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浪漫的事情

时间:2015-11-23    阅读:148 次   
女孩真的生气了。脸气的鼓鼓的,小嘴噘的高高的,眼睛里燃烧的怒火比夏天的夕阳还要咄咄逼人,如同一只下山的小老虎一样,一步一步地逼近着一位正一边悠闲的带着耳机在听歌,一边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敲打着文字的女人。 “喂,你凭什么给我报这么多门的培优班啊!你还要不要人活了?”女孩边说边顺手将女人的耳机给扯了下来。 “宝宝怎么呢?又是谁惹你生气了?” “你!我才小学毕业耶!你们连一口气都不让我喘,就让我去上培优班,而且一上就上四门,语文、数学、英语、还要物理,不是初二才学物理吗?你们这是拔苗助长。我抗议,强烈地抗议。” “OK,接受抗议,但维持原状。” “为什么?你们还让不让我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了?”( 伟徳国际平台阅读网:www.sanwen.com ) “首先回答为什么,原因一:上培优班的钱已经缴了,退要扣一些费用,不划算;原因二:成成哥哥也报了,他想有你做伴,你也很想念他,正好一起学习一个月。原因三:你们开学前要分班考试。你们同学都在培优,你不培优拿什么去竞争?” 我承认,她说的都有理,我确实也很想念只大我几天的成成哥哥,但我才不要她假惺惺的关心呢?何况她做决定之前凭什么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那个去上四门培优课的人可是我啊! “说来说去,不就是心疼钱吗?从来就不心疼我。”女孩猛地抓住女人的双手,大声吼道:“不许玩电脑,凭什么我该学习,你该玩电脑?”看着不小心在女人手上划下的一条鲜红的划印,女孩的心里不是没有内疚,但仍倔强地抬着头,死不承认自己错了。 女人用无可奈何的目光望着女孩,对,就是这该死的眼神,让她突然想起一句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女孩彻底的发飙了,眼泪如窗外骤降的倾盆大雨一样狂泻,乌黑的长发划出一道炫目的弧线,双手更加用力地拉扯着女人的双臂。“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不快乐,就因为你不是我亲妈吗?你气走了我妈还不够,还想把我也逼走吗?” 女人微微愣住了一会儿,突然嘴角露出了一丝神妙莫测地笑容。“宝宝,妈妈没事先征求你的意见就给你报了名,确实是妈妈的不对。但结局是不会改变的,所以,开心也得学,不开心也得学,反正结果都是要学,何不开开心心地学习呢!知识是学到你的脑袋里的财富,谁也夺不走的啊!” “别恶心吧唧的叫我宝宝,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叫我林贝贝。” “好吧,林家的贝贝小姐,你可以松开你的手了吗?” “我就是不松,我一松你就会接着玩电脑。”女人叹了口气,“你不放手我怎么去打电话啊,不打电话怎么给你把报的四门培优取消啊!你不想上正好,这钱可以去买几条漂亮的裙子穿了。”女人又开始了她独创的碎碎念神功了。 “想的美,我宁愿上课去睡觉也不会让你把钱拿去买裙子,再怎么打扮也只是老太婆一个。”女孩已经气得口不择言了。 “你的意思是你还是打算去,不想为我省这笔钱了?” “哼!”女孩气急败坏地踏着重重的脚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冷静下来之后,天生聪慧的女孩知道自己又败给了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女人手上。 是的,女人属猪,平时总是懒洋洋的样子,在家里更是没形象的不施粉黛,披头散发,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色绵绸衣裤,一点也没有狐狸精的妩媚,让女孩想骂她狐狸精都骂不出口。可是,想着就是这个女人气走了妈妈,就算女人对自己再好,叫的再甜,也不甘心跟她和平相处。 可为什么当出任何事的时候,自己想到的第一个人竟然不是亲生的父亲而是她呢?是因为该死的习惯吗?自己已经在这么多年中与这个女人相依相伴的时间,加起来比总是爱出差在外的父亲呆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如果不是被别人点破,自己还是那个爱赖在她的怀里,叫着她妈咪这、妈咪那的傻丫头该有多好啊!回想以前,自己觉得最幸福的时候,就是每天早晨她用牛角梳轻轻的梳理着自己齐腰的长发,手是那么的轻柔、感觉她是那么的怜爱着自己,仿佛自己真的是她的掌中宝。那时的头发光滑的像一面黑色的旗帜,在风中轻舞飞扬。可是,现在这些还在肆意疯长的头发却每天被没有耐心的自己折磨的发质枯黄,就像自己的心,总觉得缺了一块,却怎么补也补不回来。 那个天真的小女孩到哪里去了?那个满心都是爱的小女孩到哪里去了?那个满脸都是喜悦的笑容的小女孩又到哪里去了呢?难道真的就随着一句所谓的真相,所有的爱都灰飞烟灭了吗?自己还要用怨恨武装自己多久啊!每每在她爱的眼神中,差一点就丢盔卸甲,举起了白旗。到底她是天使还是恶魔啊? 女孩属虎,乖巧的时候却更像是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猫咪。我第一次见到她就被她那双琥珀般璀璨的大眼睛深深的吸引住了,我竟然想不到更贴切的词来形容它们,姑且就用纯净、无邪来凑数吧!我当时就对自己发誓,就算这世界如何的浑浊不堪,我也要捍卫这最后的一块净土。所以,在许多人都不理解的目光中。我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女孩的父亲。 也许是因为女孩的父母都是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所以吵架也是关着门小声的吵,以至于离婚让左邻右舍的人都大吃一惊。加上孩子小,需要人照顾,我在他们离婚半年后就嫁了进来。于是有些风言风语就像星星之火四处燎原,说是我先勾引她的父亲,逼走了她的母亲。我一直认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谣言止于智者。但女孩的父亲为了减少女孩受到谣言的伤害,还是从这座城市的东头搬到了这座城市的最西头。这些年来倒也相安无事,其乐融融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在女孩十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在外地出差没回,我带着她去照相馆照像,作为对十岁的一种纪念,这在当地几乎就是一种习俗了。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会再次碰到以前的街坊,她的女儿跟我的女儿还在同一所学校。于是本以为会永远封存下来的情节又被人沸沸扬扬的拿出来宣讲。看着女孩像一颗膨化的玉米突然在某一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炸裂开,一天天的变得离经叛道起来,对自己再也不是妈咪前妈咪后的叫,而是用“喂”取代。我的心不是不痛,不是为自己被曲解,而是心疼孩子。她本该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洋溢着喜悦和甜美的时候,却被迫接受这些无情的风风雨雨的洗礼。看着她像一只刺猬一样,拼命的跟自己作对,却一点也不快乐。我当初的誓言到哪里去了,我竭尽全力要捍卫的这块净土又到哪里去了?就算她的美好被她自己藏于九地之下,我也要把她找出来;就算她的善良被她搁置在九天之上,我也要把她找回来。无论我在她的眼中是天使还是魔鬼,我都会让她还原成最初的美好。 所以我在她怒发冲冠的时候,会装作没看见避开她的锋芒;所以我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会给一个拥抱,虽然会被她推开;所以我在她不可理喻的时候会让她自己冷静下来后知道自己错了,只要她心里知道错了即使口头上不承认又用什么关系呢? 每当看着女儿长长的头发在眼前飘舞,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情,就是每天在清晨的阳光穿过纱窗照射到床前的时候,我们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我用牛角梳轻柔的为她梳理着长长的秀发,直到有一天,我亲手为她将秀发盘起,将他交给另外一个发誓会用生命保护她,给她全部的爱的人…… 女孩真的生气了。脸气的鼓鼓的,小嘴噘的高高的,眼睛里燃烧的怒火比夏天的夕阳还要咄咄逼人,如同一只下山的小老虎一样,一步一步地逼近着一位正一边悠闲的带着耳机在听歌,一边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敲打着文字的女人。 “喂,你凭什么给我报这么多门的培优班啊!你还要不要人活了?”女孩边说边顺手将女人的耳机给扯了下来。 “宝宝怎么呢?又是谁惹你生气了?” “你!我才小学毕业耶!你们连一口气都不让我喘,就让我去上培优班,而且一上就上四门,语文、数学、英语、还要物理,不是初二才学物理吗?你们这是拔苗助长。我抗议,强烈地抗议。” “OK,接受抗议,但维持原状。” “为什么?你们还让不让我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了?” “首先回答为什么,原因一:上培优班的钱已经缴了,退要扣一些费用,不划算;原因二:成成哥哥也报了,他想有你做伴,你也很想念他,正好一起学习一个月。原因三:你们开学前要分班考试。你们同学都在培优,你不培优拿什么去竞争?” 我承认,她说的都有理,我确实也很想念只大我几天的成成哥哥,但我才不要她假惺惺的关心呢?何况她做决定之前凭什么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那个去上四门培优课的人可是我啊! “说来说去,不就是心疼钱吗?从来就不心疼我。”女孩猛地抓住女人的双手,大声吼道:“不许玩电脑,凭什么我该学习,你该玩电脑?”看着不小心在女人手上划下的一条鲜红的划印,女孩的心里不是没有内疚,但仍倔强地抬着头,死不承认自己错了。 女人用无可奈何的目光望着女孩,对,就是这该死的眼神,让她突然想起一句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女孩彻底的发飙了,眼泪如窗外骤降的倾盆大雨一样狂泻,乌黑的长发划出一道炫目的弧线,双手更加用力地拉扯着女人的双臂。“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不快乐,就因为你不是我亲妈吗?你气走了我妈还不够,还想把我也逼走吗?” 女人微微愣住了一会儿,突然嘴角露出了一丝神妙莫测地笑容。“宝宝,妈妈没事先征求你的意见就给你报了名,确实是妈妈的不对。但结局是不会改变的,所以,开心也得学,不开心也得学,反正结果都是要学,何不开开心心地学习呢!知识是学到你的脑袋里的财富,谁也夺不走的啊!” “别恶心吧唧的叫我宝宝,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叫我林贝贝。” “好吧,林家的贝贝小姐,你可以松开你的手了吗?” “我就是不松,我一松你就会接着玩电脑。”女人叹了口气,“你不放手我怎么去打电话啊,不打电话怎么给你把报的四门培优取消啊!你不想上正好,这钱可以去买几条漂亮的裙子穿了。”女人又开始了她独创的碎碎念神功了。 “想的美,我宁愿上课去睡觉也不会让你把钱拿去买裙子,再怎么打扮也只是老太婆一个。”女孩已经气得口不择言了。 “你的意思是你还是打算去,不想为我省这笔钱了?” “哼!”女孩气急败坏地踏着重重的脚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冷静下来之后,天生聪慧的女孩知道自己又败给了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女人手上。 是的,女人属猪,平时总是懒洋洋的样子,在家里更是没形象的不施粉黛,披头散发,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色绵绸衣裤,一点也没有狐狸精的妩媚,让女孩想骂她狐狸精都骂不出口。可是,想着就是这个女人气走了妈妈,就算女人对自己再好,叫的再甜,也不甘心跟她和平相处。 可为什么当出任何事的时候,自己想到的第一个人竟然不是亲生的父亲而是她呢?是因为该死的习惯吗?自己已经在这么多年中与这个女人相依相伴的时间,加起来比总是爱出差在外的父亲呆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如果不是被别人点破,自己还是那个爱赖在她的怀里,叫着她妈咪这、妈咪那的傻丫头该有多好啊!回想以前,自己觉得最幸福的时候,就是每天早晨她用牛角梳轻轻的梳理着自己齐腰的长发,手是那么的轻柔、感觉她是那么的怜爱着自己,仿佛自己真的是她的掌中宝。那时的头发光滑的像一面黑色的旗帜,在风中轻舞飞扬。可是,现在这些还在肆意疯长的头发却每天被没有耐心的自己折磨的发质枯黄,就像自己的心,总觉得缺了一块,却怎么补也补不回来。 那个天真的小女孩到哪里去了?那个满心都是爱的小女孩到哪里去了?那个满脸都是喜悦的笑容的小女孩又到哪里去了呢?难道真的就随着一句所谓的真相,所有的爱都灰飞烟灭了吗?自己还要用怨恨武装自己多久啊!每每在她爱的眼神中,差一点就丢盔卸甲,举起了白旗。到底她是天使还是恶魔啊? 女孩属虎,乖巧的时候却更像是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猫咪。我第一次见到她就被她那双琥珀般璀璨的大眼睛深深的吸引住了,我竟然想不到更贴切的词来形容它们,姑且就用纯净、无邪来凑数吧!我当时就对自己发誓,就算这世界如何的浑浊不堪,我也要捍卫这最后的一块净土。所以,在许多人都不理解的目光中。我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女孩的父亲。 也许是因为女孩的父母都是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所以吵架也是关着门小声的吵,以至于离婚让左邻右舍的人都大吃一惊。加上孩子小,需要人照顾,我在他们离婚半年后就嫁了进来。于是有些风言风语就像星星之火四处燎原,说是我先勾引她的父亲,逼走了她的母亲。我一直认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谣言止于智者。但女孩的父亲为了减少女孩受到谣言的伤害,还是从这座城市的东头搬到了这座城市的最西头。这些年来倒也相安无事,其乐融融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在女孩十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在外地出差没回,我带着她去照相馆照像,作为对十岁的一种纪念,这在当地几乎就是一种习俗了。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会再次碰到以前的街坊,她的女儿跟我的女儿还在同一所学校。于是本以为会永远封存下来的情节又被人沸沸扬扬的拿出来宣讲。看着女孩像一颗膨化的玉米突然在某一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炸裂开,一天天的变得离经叛道起来,对自己再也不是妈咪前妈咪后的叫,而是用“喂”取代。我的心不是不痛,不是为自己被曲解,而是心疼孩子。她本该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洋溢着喜悦和甜美的时候,却被迫接受这些无情的风风雨雨的洗礼。看着她像一只刺猬一样,拼命的跟自己作对,却一点也不快乐。我当初的誓言到哪里去了,我竭尽全力要捍卫的这块净土又到哪里去了?就算她的美好被她自己藏于九地之下,我也要把她找出来;就算她的善良被她搁置在九天之上,我也要把她找回来。无论我在她的眼中是天使还是魔鬼,我都会让她还原成最初的美好。 所以我在她怒发冲冠的时候,会装作没看见避开她的锋芒;所以我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会给一个拥抱,虽然会被她推开;所以我在她不可理喻的时候会让她自己冷静下来后知道自己错了,只要她心里知道错了即使口头上不承认又用什么关系呢? 每当看着女儿长长的头发在眼前飘舞,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情,就是每天在清晨的阳光穿过纱窗照射到床前的时候,我们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我用牛角梳轻柔的为她梳理着长长的秀发,直到有一天,我亲手为她将秀发盘起,将他交给另外一个发誓会用生命保护她,给她全部的爱的人……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61233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