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

时间:2016-11-04    阅读:24 次   


  篇一:遗梦潇湘
  林花谢了一次又一次,过往的燕儿,可曾旧时相识?
  流水自西向东循环往复,那水中的垂柳,可还记得曾经葬花的娘子?
  年华散落,伤了几多红颜。那残花上斑驳的影,是谁心头,难以抹去的痕……
  时光飞转,跨过几世轮回,不见的菱花,难觅镜中的娇艳……
  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
  念你,在那三月的桃花下,只一抬眼,一定眸,灵河岸边的情愫,无限蔓延……
  只因你早把心意相许,断了两人的别路,才落得,香消玉殒,魂安天涯的结局。
  幽径九转,丛丛青绿的深处,潇湘馆仍旧。
  碧竹上点点的泪痕,窗檐下不绝的哀音,将天尽头的凄伤写尽……
  千红一哭,你哭得最动人;万艳同悲,你悲得最凄美。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未落,人先亡。在风的记忆里,朱砂染旧,清泪两行……
  眉头紧蹙,更漏模糊。临窗的红烛,滴开朵朵泣血红花。
  一声轻叹,化开寒夜的静谧。
  风,吹动满庭的竹叶,沙沙细响。冷月,诗魂,相对无言的沉寂……
  跨过千年的光景,月似当时,人似当是否?
  
  篇二:威海遗梦
  威海这地方,在山东半岛的东北角上,小城不大,依山傍海而成。白天,人在威海的街上,本能地想朝东走,赶紧看到大海,不然就心里发慌。看到急急向海边的人,威海本地人都笑,人家早就看出,这是异乡人,刚来威海,不看海看什么呢?!
  异乡人当然不是一个或一群,夏天时,来威海看海游海的人,多着呢。这里面,既有来自山东的客人,更多的是来自中国中西部的有闲之士,三五结群的有,跟团随社的也不在少数。有一年早秋,一家新疆旅行社组织了三百人的大团,浩浩荡荡前来威海,半夜一下火车,其中几个人就说,这里的空气怪怪的,导游问是什么气味,他们笑答:空气里有大海的味道嘛!
  一批批的异乡人就在威海住下了,少的三两天,多的五六天。小城虽不大,外来人口比例却是居高不下的,满街的行人,东北口音的占多数,到处是“大哥、老妹儿”的声音。你真想听原汁原味的威海方言,也不是那么容易了,年轻人都嫌方言土气,改口讲起了普通话。倒是商业街上的店铺里,中年的威海女人,操一口纯正流畅的本地话,把个异乡人说的,又心痒又迷茫,交流是不要指望了,人家的方言,怎么也有个千年万年的寿命,你轻易就能听懂、就会开口说不成?
  小城不大,异乡人不用打车,走着就来到海边。威海的建筑物,越临近海边,越是建得新鲜气派,隔着环海大道,海水在不远处平静地晒太阳,可是海水并不蓝,天倒是蓝得像块透明的水晶。当地人对此习以为常,有说夏天的海不蓝,到秋天就转了,有说冬天的海是最蓝的,反正说了一圈,证明了一个事实,在威海的近海,想天天看到海蓝色,是不可能的梦想。
  真到了海边,蓝色与否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是真正的大海。前面是刘公岛,在威海这边看,这岛与陆地有着看不见却摸得着的联系,甲午海战后一百多年,这岛像是威海的一个儿子,近在咫尺,在前方保家护国。曾经与外敌拼得血肉横飞,却始终保持威海卫的英雄本色,宁可自尽,绝不低头。
  海水在阳光下自由起伏,一百多年的往事,在这潮起潮落中远去了。海风中,威海的梦,来到异乡人的眼前。立在海边的松林中,人的情志由远及近,渐渐清晰,又渐渐模糊。眼前的小沙滩上,三对新人在拍摄婚纱照,沙子极细极白,上面已经没有像样的贝壳,全是人的脚印。异乡人不由想起头天看过的四眼老楼,那里面,到底有多少人留下了脚步呢?
  威海是有梦的。有梦的地方,也多数是有人迹的,只是这人迹,不见得被发现被记牢。座落于环海路七号的四眼老楼今天已经是茶楼了,这座英国文艺复兴风格建筑,是当时英国海军司令的避暑别墅,由英国人EliasJR在1904年兴建,到今天仍然岿然不动。花岗岩的主体,铜制的雕花窗棂,前廊的棕红地砖,都是当年的原始形态。可是,仅是一个躯壳而已,里面完全是按照现代的装修风格来做成的。四眼老楼其实是一个“回”字型结构,中心的部分是一个天井,当然不是露天的。天井里,当初是一眼水井,现在则填充后,改建成养锦鲤的池子,还带着喷泉的装置,一通电,水就乖乖地从莲蓬头喷射出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梦还是要继续。又有一处六角楼要修缮,也是超过百年的老房子,异乡人专门去拍了照片,又询问工人修缮了何用,却无一人能给出肯定答案。这些格局复杂的西洋建筑,也是沉淀了一些梦的,从历史的档案中,这里有了山东第一批电话电灯和电报局,英国人开办的照相馆、报馆、咖啡馆、西餐厅,规模不大,均建在海边的半山上,海边的足球场、高尔夫球场,私人汽车可以自由进出……威海的旧梦,就这样存入了发黄的卷宗中。(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海边的黄昏开始热闹起来。几个月的休鱼期刚刚结束,渔家纷纷下海,撒下了秋天的第一网。傍晚六点钟,海边小码头上,一字排开了几十户渔人,面前亮着新捕的鲜活鱼虾贝类,买的卖的,南腔北调,议价算帐,不亦乐乎。还有性急的男人们,直接用弯刀破开新鲜牡蛎,生吃下肚,那眉毛眼睛里,都是一个“爽”字,女人则忙着目测海蟹的肥嫩程度,不说买,也不说不买。空气中的海腥味,已经到了发酵的地步,人们早就习惯了,就像海面上的木船,真离开了海水,就失掉了生命一样。
  这也应该有梦,有梦,就有了继续的理由。在海边,人们集体生出了希望,如海鲜般生猛。不是说好运的浪头,一个胜过一个吗,异乡人想,这梦也是呢!
  威海,带着威海遗梦,在黄昏里转身而去。
  
  篇三:廊桥遗梦
  每过一个村落,一个小镇,不论其名与否,我总喜欢找个地儿坐下来,切一壶茶,听着当地的曲子,诉说着当地的民风。每一个地方的故事都是平凡且朴素的,没有华丽的篇章,没有奢侈的高调,仅仅只是一张陈旧的谱子,在世间万物轮回中,静静的犹唱着小镇的故事,小镇的春秋。
  记得初见西塘时,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就是一身素朴且不食人间烟火的文人墨客。在烟雨西塘中,总有说不尽的故事,尽管不及丝绸中描线的那般金翠,但一如墨画中的轻烟,总能勾起些许的陈年往事,或往昔几十年,或穿越几百年,或轮回几千年,江南的墨画水乡,西塘的烟雨袅袅,叫人怎能忘怀?而今,踪迹西塘中,还是免不了一番品茗,这里且说品茗或许来得太高雅,毕竟我还喝不出其中的真味来,只觉得好喝,便就喜欢上了茶,或者是贪恋罢。
  在西塘,临水而建的茶楼颇多,建筑风格大多离不开江南小镇的风韵。由于临水,游客坐落沿水茶楼中,总能将西塘的景色一览无遗,至少可目览了七八成。自然这消费也就提了上去,但也有许多价格实惠的茶楼,大多是小市民或是农民去往的地方。其实在江南,在西塘,茶楼不在于贵贱,凡是能品出个味来,它就是上等的。
  当然,我算是为了寻梦,小花了一笔吧。从上海赶去西塘,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寻梦。这样说来或许有些牵强,但我的确为了在西塘寻踪而来的,这几千年的小镇,在千秋万载中,过了风雨,过了岁月,过了春秋,白天在晨雾中烟雨袅袅,傍晚在夕照下沉醉,晚上在月光下安然睡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蹉跎,有辉煌,但一路如初,如初江南烟雨中的画卷,不曾褪色,不曾变质,从古由今,不改朱颜,依旧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踪迹西塘,寻了千年的梦,千年的故事。一番醉游,让我置身如梦画中,唯有在临水边,看着烟雨西塘,看着古老的马头墙,看着曲载春秋的古桥,而后,再来一壶茶,品茗中,听着越剧,彷如时光倒流在千年,吴越文化穿透在虚实之间,令者不知是梦还是现实?
  我让服务员给我上了一壶茶,据说茶名为三七茶,在冬天比较适饮。当然,心境好,环境好,这茶也不分季节了。其实我是比较喜欢铁观音的,但听人家说三七茶,是游客点的比较多,而我这人也喜好热闹,也就顺着这热闹一把了。自然,心里难以控制的并不是这茶,而是身处西塘的江南穿越。坐在茶楼二楼的一个靠窗的位置,犹如当初我在客栈二楼,耐不性子等待小二哥上菜,便不安分的走到窗边,开始一番神游。
  而今,几乎是不变的剧情,但地理位置变了,环境变了,看这江南水乡的心情也就不一样了。尽管同为江南。茶楼的风格具有相当浓郁的徽派民居,在江南水乡,见到徽派,坐在马头墙下,阅读着西塘的风情,别是一番滋味。而楼内的风格却具有江南墨居,身置其中,宛如走进文人的书房,坐在窗边,看着君子兰,翻阅着诗书,再是一杯茶,我想这是再闲情逸致不过了。这样的风格,令我陶醉,忙从随身的行李背包里,拿出了关于余秋雨先生写的《江南小镇》,说实话之所以会买这本书,完全是处于我要寻踪江南踪迹的缘故。
  翻开第一页,草草的读了几排,便无了兴趣。眼神与思想总是醉游在窗外的小镇,书籍的墨画,文字的渲染,总不是能替代眼前给我一切现象:一路廊桥,承载了多少年的梦。人文的精神与历史的精华,在廊桥下的青石路上,走过了多少年的春秋与岁月?已然,这已经是模糊的了,看着破旧的石阶,泛黄的记忆总在晨雾夕阳中,或袅袅或沉沉,西塘的含蓄,西塘掩藏的美,在烟雨蒙蒙中,总不能被掩饰。品读中,我手中的茶,不安分的飘溢出几度清香,有点普洱茶的味道,轻轻小品,不知是茶香还是西塘香,我又开始陶醉…
  坐在二楼,位置或许不是最佳的,但廊桥就在我脚下,近千米的廊桥下,每天都在上演着怎样的剧情,诉说着怎样的故事,不得而知。但看廊桥周边的挂灯,在古老陈旧的木桩上悬着,夜来是灯光映射下临河,整座西塘都倒影在月光的河岸上,如梦如画,若没有一首诗赋上,似乎是枉费了我对古诗词的钟爱,就好比没有给西塘梳妆,没有给廊桥描眉,再美的容颜,总有缺陷,不禁是一番不忍。于是我人生的第一首《廊桥遗梦》由此而生——
  “初见你,
  你的容颜醉在烟雨里,
  你的踪迹醉在墨画中,
  初见你,
  你的等待演变千年春秋,
  你的初梦上演世间轮回,
  初见你,
  你的醉容描写在水乡,
  你的遗梦孤留在廊桥。”
  
  篇四:天桥遗梦
  等待的那人,那人未至,不是他忘约,不是你执着。
  生命本就如一条静静的河,缓和也好,湍急也罢,一路流逝,看过的风景不会再重复。遇见的人,容貌再相似,神态再相合,也不是当初的那个。错过即是错过。
  很多人没办法陪我们一直走,留下来的那个可能不是最期待的,却是最感动的。一个约定,有人还在赴约的路上,有人一直竟在原地等候。但传说的不见不散,太过浪漫。现实爱给人措手不及。一念之间,即是擦肩,再也无缘。你可以回眸,但时光没有复原当初的能力。
  于是低头,路还在,花未败,撑伞的人一路守护。
  天桥上总是离天空近一步,说近一步,其实就是拂去一层喧嚣,又不想完全脱离尘世的纷扰。相较于桥下的车水马龙,人声稀落的桥上,哪个点都适合等候,也适合遐想。你说在此等候,她便早早到来,人未动,心已远。相约,还是会有太多可能会错过,选择执着等待,只是不想留下薄凉的理由。宿命,仿佛早就注定。人所能为的,只是给自己寻找安慰。
  灯又明,月华初。夜晚的天桥像一条霓龙,横卧在有生机的人群里。一个人在上面走走停停,四处都是华美的夜景,夜风清冷,容易淡泊。所站立的地方,遥想会是多少人约定的天堂,凝结过谁眼波的幸福,蹙成过谁眉间的失落。今月曾经照古人。
  细想未曾给过什么人承诺,许是自己不勇敢。
  
  篇五:鸳鸯遗梦
  玉人楼,香消茶尽,闲处光阴过,潸然释杯影,行去回头,终朝只为聚情恩,归兮来散留梦遗,金满银堂,怎相堪回首离人痴梦,人已去,唱尽离歌,一曲终难怨,回首相堪已惘然……
  叹,粉正香,如何两髻又成霜?
  昨日满尘欢影,情惜不尽,今宵红灯账下,鸳鸯东离,孔雀西散,奇月难逢,彩云已逝,身为花间雨,滴滴泪落殇,并蒂荷花两路走,多情鸳鸯三分离,郁结何曾结,欲空未必空,可怜红颜落花情,空悲叹,相惜今生,几分情愫无处诉衷肠。
  心从两地生孤木,福贵又何为,展眼吊斜晖,两江水逝忍青葱,荡悠悠,芳魂消耗。
  又是一年春来早,暗柳成荫,云中杏蕊飘,花从心间过,喜无常,一番风雨路飘摇,把手忆情,阡陌痴梦怎释怀那一指茵茵清纯?
  黄花聚散,流淌经年,残荷流水落去,鸳鸯瑶池离尘相守,曲溅人惜上演了落霞孤雁的悲歌,一支折足,隔河相望,情已然是人去楼空。
  鸳鸯戏水,微波涟漪,遥寄千年成佳话……
  鸳鸯凝痴,独徘徊,芊芊玉景已成梦。
  
  篇六:前秦遗梦
  公元二千零一十二年六月十三日的一个深夜,我闭上双眼很快进入梦乡。
  当一个梦迭落一千多年时,我知我即将要醒了,我睁开眼,却看见自己身在一座朱红大院门前,我疑惑着,好像又听见门内隐约传来织布机的声音,我突然明白,上一个梦已经结束了,但这个梦才开始。
  谁都不愿意做着明白的梦,因此我狠命地掐着自己的手,踢打着门和地上的一切,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也许是昨晚我看书看得太久了,也许是有某个幽灵已控制了我的灵魂,在一番挣扎后我无奈地躺在门前。
  门里的声音还继续响着,过了一会儿,织机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我只听见淡淡而轻柔的一句:“好人,进来坐一下吧!”她话刚说完又响起了织机的声音,我不知道老天在梦中是给我怎样一个安排,是比白天更美的色彩吗?
  我进了屋,看见一位大约二十三四岁的漂亮姐姐在织着布,她雍容华贵,看来不与一般女子相同,当时我看到她那身着装时真的吓了我一跳,啊!我该不会穿越了吧?就我了解知,她身上的衣服应该属于五胡十六国时期,我祈祷着,宁愿自己是在梦里也不要穿越。
  她回眸一笑,真个巧笑倩兮、清扬婉兮,是梨花一枝春带雨,倾国倾城的容貌,我心动极了,然而可惜我并不认识她,我不敢看着她的眼睛,因为她的眼睛里好似藏着星空,太迷人了,我别扭地问她:“这位……,这位姐姐,我认识你吗?”
  她放下手中的活儿,甜甜地说:“你认识我啊!你做过的事你已经忘了?你喜欢我,事实会告诉你的,你是一个傻人,和我一样傻。”她瞬间由喜转悲,从怀里拿出手帕擦着眼泪。
  “我真不明白,你们女人都是这么善变吗?”我不再感觉到自己的话是否合适,问道:“姐姐,你为何而哭呢?我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你要听我说的好话,坏话就别记心里了,那么伤心的只是我一个人了。”
  “你错了,我和你伤心都到骨子里了,要不然我不会请你来,有时我都想要你解脱,没必要搭理我这个梦。”
  “你说梦是你设下的,你有话要对我说?”我吃惊地问道。
  “其实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她补充道:“我只不过对你的灵魂进行了呼唤,这个呼唤和灵魂的关系比一条河流和河水的关系都要弱一点儿,而且呼唤有许多种,正如河流的河道一样,但最终只有你随着我真实唯一的呼唤才能到达这里,你的灵魂在行走的路上说半个“不”字梦都会破灭,你是自愿的,但你也是幸运的。”
  “真是上天注定啊!你可以把你的名字、故事都告诉我吗?”我急切问道,此时我并不想走,我深怕梦醒了,我要的悲剧和喜剧,都希望是完整的。
  “我累了,先带你去看看周围的这一切吧。”她看见我点头便迈着莲步缓缓而行。
  我一路跟着她,看见的美景美得让我不赞一词,我不能留恋,正如我生命中的过客一样,如果爱可以由人选择,那么我相信把选择留给未来才是对的,她看我走得那么慢,便淡淡地说了一句:“好人,你再走这么慢,我就把你推回去。”,我悄悄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是故意的,她又轻轻笑了,只是不愿让我看见却转过头,我加快了脚步。
  跟着她我并不觉得狼狈,反而觉得开心,刚才她说我喜欢她我也不认为尴尬了,我不讨厌她,我想知道她的名字,她的故事,尽管我明白梦很短,当醒来时一切都将如云烟忽散。
  她把我引到一处亭子,亭子很宽敞,摆放着各种东西,我和她刚走进亭子,亭子却一片漆黑,明明外面是白天,亭子又没有围墙,为什么突然亭子里像施了魔法般变黑了呢,我扯着她的衣襟问她。
  “不怕告诉你,我现在活了一千七百七十年了,但我还是二十多岁的模样,今天是个特别的一天,用你们现在的话说,今天是我生日,黑夜还没到来,所以我用琼花玉露洒在了红柱上,它们把亭子周围的阳光都吸尽了。”
  我走过去摸了摸红柱子,发现果然有琼花玉露在上面,今天虽然是她生日,我却没有礼物相送,她都活了一千七百七十年,我曾经爱过她?她是谁?我与她到底有过怎样的纠葛呢?她该不会索要我这一世的青春,与她相伴一辈子吧。我突然感觉到害怕,却不得不靠近她寻找安全,她是值得相信的,我脑海中拼命这样想。
  “你放心,我会让你走的,等你走后,我会重新寻找我的梦。”她又哭了起来,而且身子躺在桌子上泪眼婆娑地望着我,我感觉她的童心未抿,她年轻到让我不敢相信的地步,我走近她,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没有半分掩饰,她就是这么简单,尽管时间在她身上划过了一千多年。
  “好了,苏蕙!从你一开始织布,我就看出你织的是回文,世界上只有你一人织回文,你叫苏蕙,我一开始没这样叫你是怕认错了你,让你伤心,当我一听你活了一千七百多年,并仔细听了你的声音我才真正确定了。”我认为自己说的很完美。
  “什么,你能听出我的声音?你能知道我织的是回文锦?告诉我,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思念我?我一直认为只有自己在苦海煎熬。”她伸手抱着我,却像个小孩似的呜呜哭起来。
  我真矛盾,明明自己才明白,却百般掩饰说早知道。明明没见过她,没听过她的声音,却要装着对她很了解、什么都知道。明明自己脆弱得需要个肩膀靠,却要装着自己很坚强可以给人一片天。明明爱着别人,却要装着很厌恶。明明期待和别人说话,却装着无话可说。明明……
  “我当然爱着你,可惜我与你不在同一个时间里、世界里,我当然爱着你,只怪我是个凡人,也会有生老病死,我当然爱着你,然而我的平凡、不美丽,你不会把我太放在心里。”我对着苏蕙说。
  她说:“不!我与你的梦是独一无二的,我爱你也是天长地久的,等你醒后,我就把我的梦毁了,那么我也死了,我将会永远属于你。”
  “啊!你原来与梦一样脆弱,梦就是你的生命,你活了一千七百多年,难怪还这么年轻,你不要把你毁了,别把梦毁了,如果你真爱我,我希望你多给我几个梦,你要像梦一样活下去。”我劝她道。
  “好吧,我像梦一样活下去。”她说着脸上像绽开了一朵花,她拉我过去。
  “你看,这桌子上是我采集桃花粉制作的饼,里面还拌有琼花玉露,吃了它你会变年轻、变白的。”瞬间亭子亮了,她还说我们现在制作的蛋糕并不一定比她做的饼好吃,我问她为什么知道我们当今的事,她说她会穿越,真吓出我一身冷汗,她又安慰我说她会未卜先知,我此时真不明白她说的哪句话是真的。
  我相信预兆,但我不相信命运,我望了望亭子上,似乎挂着一盏月亮,我问她:“你上面放的是月亮,还是一盏灯?”她没注意到我说的,但也许是不懂,她见我一脸茫然,沉默一下只好说:“月亮,上面当然是我借的月亮,你是不是嫌它太暗了,这感觉不够?你还需要星星吗?我借给你。”不知怎的她动了一下手星星便突然像长了翅膀、有了生命般朝亭子游了过来,我看见星星竟然有着一张笑脸。她若真留我,我是跑不出梦的,可我不想沉睡一世啊!
  她见我有些不习惯,忙向我问道:“你想些什么?这一千多年来,我听过的可多了,小草给我讲生命的起源,讲女娲和伏羲的故事,鸟儿给我讲王母和玉帝的故事,水给我讲屈原、洛神和王勃的故事,这里每个生命,都由神来主宰,但是我,却不属于任何神来管束,我敢爱敢恨,因此我生活得很孤单。”
  “你没想过转世投胎吗?何必抱着一千年的梦这样痛苦走下去?”我反问她道。
  “转世投胎是很简单的,可你想过没有,你拥有的一切都将没有,我……”她有些说不出话。
  “原来是你舍不得放弃,我与你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也舍不得放弃,但你和你的梦将长存,也许我就是个过客,来去不留一点痕迹。”我感叹道。
  “不说这些了,我知道梦快不长了,我的名字你已知道,我的故事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要等待,正如你的未来都像注定,有许多未来你早懂的。”她郑重地给我说,手伸出一快饼给我吃,我吃了下去,味道是甘美的,至少说人间中不会有那么美好可口的。
  “可你说呼唤灵魂需要唯一正确的选择,我怎么能保证来到你梦中呢?”我着急地望着她,伸出手去握她的手,竟然像握着一块冰块那样冰凉。
  我泪流满面,紧紧握着她的手,泣不成声地说:“请你告诉我,蕙!我要怎样才能来到你的梦里,你说有多么困难,我都将努力,我不愿与你分离,我已经爱上了你,你就应该给我一条路,不要让我伤心分不清天和地,雨和雪,别让我的等待走过几千年,我是凡人,我要的是争朝夕。”
  她泪如珠帘,泪如雨下,眼泪飘在半空不肯落下,我才懂得眼泪是有生命的,何止她的眼泪,我的眼泪,世界上千千万万人的眼泪都有生命,它们存在,落入泥里,让世界变得柔软和灵犀。
  世界真掀起了波涛洪流,她温柔地说道:“相信我吧,我与你的梦还未完,你知道吗?你现在正吻着我呢,不信,摸我的脸是湿的,你走之前,我会给你方向。”
  我伸出手摸着她纯洁的脸,发现她的脸真是湿的,我就是不明白,明明我没有吻着她,只是和她在一起,又怎么会吻着她呢?
  “你记得你的书吗?我的名字在书上就有了生命,但生命不是任何人都看得出和感知到的,当你真正将灵魂交给我引导时,我就与你同在,你睡梦中吻着我的名字,没有安排,是上天注定。”苏蕙说。
  “我相信你现在说的话,可我不相信你说我们还会在梦里相遇,看你闪烁的眼睛,你总是将快乐给了别人,把寂寞留给了自己。”我牵着她的手不肯放开,我明白梦都是易破碎的。
  她挣脱开我的手,放走了月亮、星星,她说:“你看吧,红柱上的琼花玉露很快就会变干,当它们散尽时,天就要破晓了,我不想害你,当你的梦变得更长时,人就会有生命危险,你有话快对我说啊!”她抽泣着,伸出手抱着我,不停地亲着我的脸,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觉得只有眼泪能解释,其它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大脑陷入一片真空。
  “不明白的时候,就望着河流、大海、远方、星空,它们会告诉你我在何方,你在何方,你的未来在何方。”她说着,我记住了这些话,刚吻了她一下,顿觉大地山川为之变色,人像个弃儿一样被丢在尘世里,睁开眼,我竟然吻着书,“苏蕙”二字刹那闪现在我眼前,我实在想不到梦中会那样真实。
  我起了床走到窗前,看见白鹭正环绕着岸边,有的从这岸飞到那岸,河水像知会人意一样静境地流着。
  
  篇七:千年遗梦
  轻轻的走来了你的倩影,一如千年的史画。青春不老的是你的容颜,一如天上的仙子。
  有谁知道,在这如花的容颜下,有着多么让人心酸的故事。
  一条白绫断送了风华绝代的容颜,可她还要背负着千古的骂名。一个柔弱的女子,为何要承受这天大的冤屈。仅仅为了那份痴情。
  人说是她断送了全盛的唐朝,人说是她毁掉了最贤明的君主,是她,是她还是她,……
  她没有别的,只想全心全意的爱一个人,也想得到他全心全意的爱,就这么简单的要求,为了这个小小的要求,她背负着天大的骂名。
  在现在,这只是一人再普通不过的事。然而,在那个时代,她却要为她的全心全意付出代价,为这份爱,她付出了生命……
  千年之后的今天,她踏着潇潇暮歌轻轻的走来,不为别的只要看一眼她的爱人,她曾经为之付出生命的爱人过得可好……
  如今,她看到了,看见了自己的爱人和别人走进了婚姻的礼堂。一碗孟婆汤让他忘记了全部,而她却还清楚的记得这一切。因为那个滔天的冤屈,她被被剥夺发投生的权利。前世、今生、来世,她只能是一缕芳魂,她的心里永远装着千年之前他的模样……
  
  篇八:山楂遗梦
  六月的飞雪,飘落的是谁的寂寞。~《题记》
  这是一棵英雄树,鲜血凝成的不屈!火红的花,是它的申诉!重重的年轮,记载着历史的反复!谁在树下轻呼?谁在树下蜇伏?
  静秋的恕,小孙的墓,静静的沉淀了那个发黄年代的尘土!心6动的诗句,动了谁青春的语录?流年不复。脚上的那多多梅花,可以料想那手的温度!你说的誓言,再不不能重现!你说过我的呼唤,是你一辈子最好听的诺言。所有有过的从前,一边边让我去重演。哪一次见面,你不是珍惜的说咱们有永远!哪一次离开,你不是用笑容说相见不难!真的我们还有昨天!一天河的宽,是曾经的臂弯!当初的弧度,让我幸福一整个夏天!当山楂花开满了南山的火红,你是否能在在墙角看我一眼?如果可以,我愿等你一年零一个月,如果可以我愿意等你到二十五岁,如果可以我愿等你一辈子。没有这些如果,有的只是岁月的沉默!苍天见证的,只是那份残缺的遗憾!
  啊,我的山楂梦,是否也埋葬在牛尾处的青山!啊,我的山楂女孩,你是否会朝着我离开的方向祭奠?看着深秋的夕阳,暖暖的,还记得那个岁月相处的时光,愿你好好的…夕阳,夕阳
  
  篇九:断城遗梦
  当时光一如既往的狂奔于这个社会的前面,突然发现了一些断城,时光老人应该有这样一种想法——还是回到几千年前的时代吧!
  时光总是直的,没有注意到路弯处的微变,而现代人类的衍生也是直的,他们看到了科技的发展,却没有发现古城堡的神话,一代代的人类看着这些神话城堡被一点点埋入这深灰色的大地,也许有一天一不小心踩在了脚下,绊了一跤,才发现这里原来有祖先遗留下来的东西,便叫一些眼镜来研究一番,这倒能令人产生一些快意,之少真正的人类古遗产没有被埋没。
  但我宁愿不要它被发现,画蛇添足对人类来说早已司空见惯,甚至人们高贵的将其称为保护文化遗产,总要给一个不完整的断城再加闪亮的一笔,或许在我们一些人的眼中,这的却很漂亮,带是我们只需稍加判断,便会发现断城仍然是断城,现在的修复恢复不了它的完整,只会让它断得更彻底,那时我们人类才会发现我们的动作是多么可笑,在伟大古断城下人类真的很渺小。
  余秋雨在他的旅行游记《千年一叹》中,专访了人类文明的发祥地,苦苦追求着古文明的余晖,但他走进古巴比伦遗迹时,他站在修复的崭新的巴比伦遗址前,这位大师眼睛湿润了,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荒凉,然而这种悲剧不仅仅只有在遥远的两河流域才发生,每一个城市都在上演修复断城的悲剧,把人类可怜的拙作临驾于古城之上,这不是断城的荣誉而是一种悲哀。
  历史留给我们的只能是并不完整的断城,而我们需要留给世界的是对古文明的尊重,直到有一天遗梦中的断城余晖无限。
  
  篇十:流年遗梦
  他曾说:“不管我们将来会怎么样,你所说的,你所做的,我都会记得!这一生,有一个人如此爱我,知足了。”
  那时候妍妍心里酸酸甜甜的。也许不能相伴一生,但也请不要相忘江湖,某个午夜梦醒的时候,请记得曾经有人如此爱你。一辈子,几十个春秋,一个人能做的事少的可怜。有一个值得爱可以爱的人存在,将是莫大的幸福。
  他曾说:“放心吧宝贝,我不会让你跟我吃一辈子苦的,为了你我会努力,别人有的,我会让你全有,别人没有的,我也会给你。”
  那时候妍妍温柔的微笑,也许他的说的不一定实现,妍妍感激的是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一个人,只有心里有一个比自己更重要的人的时候,才会努力改变自己。
  他曾说:“我知道我自己穷,我知道我给不了你荣华富贵,但是我可以为你生为你死,只要我有的,你都可以拿走!”
  那时候妍妍沉默不语,诺言,本来就是虚设的,如果一定要等着它实现,势必辛苦。爱情是一杯鲜榨果汁,时间久了,难免发酵变质。
  他曾说:“你的照片永远会存在我的空间里,因为你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是我准备娶回家相伴一生的女人!”
  那时候妍妍低眉浅笑,爱你的时候,你是天使,不爱你了,你就一青蛙。不是不可以说谎,但请你技术高一点,有些事已是既定的事实,是男人就承认了,别让人看不起!
  他曾说:“离开你才知道你对我有多好,真的后悔过,你是一个好女人,是我不知道珍惜,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亲人。”
  那时候妍妍看着天空,好蓝好蓝,像被水洗过。心不再痛,时间真的可以淡化一切。此时此刻,两世为人。
  他曾说:“不管你怎么恨我怪我,至少你现在过的比那时候好,我配不上你也不想拖累你,为了你的幸福,我必须舍得。”
  那时候妍妍摇头轻叹,如此薄凉的借口,听起来都是一种负担。如果我相信了,你就可以原谅自己,那么好吧,我假装被骗。
  妍妍说:“你幸福,我嫉妒,你不幸,我心疼,你我今生,缘尽于此!”
  他说:“对不起!”
  妍妍笑容雪白:“没关系,你欠我的幸福,会有人赔!”
  
  篇十一:遗梦江南
  喜欢上江南,是缘于那句“小桥流水人家”,一幅清雅疏淡却不失温馨的画面。而在这个清明时节,闲坐湖心一亭,望着绵绵长长的春雨,我的心又迷失在了江南的雨雾中,不知返回。
  江南,她一直滋养在我的幻想中,温婉淡雅。梦中的她像一幅水墨画,带点淡淡的丹青。几株翠竹依石而眠,伴水而醉,不慕红尘蝶蜂迷,遗世独立于泉水边。小溪叮咚作响,一路欢歌从山涧流出,清澈灵动,把沉于水底的鹅卵石洗的晶莹剔透。而江南,也因这水沾染了诗意,水影横斜,河埠如琴,烟波渺渺,翠柳依依,竹语萧萧,草长莺飞,微风和煦。此时,我坐在乌篷船上,任清凉的河水顺指尖流过,凭一叶扁舟随波而荡,闲看斜阳杏花飞,卧听黄鹂百转啼,如此人生,也不枉来一遭了。
  “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栏三百九十桥”,水做的江南,自然少不了桥来做点缀,小巧典雅,如天上彩虹的石拱桥;古朴秀美,淡雅清丽的青石板桥;历史悠久,见证了白娘子和许仙缠绵爱情的断桥;仰或是随意搭建,横于溪间的竹木桥,不管是什么样的桥,都给江南的水增添了无限的韵味。
  烟雨里雾失楼台,清风处淡月生姿,自古多情江南雨。在这样一个富有诗意的日子里,我撑一支长蒿,驾一叶扁舟,游荡于江南的水乡里。或许,我会看到溪边浣纱的西子,杏眼柳眉,丹唇微启,柔顺的青丝随意绾着,不施粉黛,却倾国倾城;也应该会拾到随水流诗的“薛涛笺”,在那粉红的笺上应该有“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这样美丽的诗句。潺潺的流水勾勒出石头城中金陵十二钗的红巾绿袖,这水里,也应该融入了黛玉一生的泪水,一世的痴怨。
  船从如镜的水面划过,划出一道清波,清波在逶迤的灯光下闪烁着片片磷光。舟也飘飘,人也渺渺,人舟共进,我来到了秦淮河畔,这个历经千秋岁月,看惯了风花雪月、刀光剑影,听惯了商女们歌舞升平、爱恨情愁的古河,应该是淡妆素颜,静谧的立在那里等我。雾霭如烟,淡月蒙蒙,酒肆飞歌,人家热闹。软软的吴歌从临水而建的楼阁中飘出,舞女的长袖卷过荧荧烛火,华丽的轻纱摇曳生姿,船上的才子翘首而望,吟出流传千古的佳词丽句。河畔的酒家清香四溢,河里的船家载舟载月,在这样一个风月烟花地,应该有一处静谧地,留给那位苦苦等待归郎的痴情女子。临河的阁楼上有一扇镂花木窗,窗户是半开着的,窗台上吊一盏小灯笼,供着一盆菊花或兰花,女子双目含愁,幽幽的望着河面,“过尽千帆皆不是”,一次次的希望,却又一回回的失望,莲花般的容颜在无尽的等待中凋落,惹人怜惜。
  停船靠岸,我只想撑着一把古韵秀美的油纸伞,走在那悠长寂寥的青石板小巷里,去寻访梦里的纳兰容若。绵绵的细雨轻抚在巷边的青苔上,奏出一支柔和的曲调,悠长,悠长,承载着思念飘向远方,我只是远远望着雨雾中的他。他,或怅然望向远方,或独身立于亭边,或依竹沉思,从那单薄的背影里,我总是能读到彻骨的落寞、孤独与惆怅。他如一株开在污浊泥塘里的芙蓉,柔弱的枝干孤零零地举着一朵纤尘不染、清香四溢的花朵,却还是要依靠那污浊的泥土来生存,因为他的根在那里,是无法也无力与人言说的,只能让人感怀良久。在这个江南雨夜,我渴望遇到这个才华横溢又温柔多情的公子,无需相识相知,只远远的看着,就已足够,因为有此景,有此情,有此人,已不需要那些俗套的故事来修饰。
  没有去过江南,心却在那里生了根。其实,人一旦太喜欢一个地方,他是不敢去的,留着那一份幻想,留着那一份憧憬,把心中的圣地滋养的更加丰满多情。江南,她有着青石小弄台门深,有着乌瓦粉檐廊棚长,亦有着遍地凡俗市肆闹,如同蜿蜒缠绵于小镇的流水,潺潺流淌却不扰清梦。不管去与不去,她的美已生于心底,于轻浮烦躁时去梦中的江南小憩,才不致蒙了心尘,流于世俗,听不见鸟语,闻不到花香……
  
  篇十二:枕沿遗梦
  吾爱,是谁把你和着梦一起遗落枕边?——不是我。我只想让我的船游离你的岸,在没有星星的夜晚,黑夜将为我拉纤引渡。离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远,我早该知道。我历尽艰难走近你,又千方百计离开你。你用尽怜爱释放我,又用尽酷刑囚禁我。
  吾爱,你何时跨过晚花的树篱,与我携手造就一段相濡以沐的故事?小楼昨夜又东风,只是二十四桥皆已寂寞。我是长驻麦田里的守夜者,你梦一般轻悄的蛰足,踩痛我的一生。那一曲琵琶行,那一杯胭脂醉,一切都已辗作香尘。清晨,中午,黄昏都过去了,是谁在电闪雷鸣的日子,又结成另一个春天?——不是我。只是燕子来时已斜阳归去,黄鹤一去不复返,美人如花隔云端。没有温暖的岁月,我与自己的血液相拥。你的生命是那股沸腾的灵水,日夜不息地贯彻山林,流淌我的血管。我的骨髓,灵魂,思想以及躯体的挣扎,除了取缔还有什么愿望?已为爱斟满两杯葡萄红酒,一杯给你,一杯敬给我们共同的上帝。尽管距离依旧是千古情缘最后的皈依。
  吾爱,请让幕落的情缘回归枝头吧!在冰与火中穿行,给我一张网吧,哪怕是烂的,破的,我也要把今生的爱捕捞。泰戈尔说:“心是应该和一滴眼泪一首诗歌在一起,送给人的。”然而,我又能给予你什么呢?我答应过你,要在玫瑰绽放之前到来——但我迟到了,守着花开又花落的人是你。往事沧桑,每一片斑驳与残落,都剥痛心骨。惟有一窗凄冷的清月,空照我一心的哀愁。
  我罪无可赦。不要为我辩护罢,让玫瑰的花刺紧我的心窝,让我淋漓的心血,为它宿命浇铸灵魂的祭坛。对了,我不需要拯救。你留下创痕和我作伴,我将以全部的爱给它加冕。
  吾爱呵!不知你的思念是否还会摆放在我固执脚步的尺度之间。我只是在梦中,你翩然而来,近了,近了,又远了……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42545.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