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诞日

时间:2015-11-23    阅读:36 次   
早在一月前,我就给5。12这个日子划上了重重的圆圈。 所有人都注意到这个日子是母亲节的第二天,是护士节,是白衣天使的节日,唯独忽略了它还是一个重要的宗教大节。我给这个日子注上标记,并非它是5。12,而是因为它是四月初八——佛诞日。 然而,这个日子竟发生了史无前例的8级强地震。灾难暴发于几个神圣节日的交汇处,仅仅是巧合吗?它们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必然的联系?是否冥冥中有股力量在主宰着这一切? 节,劫也,犹如时间旅途中的一道门坎,象征着生死的交界和关口,意味着诞生之痛和蜕变之苦,为什么还须以鲜血来祭典? 年初携母入灵隐寺烧香,于案上得到一页礼佛灭罪时间表。最近的礼佛日为5月12日(四月初八),此日礼佛可灭罪四仟八百劫! 日历表上注明阴历四月初八为佛诞日,是佛祖释伽牟尼成佛的那一天,他长了一颗悲天悯人的心,看到世间多灾多难、人间罪恶深重,坐在菩提树下发誓不成佛决不起来。这一天他终于觉悟成佛,这一天架起人与佛的过渡,这一天具有神奇的力量。( 伟徳国际平台阅读网:www.sanwen.com ) 在这个特别日子来临前,也即:四月初八子时、5月11日夜11点,我向北四拜,默念阿弥陀佛,空中仿佛有隆大声响。四仟八百劫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对此我深信不疑,安然入睡。 那一天阳光明媚,整个世界显得宁静安祥,可是午后,上网的文棋突然看到最新新闻:汶川发生特大地震。从此以后5。12和汶川一起载入了史册,深深铭刻在人们脑海里。 地震没有震到我们这座城市,却震痛了我们的心,震撼了我们的灵魂世界。楼房倒塌了,地面陷落了,生命消逝了,然而有一种无形的东西正在崛起。在灾难面前中国人表现出从来没有过的团结一心! 这个吉祥的好日子为什么会发生灾难?是否灾难早已酝酿成山只是蓄势待发?这个日子究竟意味着什么?它让我迷惑不解,也令我若有所思。这一天,我们看到了善与恶的战斗和较量。 每天一回家就打开电视机看新闻,夜里做着离奇而真实的梦,在现实与梦境里交替奔跑,沉睡与惊醒,独自面对沉寂无边的长夜,辗转难眠。另一个世界与我很近,几乎能触及它的纹路和细胞。佛的力量行走在无形的虚界,思想、意念、感觉、云、气、风、电、光、影、梦这些空阔无边的领域,是隐秘的隧道,正因为无法眼见为实才能与你息息相通。 梦,仿佛一面映照时空的镜子,它想给予我何种启示? 夜里有个长相怪异的巨人闯进我的梦境,来向我借样东西。 他说:“远方有难,需要借你的镇灾之宝一用。”“什么镇灾之宝?”我不明白。 “赶紧拿出来!”他突然闯进屋,提着枪威逼道。 “它是什么样的?你告诉我让想想。”我在磨蹭和拖延着时间,已给朋友蚊子发了求救信,只等援兵到来。巨人可耐不住性子了,他向楼上打了一梭子弹,以示恐吓。本人虽然怕鬼,但不怕死。他这一扫射到让我想起一件宝物来。 “你别乱打啊,如果真有什么宝物岂不被你打碎了?”我和他对峙着,他身后的背景有些异样,落地玻璃上映现出的山坡树木里有个身影在晃动,一个兵身手敏捷地靠近玻璃墙,并把黑洞洞的枪口瞄准巨人的后背。是蚊子!我还来不及高兴就听见巨人大喝一声:“蚊子别开枪,是我!”原来他们是一伙的?又听他喊道:“蚊子,我知道你是某某军团的空降兵,我是某某陆战军的,我们是战友啊!”为了让蚊子相信他还把手中的枪扔在地板上了。我见蚊子犹豫地压低了枪口,心里很焦急,趁其不备捡起枪,想毫不留情地把他打个窟窿,这么强的强敌我一个人对付不了,打伤了或许还行。巨人见此情形一脸苦笑。化了九牛二虎的力气都扣不动板机,最后终于成功地发射出一枚珍贵的子弹,但子弹不是直线行进的,而是以抛物线的弧度慢慢地飞向地面。我又朝着天花板放了两枪,那两粒子弹在空中划了个半圆正好落在他身上。打中了!可是巨人还在苦笑着,那样子似乎毫发无损。突然明白了:子弹的力度不够!瞧他一身紧蹦的肌肉,肯定把子弹给反弹了。非常沮丧,这么落后的武器干什么用? 蚊子这时已绕进屋,他俩在灯光下热烈地交谈,我仔细打量巨人,发现他并不怎么凶恶,只是外表高大粗莽像个拳击手,警惕性和戒备心渐渐地放松了。 听他们在说远方发生的事……一场灾难……塌陷的大地……拯救……。误会消除了,并不需要他们化时间说服我,我们本是一条心……黑黝黝的旷野上,三条黑影一起奔赴远方…… 蓦然惊醒,寂静的黑夜里仿佛传来巨大的呼声。摸出手机看时间:2008年14日01点58分。生命正在迅速地流失,我却无能为力。 天空阴云密布,像灌了铅似地沉重。我来到一片废墟上,走进一个没门没窗的屋子,捡起地上被泥灰掩埋的一件衣服,有深暗的液体从指间滴落下来,我知道,是血,是枯萎的生命之花……从旁边的缺口处拥出几个当地百姓,他们告诉我:魔把他们的亲人抓走了,好多好多亲人啊……我很震惊,怎能允许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不去阻止?他们哭泣着说没有办法……我不相信有这么厉害的魔。 我四处游荡,遇见一位长得像母亲的女人。“母亲”怎么来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我赶紧跟随在她身边。夜很快降临了,我们留宿在那里,我给“母亲”掖塞好被子,让她安心地睡,我在一旁守护。魔真的出现了,来大把大把地收割灵魂了。我冲上去和魔打,以手作剑,左右挥劈,魔影被我击中一次魔力就退缩一寸。我要把它们逐出人间,把它们杀回地狱,可是魔还是固执地不肯打消“收割”的罪恶计划,我气愤极了,紧追魔影杀杀杀杀杀杀杀……极不情愿地醒转过来,还未能把魔彻底打败。 从枕下摸出手机,时间:18日凌晨02点15分。望着无尽的黑夜我感到不安。 第二天身体像虚脱了一般,走路轻飘飘的,难道真的和魔拚杀了一夜?原谅我胡言乱语,别相信别害怕,只是乱梦而已…… 我风尘仆仆地抵达一座楼,周围都崩陷了它还伫立着。当我推门而入时,一群军人正围绕在床前,床上躺着一个和父亲长得相同模样的人,我不禁喊出一声“爸爸”,他答应了我,他真的是父亲吗?我惊喜万分。 那群穿绿军装的官兵似乎完成了重大任务,都松了口气。我知道他们累坏了,我说我会照顾他的,你们快去休息吧。他们有几天没吃饭睡觉了,他们叫我一块去食堂,我说我不饿你们快去。我把他们通通推至门外。 记忆里很多年没见到父亲了,有太多的话倾吐。可是当我面对父亲时,又觉得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因为我的每一个想法父亲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内心强烈的思念和情感父亲他已全部领会。这让我非常欣慰和幸福。我想做点什么,父亲的腿受伤了不能动。我说爸爸,我背你去散步。父亲说,他不想到外面去。我就背起他走到厅角的落地玻璃窗前,有温暖的阳光照耀进来,我转过身,让父亲的后背晒着太阳,太阳光蕴藏着神奇的能量,我相信父亲一定会痊愈。我说:以后我的腿就是你的腿,我到哪儿你就到哪儿,或者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父亲说这样会拖累我的,背着个老头子怎么生活,你的爱情怎么办?我说:我不要爱情,只要和爸爸在一起,永远不分开!背着父亲很轻松,几乎没有份量,是否他消瘦了太多?我忧心如焚,这点阳光和活动还是不够,他需要去户外的自然界吸收氧气。 终于说服父亲同意去外面,高高兴兴地背着他沿着小巷走,可一路上父亲都静默着,背上毫无动静,我看不到他,甚至连他存在的感觉都消失了,心里又升起焦虑,父亲他怎么了,害怕父亲再次不告而别,他已离开我很久了,我们好不容易才团聚,我要用一生的时间去照顾他! 迎面有个熟人走过,我连忙喊住她,我说你帮我看看爸爸好吗,他不知怎么了。她说好的,就转到后面去看,一看之下似乎很惊讶,几乎说不出话来,我更加着急,催问道,你快告诉我怎么了!她说没什么,他……睡着了,还在笑。真的吗?我略感放心。可女人走开后我又疑虑起来,还是有什么东西令我不安。我想摸摸父亲的脚,费了点力气摸索到了,捏在手里却吃了一惊,那是只婴儿的小脚,柔软而娇嫩。这是父亲的脚吗?记忆中并不是这样,可我背着的应该是父亲啊?我无法找寻到合理的答案,所有的线索无法拼接到一起,思想里冲撞得太激烈,什么都错乱了…… [1] [2] 下一页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56373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