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

时间:2015-12-07    阅读:412 次   
  读书的时候,这学生在老师的眼里大概是分两种,好学生和坏学生。
  
  成绩虽然在这里面也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判断因素,但是估计只要你不给老师们惹事,即使成绩差点应该也还能勉强算你是学生。
  
  但是坏学生无疑是不可原谅的,坏学生抽烟、喝酒、打架、逃课,简直就是犯罪的代名词。
  
  或许因为老师的这种观念,所以在学生的眼里也有好坏学生之分。
  
  不过有点不同的是,好学生一方面有点鄙视坏学生,认为中国监狱就是为他们而建,但是一方面又有点羡慕坏学生的,只不过是自己不敢坏而已。
  
  至于坏学生对于好学生是个什么样的心态,我就有点说不上来了,因为总的计较起来,我在大学之前应该也还是好学生的,等到大学之后抽烟喝酒逃课也成为了常事的时候,好像也没觉得好学生和坏学生有什么区别了。
  
  而在大学之前,我又和坏学生实在接触的太少,唯一的一个还是女孩,她是我同桌。
  
  初二的时候因为班上的人数是单数,又加上我成绩不怎么好,所以我一直是一个人坐。
  
  直到初二后半期的时候,有一天班主任老师带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说:你自己找个座位坐吧。
  
  于是她就面对微微笑意的成了我的同桌。
  
  有了同桌,我自然心中暗喜,更何况这同桌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我们初中的时候,少有女孩子会打扮,但是她显然是个例外,那天刚转来我们班级,虽然没有刻意打扮,但是我分明看见她的脸上有化淡妆的痕迹。
  
  这对我来说无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瞬间就觉得她简直就是不同凡响、简直就是与众不同,以致我就那么傻傻的看着她,仔细的研究她的脸上到底是怎么化妆的。
  
  天地良心,那时我根本就没想过对她有什么意思,虽然我们心智都成熟的早,但是对于我的同桌,刚开始我真的只是对她脸上化妆感兴趣而已。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就听到了传言,说我对她一见钟情了,傻傻呆呆的看了别人一节课,更有好事者将此幕画了下来。
  
  后我出名了,大名比我小学考第一名的时候还要轰动,隔壁班的趁着下课专门跑来看热闹,看一看传说中一见钟情的人是什么样,其实说到底一个班级也没多少人,来看热闹的不少人也并非不认识,只不过因为我是传言的主角,让他们意外,所以又来重新认识我。
  
  事情急剧变化,让我措手不及,我害怕了,初中恋爱不算小事,搞不好还会叫家长到学校来。
  
  对于好学生的我,叫家长那就简直就是天翻地覆的大事,人生因此都会崩塌。
  
  所以我开始努力的向着所有的人解释,解释说我只是在发呆,你们看我不是一直都喜欢发呆嘛,那天正好发呆而已,碰巧她的脸在我视线的前面。
  
  你就是在看她!
  
  我又解释,不是的,其实那会我在看旁边的某女同学,我在看她的头发。
  
  你就是在看她。
  
  好吧,我一直没告诉你们,其实我眼睛是坏的,我什么也看不见,她长得什么样我也看不清。
  
  你就是在看她。
  
  这一句话挡住了我所有的解释,让我所有的辩解都在它面前被碾压粉碎,我内脏喷血,以致后来我一直将这句话作为我与人争论的必杀利器。
  
  解释不清,我着了急,我决定痛定思痛,决定必须拿出实际的证据来说明。
  
  一切因看成祸,我打算以后坚决不再看她一眼,连带的,我打算永远不和她说话,以此来证明我的清白。
  
  但是那一段时间所有的人似乎都脑子短路了一样,所有的人脑子都被狗吃了一样,他们能够轻易的搞懂化学各种反应,搞懂数学各种方程式,但是在对于我这个问题上,他们却像是被人下了咒语,坚决的认为我和她有恋情,坚决的认为我对她一见钟情。
  
  我急得脑门子冒汗,每天上学都像是要上前线一样,我的同桌也成了我最不想见到的人,我视她为洪荒猛兽,视她为定时炸弹,视她为一切灾祸的源头。
  
  可说来也怪,在我急得每天吃不好睡不好的关头,我的同桌却一点也没有表示,她似乎永远是那么风轻云淡,不管谁在她面前说起这件事,她都是淡淡一笑,嘴角微扬,像是高兴,又像是无聊,既不多说,也不解释。
  
  这就导致更多的人针对我,在我的背后猜测着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又或者猜测女的也有意思,要不然为什么不解释,更有传言说看见我们下课以后在一起。
  
  我和她是同桌,我们怎么可能不在一起?
  
  但不管怎么样,她的态度让我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恨意,心想我在这里努力解释,你居然是这种态度,这不是在故意黑我嘛,你简直罪大恶极。
  
  可是不论我心中恨也好,别人论也罢,她依然是我行我素,依然是嘴角微扬,挂着神秘的微笑。
  
  也许是她真的见我有些筋疲力尽,在一个晚上自习的时候,她买来了不少零食,一边吃,一边递给我两包,说不用在意别人说什么,这个你吃不吃?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一股愤怒,心想我被人逼成这样还不是你害的?你凭什么一点事也不担心,凭什么要让我一个人解释,这件事是不是你幕后策划的?你给我递吃的是不是想让他们明天又笑话我?
  
  我愤怒的将眼前的零食给丢到了窗外。
  
  她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大的反应,在短暂的错愕后,轻轻摇头,最后自顾自的站起来,出去捡零食。
  
  我看着她那错愕的表情,心里升起一股快意,感觉这段时间替她受的委屈终于还给了她。
  
  自那之后,我们便没有再说过话,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真正让这股谣言平息下去的却是另有其他的事情。
  
  有一天中午我趴在桌上睡得昏昏沉沉,突然闻到一股难闻的酒气,睁开眼才发现万恶之源的同桌一脸通红的坐在旁边,她喝了酒,眼睛变得水汪汪的,今天她没化妆,白皙的皮肤因为酒精的原因更像要滴出水来,一不小心我又要看呆了,幸好她呼出来的酒气把我熏醒过来。
  
  我暗呼好险,同时我心里又突然升起了一股邪恶的快意,因为我知道她要倒霉了!
  
  初中生喝酒,那就是天大的事情,更何况还喝的醉醺醺的来学校,虽然我看她似乎没有喝醉,但是喝酒却是铁定的事实,这下估计会出大事了,说不定还会叫家长,我恶意的想着,心里有要看好戏的期待和快感。
  
  果然还没等挨到上课,班主任就脸色铁青的跑了过来,他看了她一眼,满脸嫌弃和鄙视:哼,不要脸的东西。
  
  说着拿出手机,打电话。
  
  半个小时后,我看见了同桌的妈妈匆匆赶来,她也化着妆,很好看,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无声的将她扶起出了教室。
  
  让我大感意外,因为按理说叫来家长,怎么可能会这么风平浪静?
  
  我傻傻的看着那两个身影走向大门,然后听见班主任唾骂: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不要脸的东西。
  
  预想中的风暴没有发生,让我有些失落,但是班主任的话,却让我找到了一点安慰。
  
  对于同桌喝酒的事情,同学们自然是少不了议论一番,借此机会把她以前的事情也翻出了不少,甚至她家里的情况,也被人刨了出来,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些消息到底来源是哪里。
  
  听说她没有爸爸
  
  她妈妈在外面怀的她,然后回来生下了她。
  
  听说前面她就喜欢混,上一个学校就是因为这事开除的她。
  
  听说她以后也可能像她妈妈一样,不结婚就怀孩子…….
  
  我对她的经历充满好奇,每听到一个消息,我都像是又掌握了一个她的把柄,或者对付她的秘密武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掌握对付她的秘密武器,可能是她的不害怕让我害怕了,也可能是她的云淡风轻,让我在她面前总感觉抬不起头,又可能是这段时间,我实在被她逼得怀恨在心,我期望看到她后悔和害怕的样子。。
  
  总之我满怀高兴的收集这一切资料,最为让我高兴的是对于我和同桌的谣言也终于不攻自破了。
  
  因为在所有人把注意力放到她家庭和背景的事情上时,终于忘记了我的存在。
  
  为此我长长松了一口气,为此我心里彻底一空,为此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失落。
  
  再见到同桌,那是三天后了,我满心以为她再次出现会低调许多,会变得害怕,可是她依然那么云淡风轻,嘴角微微上扬,挂着神秘的微笑,几天前的事情就像不是发生在她身上一样。
  
  她的这份表情,让我这几天努力收集的一切秘密武器,突然土崩瓦解,不打自溃。我没有在脸上看到后悔,没有看到任何的害怕。
  
  反倒是我突然更加害怕了,我害怕看见她化妆,我害怕看见她那云淡风轻的笑,我甚至害怕看见她这个人,害怕听到她的消息。
  
  可是她总是阴魂不散一样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哪怕就是在人群中,我也总能一眼看见她,我的世界似乎到处都是她。
  
  最后害怕终于发展成为一个罪恶的种子,宛如魔鬼,我开始恨她,恨她出现在我面前,恨她笑,恨她长得漂亮。
  
  我恨着希望她有一天害怕,有一天对自己一切所做感到后悔!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恨意太大,以至于老天也看不下去,怕我有一天会恨上他,所以意外再次来了。
  
  有一天正当是班主任上历史课,说到甲午战争的时候。
  
  外面有人突然跑进了教室,大喊:打起来了,外面打起来了。
  
  班主任一愣,随后激动的大叫:是中国和日本打起来了吗?
  
  来人说:不是,不是,是学校外面的人和学生打起来。
  
  我看见班主任有些失望,但还是快速的跑了出去,而我们被勒令待在教室,哪也不能去。
  
  奇怪的是,我突然看见同桌有一丝惊慌。
  
  这件事闹得不小,最后打了110才总算平息。本来我以为这只是一件与我互不相干的事情,却没想到,在这件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我的同桌被退学了。
  
  那节课上什么,我记不清了,只知道课间班主任和一个女人一起走到她的面前,那个女人我见过,是她妈妈,然后同桌开始无声的收拾东西,然后我看见她嘴角上扬,带着微微的笑意扶着那个女人一起走了出去。
  
  然后我看见她似乎回了一下头,神情黯然的看着这间教室,神情黯然的看着我。
  
  然后我的心像是被触动了一样,狠狠地抖了抖。
  
  她走了,似乎带着后悔走的,我对她的恨意全消,不但全消,反而开始恨起自己来,我恨自己为什么会恨她,也许我不恨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恨自己为什么害怕她,也许我和她做了朋友,她就不会出去喝酒了。
  
  恨归恨,可是我却不敢多说什么,因为我是好学生,但有时还是忍不住的去打听关于她的消息。
  
  很久之后我隐隐听到一些传言。
  
  有听说是因为那场斗殴,那外面的青年是她叫来打人的,因为那个学生骂了她妈妈。
  
  也有听说那个学生本就在外面得罪了人,别人来找场子的。
  
  但是不管我怎么打听,我的同桌还是走了,座位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不过自那之后,即使有学生转学过来,我也不愿意在和其他人一起坐,那怕班主任要求,我也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保留着我旁边的座位。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78615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