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湘西的伟徳国际平台

时间:2018-09-25    阅读:19 次   

  
  篇一:逃出湘西
  1989年夏天,我从湖南省建筑学校毕业,因为那一年发生了特殊的事件,受此影响,当年毕业的大中专生已经不再是所谓的“天之骄子”,而是成了身贴“标签”的问题分子。在几个月漫长的等待和听凭摆布之后,我最终得知了自己的分配单位——一家频临倒闭的小工厂。
  那是一个狂热的年代,我也冒出了一个狂热的想法——干脆不要这个半死不活的工作,趁着年轻,周游全国,像一个苦行僧一样,拿个钵子走到哪,吃到哪,睡到哪,游到哪。再仔细思考以后,觉得先把湖南周游一遍比较稳妥,一则自己是湖南人,再则湖南各地市都有我的同学,游历中可去他们那打打秋风混口饭,三则我想去看看湘西,因为从小我就知道有这个崇山峻岭的地方,我的父亲曾在那方山水打日本鬼子,也是从那里逃出一条命来。于是,我买了一本湖南省地图研读,决定首先就从湘西开始游历。
  有一天,我翻着地图与父亲攀谈,不识字的他说:“湘西也有个永兴县是不是?那一年跟保长家人赶集我还去过。”我说:“是永顺县,我还有个同学是那里的。”他又说:“还有个桑植县。”我说是的,那里也有我的同学。“桑植县有个上河溪,我曾去过,你找找看有这个地方吗?”父亲的兴致也很高。我仔细查看桑植县的地图,还真找到了上河溪这个地名!那里曾留下我父亲年轻时的足迹。那时我曾暗暗决定,以后周游湘西时,要去桑植县,要去上河溪看看。
  听我父亲说,因为在部队当勤务兵实在被连长打怕了,那天傍晚为免遭连长毒打,心一横,他就逃进了湘西的大山之中,成了一名逃兵。“我一直不停地跑,逢山过山,遇河过河。实在跑不动了,就躲到林子里歇一歇,饿了就吃点干粮,渴了就喝点冷水。那地方人烟稀少,有时一两天都见不到一户人家。”
  有一天傍晚,父亲来到了又一座大山脚下,几棵大树下有一间茅草屋,其时有一对老人夫妇正在屋里扒包谷。“我说老奶奶,我想到你这里买碗米饭吃。她说我们这里不种大米,只有包谷饭。我说包谷饭也行。她给我煮了包谷饭,我吃了几口,实在咽不下。我看屋里有鸡,就说,老奶奶,这饭我咽不下,能不能卖几个鸡蛋煮给我吃?老奶奶说鸡蛋有的,就煮了一大碗鸡蛋给我吃。两个老人家实在好,看我的装束,问我是不是逃兵,我说是的。那老爷爷就说,翻越这座山要一天时间,留我在他们家睡一宿。第二天早上,老奶奶给我煮了鸡蛋,老爷爷还送了我很远,叮嘱我路上小心,山上有猛兽出没。”
  从天蒙蒙亮走到日当午,父亲还只走到半山腰。突然,他看见在山路前方附近的一块大石头上,一头老虎正静静地躺着。“我当时吓坏了,站着不敢动。老虎也看见了我,但它一直没动。站了好一阵,我麻着胆子从老虎身旁轻轻地走了过去,出了一身冷汗。”
  到太阳落山的时候,父亲终于翻上了这座大山。“走到山顶,有一条十字路,我正寻思走哪条路,突然远处啪的一声枪响,几个端枪的人喊我不许动,跑了过来。我以为遇到了土匪,他们问我是不是逃兵,我说是的,然后他们搜了我的全身和包裹,就把我带走了,来到了山那边一个村镇。后来才知道是保长的家,这些拿枪的人是他的家丁。当天晚上,保长招呼家人做了好饭菜给我吃,他问了我很多在部队的情况,我把衣服脱了下来,让他们看我身上的伤,保长和他的三个老婆都落泪了。保长说,你好好在这里养伤,等伤好了再回家。保长对我带的那把手枪很喜欢,他就自己留下了。”
  在保长的家里,父亲换了平民的衣服,在这里疗伤生活了一个多月。“有一次,我和保长的家人去赶集,那里有一条河,过河要坐小船。他们说到了永兴(顺)县,我一听,以为到家了,心里一阵喜欢。后来他们说这里也有个永兴县(其实是永顺县)。”
  一个多月后,父亲的身体恢复得很好,保长见父亲执意要回湘南老家永兴县,就开了一张路条给父亲,并给了盘缠。因为保长的路条和盘缠,父亲从湘西大山中一路平安走来,经过一个多月的昼行夜宿,终于到了家乡。而就在父亲抵达家乡的前一天,他的阵亡通知书也已经到达村里。
  湘西,一直是我的一个向往之处。从1989年以来,我一直想去湘西看看,但一直到2011年春天才得以成行。湘西的山山岭岭让我感到亲切,当我站在天子山上,这里现在已是张家界市的一个景区,昔日曾是桑植县所管辖,看着一座座突兀而起的陡峭山峰一直延展到苍茫的天际,我仿佛看到了父亲年轻的身影在这大山之间穿行。这里,离父亲记忆中的上河溪还远吗?
  
  篇二:美丽的湘西我的家
  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莫过于童年,童年天真无邪、无忧无虑。我的童年就是在我的家乡—湘西渡过的。
  说到湘西,现在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因为湘西是湖南著名的旅游风景区,有闻名遐迩的张家界、天子山、猛洞河,有历史沉淀很深的凤凰古城。又因近一、二十年来,反映湘西历史斗争题材的影视作品较多,如湘西剿匪记、乌蒙山剿匪记、血色湘西,等等,所以人们对湘西的了解就更多了,更直观了。然而在我小的时侯,湘西就没有这么红火了,知道、了解湘西的人并不多
  改革开放以前,湘西和全国一样,经过共同努力和不懈奋斗,各个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受地理条件的影响制约,与我国条件好的地方相比,仍然存在着很大的差距,还没有从根本上摆脱贫穷、落后、闭塞的面貌。然而那时的我,根本没有觉得家乡的条件有多差,生活有多苦多难,反而在那里生活得有滋有味(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大家都知道,湘西是个大山区。出行非常困难,人们的劳作方式现在还离不开肩挑背杠。但是我们那里风景优美,资源丰富,是一块极具发展潜力的风水宝地。1999年12月,我到西双版纳出差学习,其间学习班组织我们到原始森林参观,当时我对原始森林的概念并不清楚,也不知道原始森林是个什么样子。到了实地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原始森就是这个样子。后来,我回到指挥学校和我们校长开玩笑说,“象西双版纳那样的原始森林,我们家乡到处都是”,当时校长就不相信,还说我“吹牛皮”。
  现在我并否认,当时在与校长开玩笑中,的确夹杂着一定的吹虚成份,但实事求是的说,我们家乡的森林与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确实区别不大。就拿我到我舅舅家去的沿途来说吧,那是我当年走得最多的一条山路,也是记忆最深刻的一段路程。从我们家到舅舅家只有二十几公里,但是道路非常难走,既要爬山又要过河,真有点“爬山涉水”的感觉。特别是进山后,山谷越来越深,河床越来越窄,河流越来越急,一不小心就有掉进悬崖与急流的可能,但是整个山谷森林密茂,古木参天,很难见到阳光。沿途各种草本植物种类繁多,应有尽有。倒在山谷里的朽木横七竖八,有的大得惊人。要是雨后路过,一定能在朽木上采到非常新鲜的磨菇、耳木什么的。不仅这条山谷如此,其它山里也是一样,有的根本就进不去人。后来听我弟弟说,住在界上的那两个乡的林区都被国家划定为原始次森林。
  我们家乡水果特别多,绝大部分都是野生的,纯天然的,其中最多的要数板栗和弥猴挑了,满山遍野都是。每年夏天,我们都要摘一些弥猴桃回来,然后放进稻糠里捂,一个星期后,被捂得软软的,皮一剥,吃起来可甜了。野生弥猴桃与人工弥猴桃区别很大,野生的个小,肉质细腻紧密,而人工栽培的个大、外表好看,水份太多,用手一捏软稀稀的,口感也没有野生的好。我爱人先后回过五次老家,每次回去她最爱吃的就是弥猴桃和苦李子。苦李子也是野生的,和我们平时在街上买的李子不一样。我们平时吃的李子是红的,而苦李子从树上摘下来也需要捂一段时间才能吃。捂软后的苦李子颜色是黄的,口感也非常甜。有时,家里给她准备的弥猴桃和苦李子吃完了,她自已就到市场上去买,每次她都对别人说“把你那黄豆豆买点”,惹得大家哄堂大笑。除此之外,我们家乡还有野桃子、野柿子、野梨子、野樱桃,等等。在这些野生水果中,我最喜欢吃的,要数“八月瓜”了。
  “八月瓜’’是一种藤状植物,形状象香蕉,但没香蕉那么大、那么长,每年八月左右成熟并自然开裂,因此而得名。“八月瓜”一般生长在深山老林里,缠绕在其它树木上。其果肉晶莹透明、香甜可口,非常好吃,可以说是果中的精品。我对植物栽培技术不太懂,也一直没有发现“八月瓜”被人工栽培和开发的。因此自从我七十年代末当兵出来后再也没吃到过此水果了。既使有两次我回来探亲,在山上见到过“八月瓜”,也因季节不对,果子不成熟而没吃上,现在想起来都非常遗撼。最近听说“八月瓜”受到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并作为重点项目进行开发,我非常高兴,并期待有朝一日能较容易的吃到它。
  我们湘西不仅植物丰富,而且动物也非常多,有野猪、麂子、野猫、白面(学名叫果子狸),有山鲤鱼(穿山甲)、娃娃鱼,还有野鸡、岩鸡、竹鸡、斑鸠等等。稻田里的田螺、泥鳅、黄鳝也多得很。那时候,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喜欢下雪,因为下雪后动物寻食困难,行动也非常吃力,所以这时侯是打猎、抓鸟的最好时节。当然现在不让打猎了,可那时候政府管得并不严,所以只要一下大雪,大人们牵上猎狗,拿上猎枪,邀上八九个人一起就上山打猎去了,并且每次都小有收获。他们大多数打的是麂子,打上野猪的次数很少很少。我们孩子不能与大人一起打猎,就在附近山竹林里放套(用细绳子做的锁勒鸟的一种机关),套竹鸡,套斑鸠,有时运气好,也能套上一、两只。
  在我们家乡深谷中还有一种水陆两栖动物叫岩娃,它与普通青娃区别不大,其胸部和前肢都长有黑刺,所以一般小蛇都害怕它,只要被它抱住了,蛇就跑不掉了,直到把蛇窒息而死。它的叫声就象敲木鱼一样,故当地人又把岩娃叫“邦邦”。岩娃一般生长在人迹罕至的山谷溪水中,对环境和水质的要求都非常高,不进深山、不攀悬崖是看不见抓不到它的。岩娃的肉质细腻、味道甘美、营养丰富,具有滋补强身的功效,有“娃中之王”的美称,是一种难得的保健食品。
  时间过得真快,我从1978年当兵出来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这三十多年,是我们湘西发展最快的时期。家乡人民在各级党委和政府的正硧领导下,解放思想。挖掘潜力,努力在山区的自然优势上做伟徳国际平台下功夫,很快将家乡打造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风景区。如今不仅通了铁路、建了机场,有了高速,过去那种交通不便和出行困难的现象一去不复返了,而且每天来这里旅游休闲、品尝美味佳肴的游客络绎不绝,人来人往。不安于现状,不满足于现有的发展进步是湘西人共有的特性。明年我们党将召开十八大,将对我国未来发展进行全面的规划部署。我相信在新的历史时期,家乡人们一定会紧紧抓住新的历史机遇,迎难而上,勇于创新,着力在“绿色、环保和生态文明建没”上走出新路子,取得新成效,让湘西这座绿色宝库焕发出新的光芒与活力。
  
  篇三:湘西道上
  几次到湖南走的是京广线,大城市长沙、株洲,小城市岳阳、汨罗都去过,但不曾向湘西一步。湘西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那里有神奇的张家界,有知名作家沈从文笔下的凤凰古城。不久前,我终于遂了心愿,偕几位朋友去湘西道上一走。金秋时节的湘西道上是一首美妙的歌,川流铺开了绵长的五线谱,青山跳跃着起伏的音符,那蓝天白云绿树黄花,迷雾山影泉流虫鸣,舞弄着幽幽的琴弦,飘逸出一曲曲悠扬的歌。我们迎着晨曦,披上晚霞,沉湎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尽情地体味着她的朴实和温柔。
  开首之站是张家界。下榻旅馆已是晚上九点多钟,累了,什么也不想看,早睡早起吧,为了明天。翌日果然是个好天,用完早餐兴致勃勃地去游黄石寨景区。年轻的导游自诩曾经闯进过湖南卫视大学生主持人20强,介绍起黄石寨的得名就像说天书。
  话说汉留侯张良隐居张家界青岩山专心炼丹修仙。一日,武陵郡太守领兵三千围打山寨。张良据险迎战,滚岩飞箭,打得太守兵将不敢靠拢。太守命令火攻,哪知绝壁太高,火攻失败。又令围困三月,想把张良饿死在山上。果真张良人马弹尽粮绝。危难关头,张良点香燃烛,请求师傅黄石公公解围。突然地下冒出一股白烟,腾起一个手拿拂尘的白须老人,在空中挥拂几下,白烟散尽,老人消失。少顷有人报告:三口小池里跳出三条鲤鱼,每条八十多斤。那些饥不择食的弟兄要煮鱼充饥。张良阻拦,命弟兄们把三条鱼甩到崖下。太守见了从天而降的鱼大失所望地说:“寨上尚有此等大活鱼,能困死人吗?”于是只得撤兵退马,不攻而散。张良为纪念恩师,便把山寨取名黄石寨。
  刚听完导游的故事,黄石寨的山峦就压在头顶。黄石寨千峰攒聚,万崖绝壁,一块块岩石、一座座翠峰似乎皆通人性,你说它像什么,它就形神逼真是什么。难怪有人这样评价黄石寨的山:五步称奇,七步叫绝;十步之外,目瞪口呆。是啊,阳光灿烂、紫烟四起中的千山万壑让你看也看不完,想也想不尽——
  “罗汉迎宾”名副其实,他坐南朝北,双手打拱,喜迎四方来客;“天书宝匣”从百丈宝匣里滑出一匹白练,点点墨迹恰似天王的圣旨;数百米峰峦兀立眼前,其头如猴窥视龙宫得“定海神针”一枚;蓝天云海之间,“南天一柱”浑圆伟岸,一头托住蓝天,一头沉入云海。此外还有什么望郎峰、夫妻岩、西天们、丹葫芦、海神龟等等真是活龙活现,再配上布满山野的止马塔、六奇阁、鸳鸯泉、紫草潭、金鞭溪等等,整座山就是一个大千世界,鲜亮生动,无奇不有。
  听导游介绍,整个张家界分为两个景区,袁家界景区不比黄石寨景区逊色。不凑巧,第二天游袁家界遇上了漫天大雾,伸手五指依稀,何谈登山观景。为了弥补遗憾,导游建议到雾里去走走,即使看不到山景,感受一下朦朦胧胧的雾境也好,况且还可以腾云驾雾浮想联翩,进入仙境。被导游这么一说,我们似乎茅塞顿开,霎时生起喜悦之情。袁家界的雾景真是变化多端,远处如广袤胡地六月飞雪白茫茫的一片,分不清天地;稍近一点,几座高点的山峰被浓浓的雾笼罩着,隐隐约约地冒出淡黛的尖峰,像七仙女下凡轻飏曼舞着;身边的雾则湿漉漉地弥漫着,抚弄着游客们的毛发,钻进他们的心田里,爽极了!是啊,观瞻鲜亮的山色获得真真切切的形象是一种境界,沉浸朦胧的雾影展开忽隐忽现的想象是另一种境界。大自然奉献给人类本色的阴晴圆缺、风雾雨雪,乃是一种天意,如同人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一般。我们乘雾而行,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
  出了张家界,再往西行,约摸四个小时车程,至湘黔川边界,便见凤凰古城的略影。凤凰古城被誉为千年明珠,但她又不失少女般的温婉柔情和勃勃生气。你看,晨曦中的她。群峦包拥着古城,一湾沱江水缓缓地淌在她的怀里,两岸歇息着古色古香的重重叠叠的吊脚楼,炊烟袅袅;三三两两的苗家小妹叽叽喳喳地在河埠头洗涤,棒杵发出“嘭嘭”的声音;青石板蜿蜒着的小巷深处,不时地传来几声狗吠,从“吱啦”的门缝里斜出背着农具去劳作的人们。朝阳跃过山峰,穿出树屏,将淡黄的光芒撒在木墙黛瓦上,小城开始了新的一天。置身于此情此景,不由得忆起文学大师沈从文笔下的《边城》,她的恬静,她的安逸,她的古朴,她的神秘不就是以凤凰古城为蓝本的吗?如果傩送生活在当今,他一定会以青山绿水为证,大胆地向翠翠吐露爱情,谱写一曲有缘人终成眷属的情歌。
  沿着城墙而流的沱江是凤凰古城的母亲河,千百年来她用乳汁哺育了生息在这块土地上的苗家、土家儿女。沱江更像是女儿河,她清清的、静静的,像一位待字闺中的少女,羞嗒嗒地撩开薄薄的面纱,露出典雅灵动的姿容。坐着乌篷船泛游沱江,江水清澈见底,船梆划开水痕,两边跟动着长长的水草。水草轻轻地飘呀飘,好像凤凰翻旋着细长的锦毛,又如少女盈动着墨绿的百褶裙。小鱼在绿草丛中嬉戏着,穿梭着,戗着银色的光点,忽闪忽闪的,宛若怀春的姑娘,生动的眉眼眨巴眨巴着。游人们沉醉其中,顾影自怜,再也按捺不住女儿河的诱惑,捧起水擦一把脸,肆意地吻着,亲着,任凭凉丝丝的水顺着脖颈淌着,淌着······乌篷船荡悠悠地下行,穿过美丽的虹桥风雨楼,江面顿时开阔了,一幅江南水乡画铺开在眼前:濒水而筑的万名塔伸展着颀长的身姿,飞檐翘角的万寿宫稳坐在绿树丛中,两岸的吊脚楼将长长的腿伸进恬静的水中。对面花船上几个身着苗家服饰的妹子唱起了情歌,那清脆悦耳的歌声如同九天落下的玉珠,把游客带到了欲醉欲仙的境界。年轻的船夫经不起撩拨,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
  “哎——沱江河水清又长哎,哥哥至今守空房,对面的妹子真漂亮,何时能上哥哥的床!”
  俏皮的苗家妹子落落大方,毫不示弱地对歌道:
  “哎——沱江河水清又长哎,哥哥想要找婆娘,只要哥哥好心肠,阿妹愿上你的床哎!”
  歌声在宽阔的江面上欢快地跳跃着,哈哈哈的爽笑声久久回荡着······
  夕阳躲进山坳,天边吐出晚霞,古城大街小巷万家灯火,格外温柔。劳作了一天的原住民,骑着摩托拖儿带女的老乡,跟着导游旗三五成群的游客,都踱着轻快的步子徜徉在街头巷尾。他们谈论着、叙说着,仿佛是朋友和知交,没有半点陌生和隔阂。县政府旁的露天舞台上湖南省歌舞团正在免费演出,湘妹子百灵鸟般的歌喉个个都像宋祖英,博得了几千观众的喝彩。最热闹的是沱江两岸。月明星稀,站在虹桥望去,一边的水岸是吊脚楼,一串串大红灯笼从屋檐一直挂到水面,江水倒映出红灯笼、吊脚楼的轮廓和一轮朗月,江面成了一个红色的海洋,分不清水上还是水下。悠闲的人们呼朋唤友坐在吊脚楼茶馆里谈天说地,打牌取乐。一对对青年男女倚在吊脚楼的美人靠上悄悄地咬着耳朵,亲密着。另一边水岸是一条步行街,街边一家挨着一家K歌厅,五彩的霓虹灯闪烁着,把街道映照得白昼一般,三五个乐师摇头晃脑地在那里演奏,现代音乐发出“嘭嚓嚓”的节奏,和着旋律,夹着男男女女的歌声,飘荡在夜空。两边水岸都有人放纸船,他们将点燃的小蜡烛粘在纸船上,伫立在岸边默默地祈祷,目送点点船火飘向远方。此时的沱江流光溢彩,交相辉映,简直成了灯火的世界。
  子夜时分,秋风送爽,远山的寺庙传来了低迴的钟声,古城慢慢地慢慢地安静下来,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9819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