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的狂欢---穆丝勒斯

时间:2015-11-23    阅读:16 次   
目前叶尔羌河流域胡杨、红柳渐少,风沙渐多,生态环境堪忧。但土地辽阔肥沃,气候昼热夜凉,适宜瓜果生长,葡萄种植既多又好。其民居通常前有庭院,后有大面积的葡萄园,与刀郎民居和特有的民俗文化构成亮丽的风景画。该流域生产的很多葡萄味美、色鲜、粒大、甘甜、易贮耐运,当地尤其是阿瓦提县民众喜欢以新鲜优质葡萄汁浓缩发酵酿成类似葡萄酒的天然果汁饮料“穆丝勒斯”,有人形容其自酿自饮盛况:“村村舍舍煮酒忙,香气氤氤漫农家”。穆丝勒斯不勾不兑,不用任何添加剂,天然纯正,却又营养丰富、色彩鲜艳、甘冽醇厚,是大众青睐的饮料。 西域自古酿制葡萄酒,《史记•大宛列传》描述当地:“以蒲桃多酒,富人藏万石,久者数年不败”,《博物志》中也说“西域有葡萄,积年不败,可十年饮之”。依据《本草纲目》卷二十五记载“葡萄独不用曲”,久饮“耐寒……驻颜色”,并有“葡萄酒熟红珠滴”,“自酿葡萄不纳官”的赞美诗句。叶尔羌河流域刀郎子民代代相传的穆丝勒斯闻名遐迩,被称为西域葡萄酒的“活化石”,无疑继承了这一古老的文化传统。 沉重悲凉的刀郎文化从沧桑悠远的历史中走来,原来的伴奏乐器,激奋苍凉的歌唱,震撼心灵的舞蹈,而以穆丝勒斯助兴,更别具一番风情。任何社会都要用相应的民俗礼仪来表达特别的情思,刀郎人也不排除自己的民俗性格,农闲季节,亲朋好友,远方来客,围坐炕上,弹琴高歌,穆丝勒斯闪亮登场。此时的穆丝勒斯远不是单纯的待客之道,而负载着娱悦身心的寄托。历来市民商贾,显官名流,多汇于此地畅饮穆丝勒斯,一饮则酣,酣后意恣,往往高歌狂舞,尽兴而怡然。 刀郎木卡姆大致局面是:留着各种胡须的老人成排跪坐,拨弄的卡龙开始引发悠扬婉转的节奏,接着调子高亢奔放,手捧达甫的老人则用高八度嗓音引吭高歌,随后各种乐器奏起,节奏沉稳有力。艺人们唱得气势雄浑,大小达甫在胸前不住摇晃,善舞的刀郎人诚挚地躬身摊掌,邀请对手,双双起舞,麦西来甫(十五对以上的群体舞蹈)开始了。乐队演奏旋律极富弹性,乐队指挥的灵魂——手鼓节奏沉郁顿错,曲段之间衔接和谐自然,舞蹈忽平稳忽激烈,两人忽而用肩靠紧,又骤然旋风似地散开,成为百花摇曳的海洋。 众所周知,木卡姆有相当严谨的曲式,歌词与音乐的总体轮廓也是固定的,这可以看到西域乐舞文化的积淀。但刀郎木卡姆借助穆丝勒斯的浑厚酒力,产生激情四溢的艺术快感,更确切地说是一种非理性的狂欢气质。他们在奏曲伊始或中间狂饮酒劲来得缓慢而强烈的穆丝勒斯,于是初上台时的种种羞涩荡然无存,人生的一切烦恼苦闷抛置脑后,艺人弹奏信马由缰,歌唱声嘶力竭,舞蹈天马行空,在一种突如其来的现场鼓动性中尽情抒发自己情感,顿时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从凡尘跃入了虚空。 毫不夸张地说,穆丝勒斯是刀郎木卡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源泉,使其精魂既有章可循,又尽兴所至。曲调朴实,节奏感强,风格粗犷豪放,保存着刀郎人古老娱乐集会的特点和风格,因此凡是看刀郎木卡姆的人无不为那动听感人乐曲和热烈奔放舞姿所倾倒,那是遵循人类艺术共性与展示演奏者个性的完美统一,充分反映出刀浪人民的审美特质和智慧之光。( 伟徳国际平台阅读网:www.sanwen.com ) 乐舞与美酒都是人生娱乐方式,但二者结合就能达到人生狂欢的极致状态。傣族的泼水节尽管热闹,但因为缺少美酒助兴,因此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狂欢节。刀郎木卡姆起来时弹着曲,唱着歌,跳着舞,吃着清香诱人的羊肉,喝着甘甜味美的穆丝勒斯,确实有一种狂欢性质。就是以旁观者的角色,欣赏和体验西域民俗风情文化,也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痛快。从这个意义上说,叶尔羌河流域的刀郎文化实质是一种狂欢文化。人们常说:“刀郎劲歌舞,情醉阿瓦提”,显现了民间艺术刀郎歌舞兼有阳刚与阴柔的双重审美情调。前者是指舞姿粗犷豪放、节奏深沉、动作刚劲有力,后者恰好道出刀郎文化神情恍惚的狂欢性质。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69597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