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婆

时间:2018-10-09    阅读:21 次   

  
  篇一:怀念我的外婆
  当我一岁多的时候,母亲就把我放在了外婆家,让外婆照顾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母亲时,母亲留着长长的辫子,穿着红花上衣,蓝色裤子,中等个子,手里提着一篮子鲜晋枣,笑嘻嘻的,站在外婆面前与外婆拉着家常,当时我感到很陌生,还以为她是村子里到外婆家来串门的人,不知道她是我的母亲,她想拉我的手时,我很快躲开,藏到外婆的身后,偷偷的看着她。
  外婆是个精干勤快的人,对人和蔼可亲,特别厚道。她瘦高个儿,盘着头,一双小脚,总是穿一身黑粗布衣裳。纺线织布是外婆的强项,经常有人到外婆家里来,请外婆去织布。每当外婆盘腿坐在院子里纺线时,我就坐在外婆的怀里,两个小鸡就会站在外婆的膝前,也不到处乱跑,陪着我和外婆。外婆对我可好啦,一边纺线,一边给我讲故事。在生活上也对我十分照顾,那是个吃喝十分紧张的年代,她舍不得吃白面,要留下来给我在灶膛中烤小馒头。外婆所在的村子紧挨着一条深沟,村子很小只有几户人家,住的全是靠原边修的窑洞,也没有围墙,窑洞的前面就是深沟,一家距一家比较远,互相之间如果没事从不串门。每当夜幕降临,就会看到狼从沟里上来,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互相嬉戏。我不听话时,外婆就会对我小声地说:“你再不听话,麻兔兔(在当地大人对小孩子说狼时,不提狼字而把狼叫做麻兔兔)就会上来。”那时大人经常用麻兔兔来吓唬娃娃。
  当时外婆家总共4口人,外婆、舅舅、舅妈和我。后来听母亲说,她七八岁时,也就是临近解放时,外公患白喉病去世了,当时外婆二十五岁。外公去世后,外婆一直没有改嫁,在娘家的帮助下,用她勤劳的双手在家里纺线织布,将母亲和舅舅拉扯成人。外婆是个小脚,不能下地干活,30多亩地由娘家代为耕种。
  有一年春季,外婆到别人家里,给人家织羊毛被面时,偶感伤寒,回家后卧床不起。过了约一年时间,因克山病去世。外婆离开人世时,她的母亲还健在。屈指算来,外婆离开人世已经四十四年了。为了纪念外婆,我的母亲至今还保存着一卷外婆纺线织的粗布。九泉之下的外婆,请你安息吧!你的外孙永远不会忘记你。
  
  篇二:我的外婆
  今天看《桃姐》了,很普通的故事情节但却让人看了心里有一些感触。看到电影中养老院里一个一个的老人们让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外婆。外婆今年已经70多岁了。前两年外婆的腿摔伤大腿粉碎性骨折,动了很大的手术,虽然养了两年现在勉强靠着支撑架可以慢慢的走,但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想到这里,心里就一阵阵的酸······
  跟外婆在一起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那些年爸爸妈妈还有舅舅舅妈们一直在外打工。我们几个孙女就一直跟着外公外婆生活。外婆30多岁的时候就得了内风湿关节炎,手指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完全撑开,腿脚走路也不像正常人一样灵活。常年的慢性肠胃炎也时不时的伴随着,一不小心吃坏东西肠胃就会不舒服。身体偏瘦。即便是身体并不是非常的健康情况下,60多岁的外婆要照顾我们几个孙女日常的生活。记得那个时候,早上很早6点钟的时候外婆一般就已醒了,她会每天准时的醒来叫我们起床上早自习。没有闹钟,外婆却每天都可以准时醒来叫我们。她会跟我们差不多的时间起床,因为外婆要起来为我们做早饭。等我们下早自习回来的时候,早饭已经做好。然后就是午饭,晚饭。厨房里面挂着一个钟,经常会听到外婆说:“时间不早了要做午饭/晚饭了”。每天这些看似普通的事情,外婆每天都这样做着,我和妹妹上初中后,一个星期回家一次,住在学校。之后外婆又继续开始每天照料两个表妹。每年冬天的时候我的手就会生冻疮,肿的红红的,有时候会冻裂。冬天洗衣服对我来说很困难,经常都是外婆帮我洗的,冬天的衣服穿的多,每次都要洗好多衣服,加上几个孙女的就更多了,外婆瘦弱的双手每次都冻得红通通的。那些年外婆为我们付出了很多。(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每次有好吃好喝的时候,外婆总是会留着给我们几个,自己不舍得吃。现在想起来那些吃的真不是特别好吃,但那个时候却觉得格外珍贵······
  我最喜欢看外婆笑,因为她笑起来特别好看特别温暖,看到外婆的笑所有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现在,我长大了,结婚了。外婆,你却越来越老了。从去外面远处读书毕业和工作到至今,已经有快10年的时间。这10年在外婆身边的时间逐年减少。特别是工作的这几年有时候几年才回家过年一次看看外婆。有时候想起来觉得很对不起她老人家。小时候她为我们付出了太多辛苦,长大了我又不在她身边。很内疚很自责。希望今后的日子里,我可以多一些时间陪陪外婆,让她晚年的时间里可以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度过。
  外婆,今天脸红了吗?打喷嚏了没?今天我想你了哦,很高兴,再过一些时间我就可以回老家,长期的在老家发展,我就有更多的时间陪着我的家人,人生苦短,希望自己可以珍惜身边的家人。一起陪伴过好每一天。我爱你,外婆。想念你灿烂的笑容。
  
  篇三: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离开我们有很多年了。每当我想起她的音容笑貌,我的脑海里就有许多关于外婆的往事。
  外婆是一个成分不好的女人,据说外婆的父亲在旧社会当过土匪,拉过棚子。因此外婆在心里就有一些不好的阴影,不知不觉中,外婆如山里的树苗一样,渐渐的长大了,就到了该嫁人的年龄。外婆的个子很高,有1米75以上。走路时仿佛有一阵风一样。后来,不知道是谁做的媒?外婆就嫁给比他矮一些的男人,那个男人就是我的外公。
  外婆生育过6个孩子,4男2女,不知道中间夭折了几个孩子。我也没有听到她提起被夭折的孩子的事情。最奇妙的事情是,我的幺舅居然比我才大一岁,在我出生的时候,外婆还背着幺舅来看我,许多村里人说外婆呀,你还在带小孩子?外婆不回答他们。由于那个时候还没实行计划生育,也没有避孕的措施,怀上了孩子,只好生下来。外婆脸上还是露出了微笑。说我母亲是一个身体单薄的女人,居然还生育了一个男孩,是她意想不到的事情。母亲命中没有带女儿的命,我的脚下是一个妹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40天里,生命就夭折了,六十年代的时候医学还不是很发达,看医生要走很远的路,所以婴儿生病就来不及医治,只好听天由命。后来母亲只有带男孩的命,一共生育了我们弟兄4个男孩,外婆说,你母亲这一辈子没有带女孩的命哟,就认命吧。母亲的心里很难受,眼泪止不住往外流淌,她说以后自己老了没有女儿,没有走的地方,实际上现在让她走,她都不愿意走动,她说在别处不方便,还是自己的家里好。
  外婆最爱小孩子,不管是哪个的孩子,她都是一样的心对待,有了什么好吃的,都要留在那里,分给小孩子吃。外婆特别好客,不管你从什么地方来,只要路过外婆家都要叫客人来家里坐坐,喝喝茶,粗茶淡饭招待。外婆在远近乡村的口碑很好,人缘广泛,受到了许多村民的尊重。
  听我的母亲说,刚解放那年,村里来了许多解放军,主要是来围剿寨子坡上的土匪。战斗中只听见那机枪声哒哒哒的响。大舅才几岁,他拿一根竹竿,在门槛上敲,机枪在响,他的竹竿也敲得猛响。外婆叫大舅不要到外面去,谨防土匪的飞弹伤人。小孩子哪里知道害怕。直到剿匪的战斗结束,天快黑了,机枪声也没有了,四周静得出奇,大舅的竹竿也不敲了。外婆知道,寨子坡上的土匪已经被消灭了。第二天早晨,外婆起得早,她到解放军战斗过的地方去看,发现已经牺牲了两名解放军。部队的首长让士兵就地打了一个大土坑,把牺牲的战士埋葬了。外婆看到此情此景,心里很难过。她说解放军是穷苦老百姓的救命恩人,就这么被土匪打死了,多么年轻的战士呀!令自己怎么不悲伤呢?
  我12岁那年,突然生了一场大病,我在外婆家医治,因为外婆村里有一位有名的医生,他对我这个病有十足的把握治疗好。因为我患的是肾炎,不能吃盐巴。外婆就给我在饭里放白糖。小孩子吃糖肯定是爱吃的,不过生病时不比平时,吃多了糖还是觉得不好吃,吃了就想吐,外婆就说些好听的话逗我玩,让我一定要把一碗饭吃下去,不然这个病就不会好。我乖乖的听外婆的话把饭吃了下去。我在外婆家住了半个月,天天打针,天天吃药,屁股都被针头打肿了。经过外婆的精心照料和医生的对症下药,我的病慢慢好起来了。后来脚也不肿了,走路也有劲了,医生说,我的肾炎已经完全好了,可以吃有盐有味的食物了。外婆专门叫外公买了猪肉,让我大吃了一餐。我不知道用什么来感谢外婆。
  外婆去世的那一年,我在部队当兵,为了不让我在部队担心,母亲没有告诉我,后来才知道外婆去世了。我说,母亲,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外婆对我那么好,她去世了,你都不让我见她一面?母亲说,知道你在部队工作繁忙,可能会有战斗任务,你有这份心就足够了。后来每当我想起外婆对我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的情景,我的心里难过极了。
  外婆走了,她走得很安详。她带走了对外甥和里孙的牵挂。那双明亮和忧郁的眼睛时时在我的眼前闪现。她教育我们好好学习,做一个有用的人,她时时都是有一颗善良,和蔼,慈祥,温暖的心。
  每年到春节,我们回到家里,都要到外婆的坟墓前去烧纸钱和放鞭炮。一路上走了一大串后人,令那些乡亲们都羡慕。我们让外婆在九泉之下能够瞑目。现在的条件都好了,外甥都成家立业了,只是外婆没有看到这么幸福的日子。
  那一年,我们去到外婆的坟墓前,外婆的坟墓上长满了杂草,我们用手给她除草,用手给她培土。我说,外婆,我们来看望你了,外婆,你忘了我们小时候的淘气了吧,你忘记了你的枕头上放着的发了霉都舍不得吃的饼干和水果糖了吗。我用内心一张张的点燃纸钱,纸钱仿佛在天空中飞舞,在火光中我仿佛看见外婆的那张充满慈祥的脸,我们跪在地上,给外婆作揖,让外婆好好安息吧。你去到了极乐世界里,你不用再担心我们了,你好好的安息,一路走好!这是我迟到的哀思。
  当我写下这篇短文的时候,我的心里仿佛有千万条虫子在爬行,在刺我的心,我的身上都在发痒发痛,我仿佛是一个罪人,有很多负罪感,我没有脸面去见你的坟墓。因为我的外婆呀,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母性,你养育了这么多的儿女,没有享过一天清福,你就这么走了,走得这么匆忙,你的脚步一步都不愿意停留,是什么让你这么痛苦的离开了我们?是什么让你这么不顾我们的感受就离开了我们?我的最最尊敬的外婆。
  天地合围,大山降低了高度。山风起兮尘飞扬,我心痛兮思故乡,外婆心疼兮外甥郎,坟墓长草兮心断肠,我们守灵兮更忧伤……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40193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