让我难以理解,但是,你的爱,就是那冰山上的雪莲,,你的爱就是那带刺的玫瑰,虽然,冷的让人难以接近,虽然,刺的让人心痛,但是,雪莲花的美丽和玫瑰的馨香,给人以天籁般的享受;如果缺失了你的爱,我就是人世间最悲惨的孤儿,我现在拥有的幸福美满的生活,是你心血浇筑的成果,妈妈,我今生今世都感谢你,你在弥留之际留给我的话,是对我最高的奖赏,你面带微笑的对我说:“有我这样女儿,您辈子知足了”。
  妈妈,在这里我也要说,做您的女儿,是我这辈子的福分,如果有来生,我还来做你的女儿。
  妈妈,我永远爱你!让时光凝聚成永恒,让爱和思念穿越时空,让我们相拥在七彩的苍穹里,让皎洁的月光伴我们倾诉衷肠……
  
  篇二:亲密的陌生人
  一天傍晚,我和堂兄坐在房门前,玩“锤子剪刀布”的游戏。游戏的规则很简单,谁输一次,就得在脸上贴一张纸条。我应变能力不如堂兄,输得好惨,脸被纸条贴得满满的,只露出一对小眼睛,气得我眼睛似乎向外冒火,恨不得给堂兄一记耳光。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站在我的后面,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正在气头上的我,头也不回地大声喝道:“关你什么事,别碰我。”那人不吭声,不仅继续拍着,而且还摇晃起来。我恼羞成怒,猛地转过头来,正想破口大骂时,却被吓住了,因为站在我面前的人,并非小孩,而是一个身材颀长,容貌俊美,穿着酷似机关干部的中年妇女。“莫非她是乡政府的领导?”“我在四类分子会议上曾听说过,‘四类分子只许老老实实改造,不许乱说乱动’,我现在这个样子,该怎么办?”“她是不是来抓什么人?”种种想法蜂拥而至,我惊愕得呆若木鸡。她看着我的这副模样,脸上的笑纹展开了,眼睛弯成了月牙形,不但没有一丁点的嗔色,而且还蹲下来,细声细语地对我说:“你不认识我吗?我可认识你呀。”(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是不是,我跟母亲去参加四类分子会议,被她看到了,不然的话,她怎么会知道我呢?”我想到这里,紧张得全身直打哆嗦,担心自己会落下什么把柄,害父母又挨批斗,于是便迅速地扯下脸上所有的纸条,立马毕恭毕敬地站在她的面前。
  她依然温和地对我说:“你进去,叫陈娇出来一下,好吗?”
  “好的。”我快速地离开了她。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她说的“陈娇”是谁,只是想借此机会开溜,尽管她的态度,自始至终都是和蔼可亲的,但还是让我感到害怕。
  我人小鬼大,先去找母亲问个明白,“刚才有一个穿着干部衣服的陌生女人,叫陈娇出去一下。我不知道陈娇是谁?。”“哦,陈娇是你的伯婆。”母亲听我这么一问,顿时惶恐起来,边说边慌里慌张地往外跑去。历经磨难的母亲,办事拿捏有度,不会贸然露面,只是在门旁窥探一下,很快就把头缩了回来,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是她回来了。”“她是谁?为什么母亲见到她,就像见到老虎似地惊慌失措呢?莫非是来抓伯婆的?”我百思不得其解。
  母亲急匆匆地找到了伯婆,和她耳语几句之后,伯婆立马就出去了。那女人神秘兮兮地把伯婆带到可掩人耳目的地方,细声细语地和伯婆说话。她们到底说些什么话,没人知道,但我看到,伯婆回来的时候,低着头,右手握拳放在额头上,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母亲似乎明白了什么,赶忙迎上去,搀扶着她回到房间里。对我那么和蔼可亲的人,居然让伯婆如此痛苦难过?我一头雾水,越发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想刨根究底,可母亲只用“小孩子懂什么,不要多问”这句话来敷衍我。
  若干年以后,我已届舞勺之年,不再是个懵懂无知的小孩了,对是非有一定的判断能力,母亲终于向我和盘托出了那神秘女人的秘密。原来,她是我最亲密的人——姑姑张净玉。她18岁那年离开了家庭,谁知姑姑这一走,就毅然决然地和家庭划清了界线。据说,闹饥荒那年,伯婆迫于无奈,想到姑姑那里要一点吃的,可姑姑不让伯婆进门,把她拦在半路上,偷偷摸摸地塞给她几斤粮票和几块钱,就把她打发回去了。这种忤逆不孝的行为,令伯婆透骨酸心。姑姑这次回来找伯婆,意在叮嘱两件事,“一是不要到单位去找她;二是不要给她写信。”显然,姑姑也把伯婆当作麻风病人了。
  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女儿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呢?岂有此理!我气恨难平,每当听到长辈们提起她,我都按捺不住满腔的怒火,恨不得当面怒斥她一顿。可能她也知道我们都有怨气,从此以后,她都没有回家过,我们也渐渐地把她淡忘了。
  “子女背叛父母”,是人间的一大悲剧。儿时的我根本不知就里,心里对姑姑充满着仇恨。随着时光的流逝,我慢慢地读懂了姑姑的“背叛”。
  光阴荏苒,一晃又几年过去了,正当我高中即将毕业之时,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爆发了。那时的我,踌躇满志,积极要求进步,全身心地投入到革命的洪流当中。我当时的年纪和姑姑离家时的年龄相仿,但因出身的缘故,我也做过许多违心之事。比如,我申请参加红卫兵组织,造反派们要我和自己的家庭划清界限,我二话不说,欣然接受,信誓旦旦地写下了“坚决站在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这一边”的保证书;我想购买一套《毛选》,他们要我写“背叛地主家庭的心得体会”,我敬谨如命,洋洋洒洒地写下了几千字的《背叛家庭有感》,这才买到一套“红宝书”。诸如此类的“帮扶”,不计其数,成了我生活的主旋律,于是我便成了一个可以改造好的“黑五类”子女,被批准加入了红卫兵的外围组织红旗兵,而且还专门指派一个根正苗红的同学来教育帮助我。那位同学很热心,且博闻强记,理论水平高,给我讲述革命道理,擅长于引经据典,很有说服力,让我受益匪浅。
  教育的意义是非凡的。在同学的悉心帮助下,我像脱胎换骨似的,觉得自己已有了革命资本,自命不凡起来了,成天戴着红旗兵的袖章,神气活现地出现在各种斗争场合,俨然也是个“革命小将”。通过那场革命运动的历练,我觉得自己慢慢地成熟了,对姑姑的苦衷,也略知一二,常常这样问自己:“难道姑姑当时也和我一样,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然而,情感的伤口是很难愈合的,即使我对姑姑有了些许的理解,可在感情上还是有点格格不入。1978年底,中共中央做出了《关于地主、富农分子摘帽问题和地富子女成分问题的决定》之后,姑姑就经常回家看望伯婆,长辈们对她倒是挺热情的,可我总是远而避之,怏怏不乐。
  亲情是一条无形的绳,是永远割不断的。伯婆在姑姑的关爱下,幸福地生活了十多年,带着微笑驾鹤西去了。在姑姑回家奔丧的那些日子里,我见到她还是觉得很别扭,没有好脸色给她看。姑姑是个高级知识分子,非常睿智。她有一双美丽清澈、一泓春水般的眼睛,一眼就可以看透旁人的心,没什么可以瞒得过她。在一个闲暇之时,她把我叫到自己的房间,平心静气地对我说:“阿龙,你小的时候,对我没进家门,直呼伯婆的名字,可能至今还记恨于心吧。那时,姑姑有难言之隐,我也不知怎么对你说,不过姑姑可以告诉你,我过去的一切都是假的、空的,唯有母亲才是真的、实的啊!”血浓于水,姑姑的一席话,使我想起了自己在“文革”期间所扮演的角色,又想起自己小时候不谙世事,对姑姑心怀敌意,亵渎了亲情而深感愧疚,心口的深处汹涌起悲痛的波涛,忍不住地失声大哭起来,并哽咽地说:“姑姑,你——别——说了,我——全——明白了。”经过了漫长的三十多年,我才完全消除了对姑姑的误会。
  经历就是积淀。虽说我为此误会所付出的代价是沉痛的,但它却陶冶了我的性格,增添了我生存的智慧,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世事纷繁复杂,人与人之间,因年龄大小、认知水平等方面的差异,难免会产生种种误会,有的误会通过坦诚沟通之后,便可涣然冰释,可有的误会,并不是一朝一夕即可消除的。倘若遇到一时难以消除的误会,千万不可焦急上火,贸然行事,否则会给自己带来终生的悔恨。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8232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