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泪水

时间:2018-09-16    阅读:59 次   

  
  篇一:母亲的泪水
  在记忆中,我儿时的母亲是在泪水中度过的。
  刚记事时,我们家的房子是土坯垒成的,只有两三层破砖垫就的根基。我家后边是条大街,背对的邻居家庭富裕,高高的宅基上的高大的门楼,门前的高高的土道一直延伸到我家的后墙。下雨时,由于我们家的地势较低,半道街的雨水向我们家住的地方集中,挤过我家懦弱的后墙,流向我家门前的大坑。长时间的浸泡和冲刷,后墙一天天变薄,还裂开了一道大缝,像狰狞的魔鬼的大口。一次下雨时,母亲就到我家墙后边,用铁锨在后邻居垫的斜坡上挖一条小沟,使得雨水能够在街道当中通过。后来邻居发现了这个小沟,以影响他们走路为由,不让这条小沟存在,以后的日子,两家的冲突往往在雨来之际发生。那时,哥哥在部队当兵,父亲在外教学,我和二哥年龄小,在人多势众的年代,母亲的痛哭和眼泪就会成为最后的结果。几经反复,几经请求,在村干部的“调停下”,那条小沟挪到了离我家后墙仅仅半尺的位置。再逢有雨,母亲和父亲就会在雨水中守护我家的后墙,母亲的泪水也就伴着雨声、雷声,流进浑浊的大坑。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夜晚昏黄的油灯下,母亲流着泪给我们缝补着衣裳,和父亲议论着把后墙的土坯用砖包起来,以免被雨水泡塌,语气中满含着艰辛,眼睛里充满着无奈。
  长期的泪水,并没有影响母亲的眼睛,却把她的嗓子哭出了病。那时,不知道什么是食道炎,大人都说是“嗓病”,就是现在的“食道癌”的意思。于是,苦苦的中药又会在我们黑黑的房屋里蔓延,母亲一面流泪,一面干活,一面喝着苦苦的药水。现在想起来,母亲的身体是何等的坚强:嗓子长期的发炎,竟没有恶化。我想,可能是屈辱的泪水,把怨恨、委屈和无奈发泄出来了一部分,使得身体没在无休止的压抑中被击垮。后来,哥哥复原,我们也长大了,房屋的后墙先是用砖包了一层。隔了几年,我家的后墙又变成了砖墙,宅基垫高了,还加了砖皮,即使雨水在墙边流淌,也不用守候了,母亲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安详和笑容。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母亲不免也为儿女流泪,有时流的是因为我们不争气伤心的泪,有时流的是我们在外期盼的泪,但太多的是我们结婚生子、建房、工作等生活节节高的喜庆的泪。泪,清清的,不再浑浊。泪,亮亮的,没有一丝昏暗。
  屈辱的泪没有了,苦苦的味道和苦苦的生活消失了,母亲的食道炎也不治而愈,七十多的人没有老态龙钟的迹象。现在,母亲除了记着每天吃上几片降压药,就和几个老太太打上几圈老牌。一次回家,母亲正看着外孙子、外孙女在院子里玩耍嬉闹,静静的看着,眼睛里没有了我记忆中的泪水,却充满了春天的阳光和慈祥……
  
  篇二:母亲的泪水
  母亲柔弱的肩膀也许真的疲乏了。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懂得为什么就因为贫穷,会被那么多的人看不起。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只是一个孩子。我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不明白为什么别人过年了都会有新衣服穿,而我穿的永远都是父亲改装过的绿军装。不明白为什么小学一直上学,总是光着脚板走着那条总也走不完的乡村土路。不明白过年了,为何家家户户都可以杀鸡宰鸭,而我家却只有那一斤多的半肥猪肉。是的,我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排解心中的烦恼和悲伤,母亲同样也是日此。(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这一生,我看到了母亲的三次泪水,也感受到了母亲那柔弱中的坚强。那次过节,亲眼见到母亲被别人责骂,可以说留下了一辈子的阴影。第二次看到母亲流泪,是家里的两头猪病死的时候。小时候,家里穷,就指望着那两头猪长大了,给换俩钱,给孩子们换点学杂费,同时给家里改善生活。可却在快要出栏的时候,家里的猪却意外病死了。那时候正碰上父亲又找不到厂,没有任何收入。可想而知,母亲是何等的绝望了。那时,也许她想的是为何不是自己生病,而是那两头赖以维持生计的猪呀。那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该跟谁诉说,也不懂得怎么去解脱自己。那天黄昏的时候,当她挑起簸箕,把死猪挪进去的时候,我看见她的眼睛蓄满了泪水。当她用沧桑的肩膀挑起来的时候,泪水再也无法抑制,从她的眼睛里滚落下来。这一切都被一个孩子看到了,那时候的自己,也只是默默地站在潲水桶旁边。那一刻很悲伤,确实也很无助。想起了每天天还没亮,就跟着母亲起来喂猪。想起空闲的时间,满田野里挖猪菜。想起晚上天黑了,陪着母亲给嗷嗷待食的猪添料。一边喂猪,母亲一边念叨着等这些猪卖出后,就可以给我们几兄妹好好吃上一餐肉,给我们买上一件新衣服,给我们买一双渴盼已久的帆布鞋。可是那两头猪死了,她心中逐渐升腾的希望也破灭了,给孩子们的许诺自然也成了泡汤。她挑起死猪到山里填埋的时候,那种悲伤决绝的状态,我是一辈子都难以忘怀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如此善良,却总要遭遇如此多的苦难。在娘家的时候,为了照顾五个妹妹和弟弟,把读书的机会留给了他们,自己却连一天学堂都没有进过。十多岁的时候,就跟着外公后面扛起锄头到生产队出半个劳力工,协助外公外婆操持这一大家子。修水库,开荒山,铺公路,没有一天好好休息。也因为那时落下了病根,身体一直就不曾好过。本以为到了夫家,生活会有所改善。却没想到,生活却更加艰辛了。
  那时候住的房子是多年未翻修的祖屋,晴天阳光下泻,雨天漏水盈盘,冬天凛冽的寒风直吹进被窝。吃的是一天三餐不见半点油腥的菜。这一切,她都可以忍受,可却忍不了的是周围人的白眼和歧视的眼光,受不了为何去赊三两猪肉,都没人相信的遭际。当那两头猪死去的时候,也把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带走了。那时,她挑着死猪的担子是沉甸甸的,因为那承载着一家人的希望破灭了。我不知道母亲是如何挺过那段如此压抑而痛苦的岁月,只知道她依旧还是每天早早起床到田里干农活,背着弟弟到山里放牛割柴火,拖着我到地里翻种庄稼。
  那一幕,我也一直无法忘却,因为我的梦想也一起随着母亲的希望破灭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每天把自己封闭起来,只是一遍遍的翻着看父亲留下那一箱怎么都看不懂的书。因为常年的劳作,母亲积劳成疾,身子越发瘦弱。记得有一年,母亲又病倒了,可她不让告诉父亲,怕影响父亲工作。每天就只是喝些水,连饭都难以下咽。每天,我跟姐姐端给她的粥,都没有好好吃上一口。我们还都是孩子,姐姐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都不知道怎么办。那段时间,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了。现在写到这里时候,泪水一直在眼眶中打转。后来病情继续恶化,眼看难以撑持下去,这才托人带口信给父亲。父亲回来的时候,病情已经很重了。那一次,同个寨子的姑婆来到了家里,她是母亲同个爷爷的姑姑。她安慰着母亲,可她也知道这话语是多么的苍白无力。我至今都不知道母亲生的是什么病,因为年龄还小。只依稀记得,那时候当着姑婆的面,坚强的父亲第一次流泪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父亲当着孩子们的面流泪。母亲也是如此,她舍不得孩子们,放不下这个家。那次她可能也觉得自己难逃一劫,开始交代后事了。她看着我们几兄妹,望着父亲的时候,眼眶里的泪水不自觉地涌出来了。记得那时候,饱经世事的姑婆看着母亲,也落下了泪水。母亲交待的话语不多,印象最深刻的是母亲提到柜子里有省吃俭用存下来的一千多块钱,交待父亲好好抚养孩子的情景。那时候真是觉得天空好灰暗,总觉得老天为何不开眼,要把灾难降临到这个本就脆弱的家庭。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9558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