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人那事

时间:2015-11-20    阅读:68 次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那人那事也已远离了她的生活,幸福的生活几乎让她忘记,她曾经的生活中还有一个他。只是偶尔打开记忆的心门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记忆,只是记忆中已经没有的情感踪迹。 (一) 十几年前,二十岁的她带着她的大学梦走入了大学校园,可是一切都和她想像的差距很大,校园的破破烂烂,陌生的面孔,不熟悉的口音,并且她还住在一个混合的宿舍,里面多是学姐,这让从小就没有踏出过家乡半步的她感到不适应。所以每逢周末,她都爬在床上,望着校园中成群结队的学友,她倍感孤独,她很想离开这个学校,可是她又不舍得那些已花掉的钱,于是她就这样一天天地在那儿呆着,心中异常的烦闷。 “212舍的李小燕在吗?”宿舍的传呼器响了起来,她纳闷,会是谁呢?她应了一声,下去一看,是她多年的同学,听说她来到这个学校,所以到周末来看看。同学看她异常烦闷,便想起了她的邻校,想带她找个熟悉的人,日后说说家乡话,生活也有个照应。 同学带她走进邻校,因为他们不知道对面是不是有他们的老乡,于是他们漫无目的地找着,一个舍一个舍地找着,同学惊叫:“有一个!郑小伟!”她走上前一看,不是她的同学,只是他的同学。同学说:“到了外地,这样的同学也是同学,走,咱进去看看去!”就是这样,她的同学带她认识了那人——郑小伟。 (二)( 伟徳国际平台阅读网:www.sanwen.com )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话说得一点也没错,同学之间见面后,很是激动,一阵子寒喧之后便一起到了一家小饭店,此时的他们已改上学时的样子,都纷纷端起酒杯,酒桌上,郑小伟出尽风头。李小燕的父亲是不喝酒的,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她为郑小伟的海量惊呆了。她细细地看了看眼前这个老乡,高高的个子、英俊的脸庞、能侃大山的嘴巴。后来她才听说,他还是个能歌擅舞之人。酒席间,小燕得知小伟小她一岁,便调侃说让他认个姐,不曾想他还真一个姐一个姐地叫着。离开家乡也有一个月了,小燕还真有点想念家中一起长大的小弟,耳边这一声声地姐,让她忽然感觉,这人似乎就是她的弟。 以后他们便常常见面,但谁也没有在意谁,他有女同学来时会找她,让她安顿个住处,她有男同学时也会找他,让他找个睡处,你来我往倒还真成了朋友。他时常会说:“来我校吃饭吧,吃完我送你回去!”她只是笑笑,她不可能去的,她是个有分寸的女子。只是感觉很是亲切。 许多天后,他们共同的同学又来了,这次饭店喝酒他们没有叫她,酒罢,他来找她,样子像是醉了,她没理会,只是倒来一杯水,他抬起头说:“姐,下来,我到你床上躺会,我很难受!”她笑了,笑这个弟怎么会难受时到这儿来。她赶紧给他让开床,让他躺在那里,可是一转身间,她看到了他痴迷的眼神,她没有多想,他醉了,她怎么能在意呢? (三) 转眼间寒假到了,她有好一阵子没见到他,临近考试,谁还有心思会老乡。可周末时,听人说他病了,她没在意,只是一心地准备考试,因为她不想考试被挂,回家无法和父母交待。所以她没去。第二天,他的同学来找她,问:“怎么不去看看他?”“啊?是吗?”看来她应该去看看,于是她随那同学去了,床上,真的躺了个病魇魇的人,她一阵子难过,也许她早该来看他了,出门在外,老乡的关心是不可少的,她怎么能粗心大意?他看见她来了,眼神中有点激动。她问他:“想吃点什么?”“什么也行,你来了我就好了!”她笑了,这家伙,病了也不忘开玩笑。她出去给他买来吃的,坐了一会走了。 第二天,他学校先放假,他回去了,她继续等待考试。太忙了,老乡回去就好了,她安心复习功课了。 (四) 新的学期开始了,他们又各自返回了自己的学校,周末会互相坐坐,聊聊。慢慢的接触让他们感觉到,他们之间有点相像。 4月27日,她的学校组织春游,头一天晚上,她要为明天的春游做准备,没想到他随同另一个老乡来了,而同班同学来叫她了,她只好说:“你们等等我,我一会就回来了!”他满口答应了,还真的等了,只是她走前,他对她说:“燕子,回来时给我买瓶酒!”燕子去了,她说什么也得给老乡弟弟买瓶酒,买点下酒的,可是当时小卖铺已经没有花生米了,她只好为他们买来了香酥豆。回来时他们等着她,于是他们三人一起走到操场。他们都爱喝酒,看到她给他们买的最好的啤酒,非常高兴,再看看,没有说买豆子也买来了。他伸手拿起一颗豆子来喂她,笑着说:“姐,来一颗相思豆!”她没理他,他笑了! 一瓶啤酒下肚,他佯装醉了,一阵阵靠在她的肩上,而当她一转身“求救”时,才发现同来的老乡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走了,她一阵子懊恼!这叫什么事呢? 他已不满足于靠在她的身上,身子已开始渐渐地向她的怀里挪动,不行,她得说,她知道以他的海量,五瓶啤酒都不可能醉的。她叫了一声,别装了,快起来吧!他真的起来了,没有醉意,说,“陪我一起走走好吗?”于是他们无声地走到操场,他顺手将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眼瞅子眼前这小伙子也不是那么招人烦,可也不是那么让她心动,她该如何?说开了,怕他难为情,不说自己又觉得委屈。就这样,彼此怀着不同的心思走着,绕着操场不知道走了多少圈,才挥手说再见! 第二天,她春游去了,晚上他又来了,看她来了。 (五) 春游结束了,五一来临了,她特别想回家看看她的家人,于是她提出要回家,他说他也去,且说那儿有他同学。(她家那时已不在老家了)于是他们又一起同行了,此次同行的人还有那晚装作醉酒偷跑的人。 火车上,他不时地拉来她的手,在许多人眼里他们俨然是一对情侣,而此时的她不知道该如何。他们随她一起来了她家,他忙前忙后,俨然一个大男人。第二天,他们真的找他同学去了。几天后他们一起又返回了学校。此时她已渐渐地明白他的意思,尽管这么多天他从没有向她表达,可是无数次,他都选择《迟来的爱》中的几句“你应该明白我的爱,虽然我并未向你坦白……”唱给她听。何去何从,她该做个选择了,于是她问了她的家人,家人明确表态,他只适合做个朋友,恋人不合适,因为他将来的职业与她的出身不符,还有他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不大稳重。她明白了,家人觉得他们不合适! 燕子不知道是自己不喜欢小伟,还是因为家人的反对,面对本身很优秀的小伟,她更多的时候是反感,因为她渐渐地感觉到他的轻浮,但却不好意思拒绝,她不想让这个一向叫他姐的人难看,对他,没有爱情,至少有一种说不清的亲情。可是他浑然不觉,似乎以为她接受了他。于是燕子装作自己什么也不懂,当小伟亲吻她时,她装作不懂,不去迎接,也不去拒绝,只是说:“怎么像头小猪?”渐渐地,小伟已感觉到了一点点,而燕子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她委婉地说:“在我心中你永远是一个弟弟!”小伟明白了,说:“什么也不要说了,我知道了!” 小伟是个骨子里有着傲气的男人,听着燕子这样说,他似乎心灵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燕子看在眼里,只是不便说,她只是想在日后的相处中对他好一点,给他多一点亲情,多一点关爱,相信他能明白她的心的——不是他不优秀,是他不适合! (六) 接下来的相处中,燕子还真把小伟当成一个很好的朋友,更可以说是一个小弟弟,对他的照顾无微不至,小伟还会常常来找燕子,只是再也没有了拥抱和亲吻,两人相敬如宾。但有一点,小伟来到燕子这儿是从不客气的,他从来都是像回自己家一样,逮住信件、日记之类的东西他都要看。这个习惯燕子是知道的,于是有一天,燕子把给同学的一份信压在那里,她知道周末他会来的,也会看到的,他会看到信中她写到对他感情的无所谓,果真如她所料,他看到了,临走时,他放了一首歌《长相依》,走了,燕子远远地看到他的背影,听到录音机中“你说我俩长相依,为何要把我抛弃……”她知道,他不会回来了,永远不会了。 以后的日子里都是在平平淡淡中渡过,他们又像刚开始相识的时候那样,只是同学来时互相帮助一下,平时很少走动。就这样在平静中迎来了又一年。 (七) 这天,燕子又在晚饭后去打水了,回到舍中,发现小伟在那里坐着,她很惊奇,同行的还有另外一人(此人乃燕子舍友的男友)。小伟看到燕子的眼神有点怪异,等燕子坐下时,小伟拉住了床围,顺手拉起了燕子的手,试图将其揽入怀里,燕子赶紧走开了。她似乎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几天之后他实习走了,天天一个电话,要不就是每天好几个电话,要知道燕子学校的电话那时是很难接通的,要想接通一个电话至少也得半个小时。连燕子自己都觉得惊讶,为什么当她听到有她电话时,她会一阵子欣喜激动。是对他在了感觉吗?她不知道! 4月26日晚上九点多,燕子接到一个电话,是小伟打来的,他说什么也要让燕子等着他,说一会就到,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天对他们来说都是有意义的一天。他来了,两人什么没有说,只是像往常一样,操场转游几圈就各自回去了。他又实习走了,她知道那晚他是特意回来的,尽管两人谁也没说。 他还像往常一样,天天打来电话,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天天等他电话。 (八) 他,两年的中专生活结束了,他即将毕业了。而她,还有一年才能毕业。毕业前的那一晚,那晚跑掉的那人又随他来了,只是他坐在很远的地方,等他向她告别,他们无言,是根本无话可说还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清楚。 他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转过去亲了她一下,此时的她,感觉还和一年前的感觉一样,没有任何的激情,没有任何反应。她开始渐渐地明白,也许对他,她从来就没有爱情。 “快点!有话快说,楼门要关了!”和他同行的人喊道。她说:“你走吧,明天我不送你了!”夜色中,谁也看不清谁的脸,有没有离别时的酸楚,燕子本人也不知道!只是在她心中,无数次地祝福这个叫了她两年姐姐的人:一路走好! (九) 他毕业了,等待分配,而当时的情形对他们很不利,她得知道情况后,常常写信件安慰他,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也会跑到离家乡几十里外的地方,不停地按重拨,不停地打她校的电话,她校的电话太难接通了,半个小时打进来算是不错了。可是他还是接通了,他告诉她,为了打这个电话,他等了多长时间。她还是像一个姐姐一样,安慰他,鼓励他。 还好,他顺利地分到了机关工作,之后成为公务员。她知道,她的任务完成了,因为她确信他能过上好日子,凭他的工作,凭他的能力。 她还能接到他的电话,同舍人常常逗她,可是只有她心里清楚,她听到他的声音不再激动,尽管她知道参加工作后他打来的电话已不用花钱,但她还是会很快挂掉电话。远处那个熟悉的声音给她带不来任何的惊喜! 渐渐地电话少了,再之后没了…… (十) 她毕业了,没有回到那片养育她的热土。那年,听说他找上对象了,她为他感到高兴,因为她确信,有女人缘的他会找到一个爱他的老婆的。她的心里没有任何的酸楚,倒是觉得一种少有的轻松。 他结婚了,没有请她参加婚礼。她不在意。 后来在他们共同同学的婚礼上,他们见面了,互相之间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席间,他曾走来,告诉她,想饭后一起走走,她拒绝了。为了他的幸福,她不想让那个到处是熟人的地方知道他婚后还和她一起出去过。 再后来,听同学说他讨了个不错的老婆,老婆爱他,工资收入高,结婚时娘家带去不少东西,她很高兴,她知道,这一切正是他想要的。 只是有时他还会出现在她的梦中,梦里,他远远地躲在假山后面,不肯出来见她。醒来后,她没有难过。 之后,她也结婚了,她的老公和他完全是两类人。他,不擅言谈,为人正直,他从不喝酒,他爱他的家,爱他的妻子。她也爱他,因为在见他几次面后,她就知道她对他有感觉,她喜欢他的亲吻和拥抱,喜欢小鸟依人般地靠在他的身上,喜欢他身上淡淡烟草的味道,喜欢……此时她终于明白,几年前的那份情根本不是爱,是亲情还是友情,她分不清。 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十几年过去了,岁月带走了他们彼此的记忆。一次无意中,他们通了一分钟的电话,那原本熟悉却已陌生的声音没有给她带来心灵上的任何反应,她只是平静地说:“我要给老公做饭去了!”他也很平静地说:“哪天回来吧,我请你们三口子!”再之后就是永远的失去联系。 她偶尔还能记起,那年是九六年,那人是那个曾给她婚前空白的感情涂抹了一丝色彩的人,那事就是在那个冲动的年龄里,让她分不清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的一份情!只是这种回忆已失去了往日的色彩,是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还是那人,还是那事,只是没有了那份情!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59171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