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狂妄”

时间:2015-11-26    阅读:31 次   
世上稍有知识者,大多喜欢谦逊的人,而厌恶狂妄的人。狂妄常和无知连袂,为并列结构;无知在后,狂妄在前,大约狂妄过了头就等同无知吧。无“知”則罢了,狂妄却是有点“知”的。据字面解释,狂妄:极端的自高自大。一个狂妄的人或许有点某类的才华,但没有人乐意信赖一个言过其实或出言不逊的人,当然也更不愿去帮助,所以狂妄之性会阻碍一个人的发展,甚至前程。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着一个小故事【刘东堂言】说“狂生某者,性悖妄”(只背得这几字了)。叙说一个狂生与同伴上京赶考,暮宿古破庙里。闲眠无趣則相与聊侃,各执词锋,互不相让。而此狂生语烈甚凶,有挫其者辄眦目揎臂欲侮欲欧,众者均惧之,缄口而不语。独剩此狂生若居庙堂高,诸皆伏于下,洋洋洒洒,自语自矜,好不欢喜。说之良久,忽有人发问,狂生答。无意间,二者交锋。那言者引经据典,幽默驳斥。那狂生理屈词穷(非谓词穷,实是少读),裂牙露齿,愤怒非常,寻其人于墙角落里,举拳便打。那人哈哈大笑,轻避巧闪,拳拳躲过。(呵呵,换着他人,早鼻青脸肿,满地找牙了)。二人一前一后满破庙如影个般转。起初那人还笑声朗朗,后来笑不起来,气喘吁吁哩。愤道:“汝实天下第一狂妄之人;吾惧汝,去矣。”那人扬身上了院头树梢,倏然而去。众皆大惊,狂生愈惊:此,鬼也。可见啊,人狂妄了连鬼也恶且惧。狂妄小到影响一个人的人生及事业;大到影响一个国家,乃至民族。肥水之战时,前秦苻坚率八十万精兵欲灭东晋,有世臣劝以诸多不利,慎出兵。而其不纳,驻军长江边道:吾将士可挥汗如阵雨,投鞭足断流。而不明敌情,狂妄自大,终兵败身死国灭。又近之日本愈狂妄至极,叫嚣三月之内灭了中国。虽那时中国积弱成病,万业落后,而日本耗了八年,令国内凋敝,民族遭难,仍以失败告终,祸及了子孙。又如官渡之战的袁绍,朝鲜战争美司令麦可阿瑟都为狂妄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一个人志存高远而末成业之时,有些言语为听者不察則被视为“狂妄之言”。最具代表的則是项羽与刘邦,二人见秦始皇出巡,华幢宝车,万骑拥高牙,其尊其威,震慑天下。项羽狂言欲取而代之,刘邦則云:“大丈夫当如是”。而于当时众俗眼里,岂非“狂妄之极”遭人嘲笑讥讽。而实則是胸襟廓伟的情不自禁而己。自负略过則近于“狂妄”,唐李白是为此例,不惧权贵,嬉耍弄臣,“安能低眉折腰侍权贵,叫我不得开心颜”的傲骨后,便是不受圣旨的“仰天长啸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狂妄”而此“狂妄”又似乎仅是权贵们对李白的注释。历史上还有值的一说的两个“狂妄”的人,一是杨修,学识渊博,却不谦逊,锋芒毕露,遭曹操厌恶杀了;还有一个曹操没杀,送给江夏的黄祖去杀了。这个人叫弥衡,也是持才傲物,自负及狂妄。自负与狂妄之间的拿捏似与对古代美女赞扬一样:多一分不好,少一分也不好。既然如此,作人不自负岂不更好?省得自负过头变成了狂妄之人,遭人厌弃。尤其并没什么可自负的人,若狂妄,岂不笑掉人的大牙儿。我想起明·张岱的【夜航船】里的一个故事:夜渡船上,两厢分坐数十人,多默然。唯一书生高谈阔论,若蚊若蝇,甚是烦人。高论处,亦有二、三稀落掌声。书生愈狂傲,四书五经,三教九流,无一不显摆,直说得口吐金莲,天花乱坠。诸人俱钳口悚然敬然。有一僧人实不欲听,乃请教一问题。问:“澹台灭明是一人,还是二人?尧舜是一人?还是二人?”那书生哼哼然道:“你这和尚无识!澹台灭明当然是二个;那尧舜固然是一个了”老僧闻毕,“哦”了一声:“如此说来,待我舒展了手脚,放松放松”。这故事可真将那少知而狂妄者刻画得入木三分啊,读之不由感慨。狂妄者遇着渊博者,岂不把脸丢到祖坟里出气冒烟了。( 伟徳国际平台阅读网:www.sanwen.com )想来思去,狂妄的坏处实在多多,倒不如自省自省,作个谦逊的,这样也可安生些了。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67396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