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人有味

时间:2015-12-06    阅读:64 次   

  随着乘车的市民越来越多,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俨然已不是亲密接触那么简单。此时的傻哥,连同飞机上那一小碗尚未消化的印度长寿面,已全然被车上的十八罗汉压成了五香馅饼。
  
  在贴身肉搏的人挤人中,什么也瞧不见,只看到了几只咖喱味儿的后脑勺。
  
  先前的车下,固然是热了点,可不管怎么说,大千世界中,还有几丝热风。上车后,风丝儿遁焉!只剩下满车厢的五谷杂闻、六畜妖氛。
  
  这么说吧!所乘之车,就是一辆行驶的的炉灶。热灶烘烘,千言万语化为一个字——“蒸”。那蒸,不是云蒸霞蔚的“蒸”,乃是蒸人肉包子的“蒸”。而且蒸的是天竺风味儿的叉烧包。
  
  蒸在其中,热血沸腾,一向信奉共产主义的俺,坚信这一次才是最后的斗争。
  
  果然,没过多一会儿,七窍生烟、汗流至踵。燠燠兮不蒸馒头蒸(争)口气。
  
  我欲因之劝孟子——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高温铁屉,蒸其筋骨,压其体肤,焖其乏身,直至外焦里嫩,滑酥烂软,香气喷喷,而后方能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此一种蒸法,绝非国内的临床表现。汗流浃背的同时,不但心率乱码,心象也随之翻转倒悬。视像一层层地增厚,又一圈圈儿地发散。且伴有无量级高压存焉,直压得骨头瓤子往外渗油,尾巴骨上十万只蝲蝲蛄乱钻。
  
  世界末日,谁怕——只要周身的核子细胞不爆炸。
  
  忆同学少年,三伏天里耪大地的热乎劲儿,还真比时下脑浆子开锅,汆丸子的滋味儿凉快多了。窃以为,凡有五月份临幸加尔各答的公共汽车者,皆有资格踏着赤道的云梯,登上温情脉脉的火星。
  
  由此大可断言,从没有去过天竺国的吴承恩,一定是在他家后院的瓜架下,一边搧着芭蕉蒲扇,呷着功夫茶,一边杜撰着莫须有的《西游记》。哪里会晓得西域之热苦,印度之火毒。尤其第五十九回“唐三藏路阻火焰山”的那一章,编篡得实在不够火候,未免太过于轻描淡写,凉风习习。纯属是误导读者的无稽清谈。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78587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