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泪

时间:2017-01-17    阅读:57 次   


  篇一:胭脂泪
  夏日的微风轻轻拂过湖面,浅边上还能看到偶尔游过的鱼儿,轻扬戏水,一晃游开了,
  远望着人们的闲凉,有丝紧张时光的流逝,偶尔却也愿着早日度过某些日子,当然,都是想想而已。但愿最终停留在最美好的时日,永恒。
  江南的风光依旧有着她特有的风采,只是少了些穷潦的文人笔墨,似乎少了往日的柔美。
  也是闲得无聊才有心思去想那些闲事。过往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许久,还是未见到那人。
  想如果当日那许仙未在断桥瞧见美貌的白娘子;如果那梁山伯同学有权有势,那也许这些故事就简单多了。看来,过去的事真很有意思。
  慢慢地在路上走着,看看几人的钓鱼。小时候亲手抓的鱼挺多的,但一直有个遗憾,因为从未钓过鱼,还真不知道那钓鱼的感觉。从书上看到说钓鱼可以陶怡性情,看那描述,整就是一个静坐着等鱼上钩。但现实看来,似乎有些出入,三五个五大山粗的男人站在那股涌流的水旁,使劲把鱼钩甩的老远,还不忘告诉围着的人们远一点。鱼钩带着鱼线冲出了很远。男人没有停留,直接收线,当拉出来时,可以看到鱼钩上挂着的鱼儿使劲地摆动着。这日子真是有意思,鱼也是那么的浮躁,钓鱼也成了一种很有激情的运动,就差听见壮汉的喘息了。
  走了过去,那边上有男女在恋爱,轻拥着彼此,嘴靠在了一起,为日后的感情努力。想到岛国,也够牛的,那么不大的地方居然有几亿人民,比起来,他们也够累的,为了发展,为了生存,那竞争,应该很大吧,他们的国家文化到也合适他们,性那么的,人多了,竞争大了,人的成长也很快吧。他们走在了两个极端里。活着。也许外国人很难理解他们吧,也很难理解那“源氏物语”
  夏日的风恨实用,吹走了人们身上的闷热,吹动了伊人的素衣和柔发,更显伊人的美,当然,也吹动了年轻同学们燥热的心。伊人的美,看呆了所有人,也包括女人……
  “哟,妞,不错嘛!给爷笑一个。”
  “哈,好美啊!如果能让她陪一晚上,我少活20年也愿意……”
  搞笑的人生,有趣的一个个人儿。
  只是想象。许多事不可能发生,许多事或许从未发生过。
  远处大树下石墩上纳凉的人们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卖玩品的商家走着,摆动着手里的小鼓,在寻找人群中的客人。
  一日又一日,就那样。
  一切仿佛没有停止,也不会停下来。如果下一场雨,也许湖边的路上会安静一些。
  在等一个人,是女人,不是很漂亮,但自己很喜欢。她还没来。
  女孩有一句“爱恨、爱恨,即为爱何来恨?”
  爱的太执着,太纯洁了,纯洁到不忍知道。
  小桥上牵着手,一道走过,似乎有点老态。总是忘不下某点心迹,放不开的心神,渐渐远去,又感觉差了点什么。点点渐弱的追求,尘封了。一个个人儿走失在时光中,模糊的一个个身影,低头叹息
  只留下了过日子!
  
  篇二:胭脂泪,扣红尘
  似水流年,浮华成影。谁执笺彼淡相绘,眉宇清幽,雾里望君颜。
  尘世如梦,流年如影。谁愿覆浮世烟火,指尖萦绕,梦里成锦绣。
  ——题记
  (一)如若初见,何必苦苦寻
  画忆角楼,晓梦断肠。一纸情深,难言曾缘浅。回忆再美,只羡经年。
  闲云野鹤,花开花谢。如此,请允我轻拈素笔,在雪月凄美的哀叹声中,永存那一份惊心动魄的美丽。在这匆匆的岁月里,寻一地安好,用以安放无处湮灭的美好。低吟浅唱,只待相遇,不聚离别。
  花开醉卧,在那漫无息的流年里。若有若无的清澈声,该怎样寻岁月留给你我的浅浅回音啊?环顾安寂,何故惹了祥景,落下满地惆怅。
  心系千年的故城,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景色依旧如初,这般美,青斑泥石古路,小桥流水人家,风中荷塘断桥残雪,梅雨时节杏花点点,屋檐风铃弹奏着流水禅心。我站在山巅上看流走的朵朵浮云,看晨曦天际的一抹彩霞,看恍如岁月这般飘过的阵阵炊烟。一切依旧,如今想来,只是多了一滴离人泪。(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在虚无缥缈的回眸间,我用耳朵聆听风的呢喃,用心找寻你的气息,一份念想,一丝情愫,一份痴迷,一场虚无缥缈的缘,在风中凄凉的倾诉。无法自拔的沦陷,熏醉的迷离,清澈、馨香、美好,像极了你我初见时的情景,可惜终是过往云烟,稍瞬即逝。
  我仿佛看见,你穿着我最爱的旗袍,撑着半旧的油纸伞,挪着碎碎的步子,从漆黑一片的幽深小巷走来,从那片你曾经生活的过去中走来,走到与我相会的烟雨朦胧的石桥上。你对我嫣然一笑,是巧笑嫣然,是美目盼兮,是浅笑倩兮。
  窗前的风景如流水般陈封了我经年的心,化了一季春水。陌上花开,谧瑟了一地凄凉。蝴蝶绕我水羡山柔,刹那,馨香遍布,只是抵不过岁月无情。这份念想,一直延续,从沧海之巅,天山之峰,流经陌上花开,流经流年的起点,一直蔓延一直蔓延,至沧海桑田,流年寂然,花开花谢。终是,在我手中断点。
  记忆遂然,也许,难忘的,是曾经,珍惜的,是如今。不过五字:何必苦苦寻。
  (二)缘起缘灭,一纸嫣然
  即若年华,浅醉流年。纵然红尘最美,也抵不过胭脂泪
  陌路星戈,我淡然相对,轻轻呓语,这般美,陶醉。
  在这静然的流年里,我还记得那时我们青春的写照。你说你爱江南的清尘,十里亭湘,一寸凉亭,陌上的青板路。你曾说,我们的相遇是这尘世间赐予的礼物,我们都需好好珍惜,莫等往后,空悲切。
  四月,又是花开季。安年未去,驻留在那花谢的岁月里,我仿佛看到了花开的情景,听到了花谢的声音。可惜不是陌上花开缓缓行,不是芬芳沁醉心扉,不是流连又忘返,而是纸上光阴,犹如一棵繁华落尽的树,浸沉在你眼中,飞进岁末的边缘,却是飞不进我的掌心。
  缘起缘灭,终是抵不过云烟在经年里刻画的痕迹。而我,年少的我,到底是有了怎样的决心,胆敢接下比以往都要沉重的缘分,我又想,你我的缘,太过沉重,衡量,又无法。
  流年如絮,一寸相思,都还给了曾经。如今,又该用什么,来奠基你我的相遇?我在红尘中苦苦寻觅,也始终到达不到你的天堂。我无奈,而你呢,又该是什么?
  万千风华落雁,终抵不过掌中一指流沙。这画中的容颜,巧目明兮,浅笑嫣然,淡然静好,这种超脱尘世的美,可是你,我找寻浮生的牵挂?
  菩提树下,是谁许了谁,此生不悔。一寸相思,半世流茷。岁月像是条绵长的连线,牵动着生命的丝丝。在烟雨般的岁月过往中,最终是谁丢弃了谁,又是谁别离了谁。
  三生石,缘起缘灭。在经过岁月的洗礼后,那无处安放的最初,又将该何去何从?风摆的红尘里,你可曾忘,那年,那景。我想说,触动我心的啊,并非是那美好的爱恋,而是由爱生成的暖,由爱生嗔的情,触动我心的纯洁。
  究竟红尘中,谁蹉跎了谁的岁月,谁牵绊了谁的寻觅,谁剪断了流年的轮廊,谁寻觅了一世的牵挂,在那繁花似水的初识里。只觉青丝已成白发,经历了如此年华,终是没有寻到你的天堂。
  或许是岁月弄人,让我们相遇,却没给出结局,或许是你我缘浅,连末世都未能到达。我怀中的风琴,早已布满沧桑,而我却依然珍藏于怀抱,只因它是你我的缘,都来不及丢弃,却已是,破碎成泪。
  遥遥相望,怎奈缘浅,无期。
  墨滴繁落,一纸嫣然,无悔。
  终是我滴下的胭脂泪,扣住了红尘情。胭脂成泪,若能相见,我愿为你演奏一曲,千年恋歌,倾尽浮生,无悔。
  
  篇三:胭脂泪
  若我是/你前世不小心遗落在/繁华红尘间的一滴胭脂泪/是否註定了/落寞和孤寂/是我今生该背负的原罪。习惯了在苍茫的夜色下淡品孤独,习惯了让空气中散发的寂寞将自己静静包围,习惯了一个人安静地躲在黑暗中享受思维停顿住的那个瞬间,落寞中有一种刻骨铭心锥痛到绝望的无奈在四周弥漫,有种经久不息的想念常常会不期而至。
  寂寞是情至深处的一种惆怅。一种自持淡定,我深爱着它,就像众人永远割舍不下青山水秀、春花秋月般。因了想念,悸动的心才有了一丝平静;怀有了寂寞,那波澜的心,逐渐地转变一汪澄彻幽静的水。
  是否有过因一章字、一幅画、一首歌,或者是其他,而想念一个未曾某面的人?也许自己不愿牵念,但总是有一种感动让你不经意间想起,且梦中还有几次邂逅。但有些事某些人,只能在淡淡记忆中梦着,倘若唤醒沉梦,不仅惊扰了别人,更且搅乱了自己的安宁。
  曾有过剪一段梦中的记忆,织一件缘分的衣裳,但未必如梦中心意。时光永远不可能屈服于你,只能是沉膝跪地。在青山秀水、云卷云纾流走千年的梦中,编织那一段唯美的剪影,抚平那不该有的悸动。独爱寂寞,因了你,迷恋上寂寞的山、寂寞的水、寂寞的竹林,在清风云淡中,朦胧了眼眸。有多少沧桑往事值得祭奠,又有多少沉浮的记忆支撑着你我,倘使没有坻柱,生活岂不是行尸走肉所然无味。有人喜静,将心灵付给了明月青山;有人喜闹,将心灵放逐于清风浪滔;有人清深,陷足于情爱的泥淖中,为纠缠的聚离而心伤;有人情浅,游刃于红尘市井。细细其中禅意,才如醍醐灌顶明白自己属于那最为复杂、惨烈的一类。有多少沧桑往事值得祭奠,又有多少沉浮的记忆支撑着你我,倘使没有坻柱,生活岂不是行尸走肉所然无味。有人喜静,将心灵付给了明月青山;有人喜闹,将心灵放逐于清风浪滔;有人清深,陷足于情爱的泥淖中,为纠缠的聚离而心伤;有人情浅,游刃于红尘市井。细细其中禅意,才如醍醐灌顶明白自己属于那最为复杂、惨烈的一类。情至深处,付之东流。千年的流离,岁月的回转,驻足于山水云雾,几世潺潺流水,几季花开花落。“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窗外霪雨纷飞,是否能看你清澈的眼眸,共剪西窗的红烛?抑或抚琴作画,又回有“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谈指一挥间已流转千年,等待一滴泪将今生的一枚鸿叶滴落。一寸光融化了你我,融进我的梦,散漫了远去的身影,在青山绿水、春花秋月中隐没。
  如果今生你为胭脂累/我愿为一枚秋叶/将你拥入怀抱/落入红尘/来是幻化成绿阴/倘若你为清风/我就是那飘浮的云/你梦中的向往/即是我的归宿《一滴回转千年的泪》。
  是离人眼中的胭脂泪/是红颜心里的朱砂/是一盒沉封己久的年华/是一剪娴静的光阴/也曾有过往昔/在花开之前/我已明白/相聚不过是人生的一次萍遇/谁会为一段如莲的心语/做着毫无意义的沉迷/也曾有过回忆/在花落之前/我已知晓/那段情深断桥/凝结为落花的叹息/又有谁沉浮其中/云水千年/梦中曾错肩的相逢/是尘世中一缕狭窄的时光/从此我是我的清悠/你是你的微笑。
  
  篇四:胭脂泪
  胭脂一洒,千年醉心,泪封深幽,笔停纸飞。情丝千千结,万万缕,一曲离人悲歌,几世情缘相依。
  ——题记
  【一】冷秋,秋冷
  天光微亮,窗外斜射一缕淡淡的光线入内,冷冷的晨风破空而进,掠过正在敲打键盘的双手,突感一阵冰凉,回头望去,竟是寒秋入境,冷了几回人心。
  起身,轻揉双眼,随手关闭了音乐盒,步行几步,来到窗台。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山峦,葱郁的树林铺盖成一张无形的网,一直延伸开来,我却无法触摸它的灵魂。就像有些记忆,不去触动,便不会想起,只是在同一个时间,眉头尽显的忧伤是笔尖临摹不出来的心酸。
  一阵冷风掀起,穿过胸膛,双目紧闭,听着凛冽的风呼啸而过,分明有种撕心的疼痛蔓延心间,一年的时光,终究是太短,有些留在脑海的记忆,还不能完全忘却。眼前的风景如昨日重现般,善感的心多了一丝摸不透的迷离。
  寒秋,是我寄托不了的幽幽情怀,因为它注定是冷的,冷得让人退回千里之外。而你,与它极像,一样的如三千年未动的冰石玉雕,从未动过一丝凡心。
  萧条的树叶,被风吹的漫天飞舞,旋转的速度与转身一样,毫无还原余地,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落下,吹起,再落,反复的来回,最后直到叶不知随风去了何方。叶可以追寻风的方向,携带着自由天涯漂泊,那么,我可不可以追寻着你的脚步,陪你一起看春暖花开?
  是的,我不能。
  我记得,那年的秋天,满纸的文字难以诉愁肠千丝万缕,我知道,即使抒尽所有痴情感怀,堆砌的断章累积成一座座大山,你也不会让我有半分靠近的机会。正是这种决然,平定了我所有的幽怨,放开过往的依恋不舍。
  那年的秋天,夜里月寒,全身上下失去了温度,冰冷的身子守着暗蓝的光线直到天明,如此循环的度过每一寸光阴,似乎每过一天,便是一个世纪。我试着,遗忘你所有的好,所有的美丽,甚至烧毁关于你的一切,以为这样便可不再想起,不再心痛,不再清醒。然而,在秋的末端,我收拾着曾经的诺言信笺,看到模糊的字迹还深深印着你的名字时,心口,无声裂开。
  自那以后,最暖的深秋,瞬间变成最冷的季节,想来,还是源于心里的温度。冷,是秋的代言,亦与伤感同化,我一直这样认定。
  【二】情结,难解
  最初相识,刹那的回眸,让我深陷其中,从此,真情的线便系于你身上。
  我从最南的南方步行而来,望穿秋水,与你相遇在人潮汹涌的落叶之秋,霜天红叶,晕染了你面容春风的脸宠。匆忙的擦肩,我便记下了你微笑时的模样和细条的轮廓,虽然只是莞尔轻言,然而,在我心里早已像千百年与你相识过,毫无陌生。
  林寒涧肃,西风残照,你着单薄的衣裳,立于皎洁的夜色中,暗黄的灯光映照出你纤长的身影,有些苍凉,孤寂,心,不禁隐隐生疼。我踩着轻快的步伐,悄然走近,为你披上一件挡风的淡蓝色外衣:保重身子,小心着凉。你转身看着我,想开口却没有语言。
  我望着你紧锁的眉尖,似乎有一种让人看不穿的忧伤,渗及骨子里。而你,依然颔首浅笑,继而背对着我,迎风赏景,听夜幽吟。
  “我的心,想分担你眉尖的忧伤,不知可愿?”终于,我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你。
  “路人一场,相逢何必曾相识。”你的回答并未让我惊讶,正如意料之中。是的,若是没有你的这句话,我也不会一诺相许,与你纠缠,打开心扉。
  此后的每个夜晚,你我相约在黄昏之下,漫谈私语,有时沉默,有时嘻笑,有时安静,还有时候能看见你眼眸里泛起淡淡的泪光。我知道,内心强大的人,往往也是最容易受伤,对于过去,你不曾细说,我也不曾过问,唯有无言相伴。
  伴着如水的时光,忘记度过了多少个这样的白驹光阴,只是,总感觉心里的某一处有份柔软的牵挂,深深的种在心底。我时常借着笔墨砚纸,写下对你的满心怜惜,甚至想过愿意一生一世守护你的幸福,不求任何回报。
  春的夜莺诉说了长久以来的深情,悠扬的旋律穿过心间;夏的碧荷开得如火如茶,敲响了笙歌婉转,等候你的回归;秋的雏菊遍地繁花,粉红色的花瓣暗香浮动,沁人心脾,冬的风信子亭亭玉立,倾许一池温暖的日光。至少,在这四季的轮回里,我曾像它们一样,静静的盼着你,念着你,每每如是。
  然而,当我欢喜想要告诉你,情有多深时,你的离开让我哑然失语,才发现,原来,爱过真的没有痕迹。
  【三】胭脂,泪痕
  情丝千千结,万万缕,一曲离人悲歌,几世情缘相依。
  又是一个枫叶染尽的清冷季节,喊了多少声爱的呼唤,听了多少遍爱的无悔,总是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再次临身亲验。锦年之秋,饱含一份真情,伴着水煮春秋的轮回,辗过心灵最疼的地方。
  相遇的转角,有太多解不开的谜底,从没有来由的闯入心扉,到眷恋不舍的相伴,再到各安天涯的相守,每一处都散落点滴悠心,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回首光阴,你离开后的这些日子,对于黄昏,对于夜色,我再也没有去触碰过,生怕最熟悉的风景也躲不过物是人非的悲凉。翻开旧字的模糊纸样,一页页的相思,一章章的心疼,一段段的守护,最终,化成烟灰,随风散去。
  情网网住了一颗赤诚善感的心,却网不了相约来世的情,若是没有肩上的双担,或许,我们可以相约避世而退,摒弃红尘纷扰,觅一处宁静,清幽的居所,相伴彼此慢慢老去。可,想像与现实的距离,有如你与我之间,隔着好远好远,远得我望不到尽头,那一片渺茫的天地,只能在世界之外等我。
  离歌一曲,唱断了心肠,焚烧过往的回忆,不再执笔写心,天上的云光,渐渐移开眼线,恪守的誓言,如凋零的残花,化做春泥。曾以为是永远的千年情缘,像断了线的风筝,再也找不回最初相遇时的美好。
  泪痕解开忧伤的心结,文字的背后始终是千帆过尽的沧桑,若是你在远方也能感受到,芳华流年里,缘起随缘落,胭脂化无殇。
  
  篇五:凝香一抹胭脂泪
  冷,冷,冷,伊人回首泪双眸,
  寒,寒,寒,红颜依别心碎伤,
  凡尘恋曲浅离别,红尘阡陌一缕香,凝香一抹胭脂泪。
  ——雨恋
  回眸千年,凡尘恋曲,与君相守,时已擦肩,不远处传来哀声一叹,孤月对窗,心如冷月,孤寂在宁夏的夜,乍起,泛起心中那份涟漪,寂寞在宁夏的夜,成灾,荡起心中那份旖旎,晚风拂过,发丝飘起,轻衣薄纱在微风中起舞,轮廓在冷月中枯瘦不堪,双眼朦胧,泪水滂沱,回忆在心中渐渐垒砌,往事在风中渐渐浮起,冷月中的我,变得扑溯迷离,变得迷乱,冷风中望着孤月叹息,繁星满座,可是找不到属于你我的契合,淡淡凝香,只留伊人一点相思泪。
  起身望月,叹一世婆娑,寒月摇坠,嫦娥孤守,叹一世情缘,无奈离别,成千古绝唱,每当残月升起,回忆来来回回,像赶不走的血液,蔓延整个灵魂躯体,爱亦难,别亦难,忘记更难,满园梨花飘香,掰一半放入手中,清香弥漫,轻轻滑落一滴泪,心碎伤,凝香满屋,泪挥洒,凝香漂浮,忆往昔,抚琴对月,君已走,翩翩起舞,君不在,伊人抚琴与谁合,伊人起舞与谁伴,叹伊人泪水无数,叹伊人忧伤千年,怎奈情深缘浅。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时间慢慢的沉淀,回忆渐渐遗忘,以为我真的忘了,以为我真的不再恋了,我却输给了回忆,输给了自己,有些缘份注定失去,有些人注定离别,无论我如何靠近,无论我如何坚守,你就终究将我遗弃,世界没有永恒,如果它流动,说明它会溜走,如果它停止,说明它注定干涸,如果它生长,注定凋零,我曾经深爱,我曾经苦守,最终没有摆脱缘份的捉弄,是姻缘错了,是月老错了,还是红线在错误的时间牵上了那个错误的人,一切的一切,只用眼泪回忆,只用心碎拾起。
  嗅一瓣梨花香,感一世婆娑情,喝一口孟婆汤,走一趟奈何桥,只为将你遗忘,只为不再留恋,梨花碎语断人肠,梨香残月胭脂泪,凡尘恋曲谱一世情缘,红尘阡陌徒留一缕清香,心已死,泪已干,不堪回首魂亦牵,梦惊醒,情难了,往事如烟挥不去,亦实亦幻,真真切切,拂过心弦,缘尽情灭,追一曲千年相守,恋一世情缘,寻寻觅觅终是空,只叹一句奈何,奈何。
  
  篇六:胭脂泪,独留念
  春住江南,杏花湿,蝶舞花丛黄鹂偏。满园春色谁与共,倚长廊,眸对院,影对花影痴。燕过长空暗留痕,常记往事,触景难免神伤。
  风佛青丝,三千红尘如潮。多少相思烟雨中,处处柔情春留泪。
  点点落红,花谢花飞离人醉。最难昔时相欢颜,今时空景记忆嵌,独留相思泪,狂涌饮风雪。
  雨落江南,梦在水乡青苔桥,独撑纸伞倚陌路,乌船悠悠荡柔水,路人匆匆重行行,眸尽桥空燕低回,难望前生今世人。
  花开陌路日复日,终得佳人百媚生。子衿你心,悠悠我心。相留暗香夜笙归,结发青丝共春生。与伊相欢忘潮夕,朝露相沫画鸳鸯。
  奈何尘事扰人,鸿雁劳飞去。庭前花开争春艳,只是红颜相别离人苦。
  明月生,共潮夕。
  潮如红尘人如水,潮起潮落几人回。与伊相别天各涯,却栽相思春采撷。一襟柔情付天涯,漠漠岁月难归人。念断重山芳闰楼,处处良辰空留景。
  往日一梦幽帘,今朝画尽沧桑。空对景,影难怜,水谢桃花样样红,却难同人携春归。岁岁桃花红尘泪,物是人非事事休,沧海桑田,再难回从前。
  日日笙歌梦江南,且系风流与烟雨。浅唱红尘弄孤影,却惹佳人相怜惜。抚琴代语凤凰求,一场温柔系春归。而迈柔情从头越,醉于桃花一处开。
  今昔寂寞有解,温柔乡,挂满山涧。桃花红,胭脂醉,相对两看不厌。共泛悠悠,一池春水,相怜惜,携手共剪四月天。
  堂前明镜,青丝同生卸妆梳,怜朱颜,一襟柔情,满腹还轻。月隐庭前,长门锁春色,相留凌宵夜夜笙。
  花谢春红,悠悠柳岸风佛絮。摘心语,千般言语,只恐情怯难禁。相凝望,无言噎。柔情更胜千钧诺。
  挥袖别,绵绵云烟笼思念。西阳斜,卷帘痴念,眸尽天涯断。温柔泪,添襟难诉,又还寂寞孤舍处。
  月袭寒墙笼楚汝,寂寥空院隐相思。酒肠愁入三更夜,对影花前痴笑厮。
  夜寂人寥,长门梧桐生几许。相思潜入疏影,月潮生。更挂相思月枝头,含笑心酸谁人知。夜夜相留柔情泪,忆相欢,无言噎,断肠轻,相思深几许,只恐伊难知。
  胭脂泪,独留念。
  拦月相怜窗倚冷,独留寂寞迎风扬。孤居残烛洋红泪,鸿影偏徊愁怅肠。念念红笺心向汝,呓喃低转夜人殇。红尘滚滚多痴梦,逝水烟波心藏鸯。
  胭脂泪,独留念。
  一缕相思牵冷月,万年悬空拾寒侵。苍苍白露倚挂枝,挚守孤愁望栈衾。
  
  篇七:胭脂泪,相思醉
  天空中的云朵以优美的姿势大片大片地蔓延过这个城市,掠过这个孤独的空城。时间悄悄的流淌过沙洲的彼岸,心里的那些记忆,轻柔似落花,也似月中的那层纱,我仍旧守候在悲伤的岸边,低吟、浅唱,那一段不为人知的伤,没落繁华的过往是谁的歌声在回荡?那些涟渏的点滴,被谱成一首完整的誓言,成就了指尖此刻缠绵的旋律。轻风过,细雨落,旧时红颜印凄凉,胭脂清泪醉寂寞。
  【胭脂泪,心成灰】
  漫天花开,风过飘香,那一场盛世流年,我们守着寂寞伤得面目全非。胭脂泪,心成灰,望断天涯,叹尽海角,记忆流成河。我在岸边经过,闭上眼睛,悲欢交错。遥远的星座变得模糊,眼前的一切失去色彩,我的世界只剩一些帐然若失的温柔。
  空气中荡漾着微微湿润的气息,散发着迷人的芬芳,我的年华是纸质的,承载着最厚重的色彩和文字,但手中的笔脆弱得连笔尖都滴出泪。
  曾经的山盟海誓就像浮云飞向了晴天,一点一点疏远。泡沫般的夏天,定格世间暖暖,将阳光的温暖挥洒大地,都接受它的滋润。现实不存在永远,童话里也有悲伤的结局。我一直都明白,没有人能阻止时光的流逝,也没有人能禁止悲剧的发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光阴在指间的缝隙里静静的流淌,看着你的背景渐行渐远。我们的世界从开始变为搁浅,过去的风景散播成碎片。
  百般思量,没有什么可以掩住年轮的沧桑,不管你愿不愿意,时光依然流淌。春去夏来,人间正道,轮回百转,地老天荒。时光飞逝,没有谁人可以改变四季的交替。也没有谁人可以阻止时光的步履匆忙。那抓不住的花香,挥不去的月光,都会成为生命沿途的异彩,会如期守候在有你经过的路旁。而与你的记忆,一直穿越着岁月的地老天荒。阳光下,明媚的忧伤,散落一地。断桥边,是我千年守望的相思叹息,西湖旁,是我无语的泪眼溢满忧伤。
  打开网面,看看自己写下的每一篇文字,似乎都逃脱不了情、爱以及忧愁和伤感,或许是太伤感的缘故吧,连带着笔下的文字也染上了感伤的色彩。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很坚强,什么都可以掩埋在心底的最深处,可是突然发觉,原来每个人的心都是柔软的,可以坚强,却不可以一直坚强着。
  在看看文友们的留言与点评,发现好多喜欢我文字的文友劝我,不要太怀旧,不要太悲伤,让我换一个主题。我身边的朋友也说,悠悠总是太痴情,太专一。其实我只是想紧紧的抓住那些曾经的美好,不让它在我生命中成为路边的风景,一晃而过;我也想把与他唯一的记忆刻入我的心中,书写进我的文字里,在那每个喧嚣的白昼,在每个静谧的夜晚,记录下幸福的眩晕或淡淡的忧伤。同时,我也习惯在怀旧中找到真实的自我,在怀旧中感知青春已逝、在怀旧中去理解岁月无情、在怀旧中体验爱和情是多么的短暂、在怀旧中明白转身便是沧海桑田变幻。
  风沙滚滚的日子里,我的双眼越来越多忧伤,抬头远望,悲伤的色彩染红了我的世界。我看遍了世间的冷暖人情,看遍了很多别人看不懂的东西。也许,有人会懂那些伤痛的文字,却不懂背后所承受的伤。也许,有人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事实,却也无法再次领悟心中所承受的伤痕。我继续笑着,伪装着,隐藏起这些别人不懂的悲伤。可每一次,在你们面前,都会扯痛伤口,让我一再回忆那些曾经刻骨铭心的事情。
  闭目冥思,幸福依然那么的遥远,思念的深浅都散落于纤指尖,追随飘荡的音符悠然而去。眸中的碧云天,落叶清,红尘累,泪不休。任凭孤单的灵魂纠缠,寂寞的文字演绎华丽的忧伤,落舞淡淡的愁情。有人说失去的爱不会在回来,可我总是幻想着会有奇迹出现,我知道自己没有这份洒脱,放不下对你的爱,我依然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你。想到我无法入睡,看着镜子里的脸,憔悴却挂着眼泪。
  风透轩窗,撩起了飘逸的头发,搅碎了盈软的思心。心间涌动的柔情,凝结在指间,流年碎影在指尖无声地婉转流淌,轻拢慢捻静守岁月的风尘。一直很想许你一个永久的未来,一直很想用文字找回那个氲氤在时光里的身影。于是,我开始天天在阳台上眺望,在文字间寻找最温暖的独白。等待着时光的逆转,带我去往有你的海角天边。直至,拂晓来临,咫尺成左岸,天涯也成为遥远。
  缱绻回眸处,念君凄,愁上眉梢,痴一回,醉一场,何日方尽休,雪不解其愁,梦难留,叹万古空花,痛思红尘恋,此情意难尽。红颜一笑,终抵不过似水流年。胭脂泪,心成灰,朝朝暮暮盼归期,思念藏心底。
  【胭脂泪,雨心碎】
  胭脂泪,雨心碎,梦缠绵情悠远,谁的温柔散落满地,无奈于指缝中流逝。
  又是一个下着雨的夜晚,怅然伴随着天空的雨丝一起漂洒开来,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花香味直往鼻子里钻。忽然感觉,时间过的好快啊。不知不觉的走过了繁华似锦的春天,进入了芳草芊芊的夏日。轻俯首,浅回眸,风中流淌的温柔,依稀存留一丝丝暧昧的空气,久久不散。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一直在下着,雨丝轻柔,缠绕成千千心结,挂在眼前,抚摸着潮湿的记忆。当眼泪流下来,才知道,世界虽然大,可属于我的风景,只有你。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掉泪,于是迎着风撑着眼帘用力不眨眼。
  迷离的眼神默然地望着望着雨窗,惆怅感伤落寞,紧紧的包裹着灵魂,两行清泪有悄然流下。
  看着窗台上的那束花,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在的空气里流转着。蓦然间,心中隐约浮现出半帘忧伤。所有的情愫如雨后春笋般的绽放,解不开,理还乱。指尖清愁零落,红尘几度春秋,眉梢流转相思,梦醉远方。天空哭泣。我听见雨水滴落地面的声音。黑夜开出了黑色的花,荼糜的芳香。
  忽然,情绪涌动,想在大雨里奔跑。我想,这样谁也看不到我的眼泪。就这样无助的走在雨里,淋湿了回忆,淋湿了双眸。当遥远的念想走向另一个出口,我却找不到了方向。任清清的雨丝随风飘落,无限的回忆在心头,如梦。
  细雨漫不经心的挥洒着,此岸,彼岸,相望亦牵挂。细雨漫不经心的挥洒着,雨水剪不断,情丝亦相连,那一段段真真切切被搁浅的逝事,在时光的剪影里缓缓地流走。不知何时,伞已落下,细细的雨丝轻轻地亲吻着我,好舒服,沐浴在这样的雨里,好舒服。
  窗外的路灯在细雨的环绕下,有些朦胧,有些羞涩,有些不知所措。心灵,在刹那间倾覆于对你的相思,缤纷的诗雨飘逸于发间,为你裁剪我柔情似水的心扉,轻轻的许一份温暖,还有那温暖如初的笑,让我们在期盼的渡口等待,下一场不期而约的遇见。
  烟雨落,思无痕。年华去,情依旧。胭脂泪,雨心碎。人生飘如陌生尘,聚散总无情。然,我们又不得不感谢逝去的岁月,曾赐予你我这段快乐无忧的回忆。那么,今天,就让温柔的想念,穿过微凉的清风,漂过红尘的碎雨,让昨日再现,让希望与美好重新注入心扉。
  【胭脂泪,红颜醉】
  五月的天空,四处满逸着夏季闷热的气息。清风絮絮,云儿悠悠,淡淡笔墨,浅浅细语,胭脂泪,红颜醉,思绪翩翩起舞,心悸脉脉含情。
  一首凄离的挽歌,腻腻的徜徉于耳畔,媚媚的旋律,轻轻地撩拨着心弦,瞬间泪若断珠。逝去的岁月怎么找得回来?你曾经的微笑,在回忆里却散不开。
  思念的目光。舞荡的梦,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身姿独挂柳梢头。谁寂寞了繁华,埋葬了天涯,散尽一身的戎甲。岁月流年,点点滴滴的情愫,无声地悄然绽开。
  掬一缕相思,让深情凝成殷殷红豆,携一束花香,让牵挂寄于片片花瓣,沐一缕阳光,带着舒心的笑望向天涯。漠然中生命如风流逝,心中的凄凉,缠绕着痴情,萦绕着期盼,穿越时空,飞越沧海。
  茫茫云海,苍苍暮烟,万语千言若潮起潮落般挂牵。问世间,情为何物?一个情字,牵动了世间多少痴痴的心?
  渺渺红尘,漠漠清寒,千丝万绪的情怀竟如斯温柔。世间情爱,又有多少圆满?几般缠绵,终成空。
  阳光的午后,骄阳似燃烧的火球。穿过树叶的缝隙,轻烤着路边的草。我一个人静静坐在书桌前,摊开一丝愁绪,慢慢的梳理,静静的流泪。那些委屈的泪水汩汩的冒出来,势不可挡。流转的眼神淡若流水,却醉了清风,醉了明月,醉了雨露。
  嗟叹红颜泪,消得人憔悴。月也忧伤,星也哀伤,你给的温柔依然清晰。夜深了,月明了,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心里的寂寞随着冷风而冷却我的全身。昏暗的路灯,清冷的月色,铺撒在我的裙摆上,映成了美丽的琥珀色。
  望着远方的那颗星,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掉落在地板上。这般的黑暗中,我像个流浪者,没有目的的摸索着,挣扎着,哭泣着。别人的热闹,我的荒凉。心微动奈何情己远。物也非,人也非,事事非,往日不可追。
  青丝欲断,红颜憔悴。我每天都会把你的名字念过不停,因为你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红颜独醉,胭脂清泪。每天都要将你的名字写上许多遍,因为我的心中全部都是你暖暖的微笑;
  心情中流落的思绪越来越柔软,一个人就这样脉脉的温柔,脉脉的想念。心里有一些牵挂,有些爱却不得不各安天涯。轻轻的将岁月的页码掀动,那些被称为记忆的章节,从来没有因为遗忘而蹉跎。年轮,像一道永不停歇的车轮,越往前走,岁月的印痕越是清晰可见。掰开手指头数起来,双手已是不够用,连并脚趾头一起才是围城里的岁月。在我看来,双手和双脚的数目连在一起岁月,已是一段长长的红尘路。从惶恐到淡然,苦也罢,甜也罢,一路走来,总归是经历了一些或是收获了一些。拾起光阴散落的碎片,拼成一段美好如初的回忆,将一幅幅唯美的画面在心中勾勒。那是逝去的岁月,留下的写真在回放中的描摹。
  仰望,天空中的云朵以优美的姿势大片大片地蔓延过这个城市,掠过这个孤独的空城。时间悄悄的流淌过沙洲的彼岸,心里的那些记忆,轻柔似落花,也似月中的那层纱,我仍旧守候在悲伤的岸边,低吟、浅唱,那一段不为人知的伤,没落繁华的过往是谁的歌声在回荡?那些涟渏的点滴,被谱成一首完整的誓言,成就了指尖此刻缠绵的旋律。轻风过,细雨落,旧时红颜印凄凉,胭脂清泪醉寂寞。
  闪烁的霓虹灯,舞动的身影。胭脂泪,红颜醉,红颜无罪却有泪!
  
  篇八:胭脂泪
  若我是/你前世不小心遗落在/繁华红尘间的一滴胭脂泪/是否註定了/落寞和孤寂/是我今生该背负的原罪。
  习惯了在苍茫的夜色下淡品孤独,习惯了让空气中散发的寂寞将自己静静包围,习惯了一个人安静地躲在黑暗中享受思维停顿住的那个瞬间,落寞中有一种刻骨铭心锥痛到绝望的无奈在四周弥漫,有种经久不息的想念常常会不期而至。
  寂寞是情至深处的一种惆怅。一种自持淡定,我深爱着它,就像众人永远割舍不下青山水秀、春花秋月般。因了想念,悸动的心才有了一丝平静;怀有了寂寞,那波澜的心,逐渐地转变一汪澄彻幽静的水。
  是否有过因一章字、一幅画、一首歌,或者是其他,而想念一个未曾某面的人?也许自己不愿牵念,但总是有一种感动让你不经意间想起,且梦中还有几次邂逅。但有些事某些人,只能在淡淡记忆中梦着,倘若唤醒沉梦,不仅惊扰了别人,更且搅乱了自己的安宁。
  曾有过剪一段梦中的记忆,织一件缘分的衣裳,但未必如梦中心意。时光永远不可能屈服于你,只能是沉膝跪地。在青山秀水、云卷云纾流走千年的梦中,编织那一段唯美的剪影,抚平那不该有的悸动。独爱寂寞,因了你,迷恋上寂寞的山、寂寞的水、寂寞的竹林,在清风云淡中,朦胧了眼眸。有多少沧桑往事值得祭奠,又有多少沉浮的记忆支撑着你我,倘使没有坻柱,生活岂不是行尸走肉所然无味。有人喜静,将心灵付给了明月青山;有人喜闹,将心灵放逐于清风浪滔;有人清深,陷足于情爱的泥淖中,为纠缠的聚离而心伤;有人情浅,游刃于红尘市井。细细其中禅意,才如醍醐灌顶明白自己属于那最为复杂、惨烈的一类。有多少沧桑往事值得祭奠,又有多少沉浮的记忆支撑着你我,倘使没有坻柱,生活岂不是行尸走肉所然无味。有人喜静,将心灵付给了明月青山;有人喜闹,将心灵放逐于清风浪滔;有人清深,陷足于情爱的泥淖中,为纠缠的聚离而心伤;有人情浅,游刃于红尘市井。细细其中禅意,才如醍醐灌顶明白自己属于那最为复杂、惨烈的一类。情至深处,付之东流。千年的流离,岁月的回转,驻足于山水云雾,几世潺潺流水,几季花开花落。“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窗外霪雨纷飞,是否能看你清澈的眼眸,共剪西窗的红烛?抑或抚琴作画,又回有“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谈指一挥间已流转千年,等待一滴泪将今生的一枚鸿叶滴落。一寸光融化了你我,融进我的梦,散漫了远去的身影,在青山绿水、春花秋月中隐没。
  如果今生你为胭脂累/我愿为一枚秋叶/将你拥入怀抱/落入红尘/来是幻化成绿阴/倘若你为清风/我就是那飘浮的云/你梦中的向往/即是我的归宿
  《一滴回转千年的泪》
  是离人眼中的胭脂泪/是红颜心里的朱砂/是一盒沉封己久的年华/是一剪娴静的光阴/也曾有过往昔/在花开之前/我已明白/相聚不过是人生的一次萍遇/谁会为一段如莲的心语/做着毫无意义的沉迷/也曾有过回忆/在花落之前/我已知晓/那段情深断桥/凝结为落花的叹息/又有谁沉浮其中/云水千年/梦中曾错肩的相逢/是尘世中一缕狭窄的时光/从此我是我的清悠/你是你的微笑。
  
  篇九:一曲离别胭脂泪,残雪断桥人未归
  两岸笙歌诉繁华,
  琴箫合唱情相悦。
  一曲离别胭脂泪,
  残雪断桥人未归。
  ——题记
  纤纤素手,斜揽琴弦,声声催下离人泪,低吟浅唱着红尘里的孤独。我是一滴你在前世遗落的心泪,你苦涩了我的梦乡,然后静静地离去,我踏遍喧嚣与平静,百折千回,看遍千里流岚,看天静静的变黑,只是为了能够在今世的轮回,在忘川河畔,能与君轻歌一曲,只为寻觅那双梦里深情的眼眸。喜欢在黄昏的尽头,望着被夕阳染成血红色的云霞,夕阳碎碎的洒在脸上,泛起了记忆深处的泪水,时光在指间滑过,留下继续伤离别的我。
  花开千年,潮起潮落,日升月沉。千年沧桑,流年易碎,烟花易冷。泛青的柳丝纷纷随风摇摆,在风里留下一条明媚的暗痕,古老的江南总是埋藏这人世间最寂寞最孤单的往事,优美的水乡诉说最美丽的爱情,华丽的曲调催化了我的哀愁,升华成几滴轻轻落在湖面上的雨丝,在倾诉着苦苦等待的落寞。几度轮回,伊人仍独坐,彻夜辗转叹寂寞,青灯陪伴着容颜,笑容却消失在无尽不眠的夜里。
  秦淮河岸,笙歌四起,画舟随处漂流,今宵繁华逝水,带着历史的尘埃浩浩荡荡席卷而去,悠悠江水却不曾带走我残留的记忆,静静地站在河畔等待着你的归来,没有你的日子里,我的残箫早已被遗忘在阁楼的墙角,像是一只孤独的北雁,找不到来时的路。东风瘦,伤情时分,谁伴我清歌?谁能酒醉花间,缱绻年年岁岁,情倚朝朝暮暮。
  踏月归来人已静,青春做伴云飘散。残月古城人微醉,犹为离人照落花。花祭潸潸落幕,花瓣纷纷扬扬,美丽的彩蝶翩飞花间,醉了的心海还在风里摇荡,你的容颜为何还在我的梦里摇曳这最美丽的姿态,你的微笑为何沉醉在我的心里久久不肯离去,谁会能为我抹去那一滴晶莹琥珀色的泪眼。灼灼似火的彼岸,谁会伸出温柔的手,摘下一抹月光,轻抚我一脸落寞。
  风雨路,情殇泪,月影阑,子夜错,红尘旧梦,空成余恨,夕阳相伴;;我走过孤独的山岗,迷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痛。离硝烟相伴我走过半世的流年,月色相伴我走过城市的繁华喧嚣,谁能牵住我的手,伴我走过悲凉的后半生?为你写不完的那封信将永远成为我心中的痛,点点思绪化作黎明前的薄雾,浸透着黑夜里最无人问津的年华。树梢间隙掉落的月光盘旋滴落在我的发丝间,顺着眉毛流进我瞳孔里凝结成一颗晶莹泪珠,后慢慢地流进心里融化成内心里无法愈合的伤口。
  花间迷,梧桐雨,胭脂泪,花香残,余度此生,笙歌泪尽,晓窗残酒,靡靡炉烟,绕梁结尘,借你素手剪一缕荷塘月色,愿擐君之手,看夕阳归鸿,看风绻云涌,听花开花落,听渔舟唱晚。淡化的诗意总是和现实格格不入,手指粘花不过是一时的迷茫,朦胧月色不过是一时的冷淡,时事竟迁,感悟岁月无痕,洗尽铅华,无奈等待的人未归。
  夕颜栖霞,虹霓雪花,踏碎梦成枯叶坠,残雪断桥人未归,无奈拨弦,却断弦之意无人听。
  
  篇十:胭脂泪,叹无人给安慰

  弦乐轻弹,飘散了几缕忧伤,望断相思,谁记年华?独倚栏,把酒问青天,今昔不止泪流,不知伊人何处去寻香。
  酒家招摇,流马人喧哗,粉黛了哪朝繁华。晚秋叶枯,欲问人归否?忆当年,纤指染古筝,断弦染红尘。蕴开流年,雨打芭蕉,黛眉轻蹙步步莲。
  笙歌香处,是谁拉扯袖口,清寒了前世潇潇,笑看风云眼前过,醉卧红尘,弹一曲,千年情愁。
  绿意横云怀旧游,淮河两岸烟雨悠悠。画舫胭脂雪,红香暗浮,唤回几多秋?
  半为流水半为尘,独自黯销魂。那雁一去了无痕,凄清人间多少泪,多半为君生。
  尾指痕,良人梦,辗转桷月宴清都,玉镯秀,醉西湖,三尺蜀绸姻缘袍难绣,淡淡旧梦中,勾起残月,一抹江水,总是不止向东流。
  陋岩外露,蜿蜒道路,延伸向何处?旧事重忆,悬月戚戚,独酌离人泪。往事难追,叹一句挽回,我不配。
  一曲离愁,雪花飘逝,遥相望,当年春风涟柳岸。谁人涟清梦,奏一曲蝶恋花,再舞霓裳,倩影难追忆。
  雪轻落,一点一点消融,遥望中,一丝一丝心痛。万般故事,莫过情伤,易水人去,明月如霜。
  当年殇,浸湿花边袖,悬笔一绝,那岸边浪千叠。弹指岁月,怎么落笔都不对,徒留胭脂味。
  若花怨蝶,我该怨着谁?雨打蕉叶,又潇潇了几夜。何处忆红颜?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永远看不到凋谢,那伤散落一地,仰首望明月,月独缺,殇情泪,拼凑繁华。
  人世间,几度风雪,几度泪别?
  幽幽深院,锁清秋,眺望远山,烟雨朦胧,梦一回,伊人等候,憔悴了愁。
  夜凉如水,孤雁南飞,心事怨怼,谁为我,轻拭泪。天边残星坠,祭奠韶华月岁。三生徘徊给了谁?
  送良人到渡口,千丝万缕堤上的柳,那帆去悠悠,把繁华全都带走。挽不住江水奔流。
  一句挽回,圆缺了月,一声离别,悲伤了心,一生守候,该去等谁?
  胭脂泪,叹无人给安慰。
  
  篇十一:胭脂泪
  那离愁深秋再回首
  离别恨已过几秋
  上红楼交杯酒执子之手
  紧握那颗相思豆
  心有千千结不忍吐离别
  只求能与你化茧成蝶
  相见难这般愁断肠
  天上人间两茫茫
  泪成霜花残独留暗香
  对镜梳妆泪千行
  此情成追忆绵绵无绝期
  若离别此生无缘
  不求殿宁宏不求衣锦荣
  但求朝朝暮暮生死同
  心有千千结不忍吐离别
  只求能与你化茧成蝶
  《胭脂泪》
  盛夏的夜晚总是让人浮想联翩,灯影重重的阁楼在这湖边小乡村有别具一格的风味,这里一溪一江,已经成为小乡村的招牌,我便是生长在这仿似江南的水乡。
  夜风轻抚,流萤飞舞,小阁楼上的檀香木几香薰袅袅,这原本属于那个明眸善睐的女子,却已不在。
  红酥手,点绛唇,昔日里那个纵使依窗凭栏的你去了哪里,那首宛转悠扬,却又点着哀伤离愁的胭脂泪再也没有人唱起。我回头,一抬头便看见那被搁置在琴架上的古筝。
  我不懂琴,不懂何为好琴,只知道这琴是你留下的唯一搁浅。屈起食指,勾住琴弦,‘嗡’的一声由脑海撞击在了心底,在从心底回荡倒了脑海。关于你的一点一滴我从来都未曾忘记,那个喜欢在盛夏里披散着长发的温婉女子,那个总是喜欢坐在河边,将双腿伸进水里弄水的美丽女子,那个为了一段情,放弃一切的女子。
  江淮河滨水悠悠,一曲悲歌万古愁。我念你写的诗,忽然觉得满腹的愁苦,以前不觉得,因为那时我们常在一块,我作画你就弹琴,虽然我也有一头长发,但是却从未有人将你我弄混,因为我们是不一样的。
  其实你本可以不必这样,继续你无忧无虑的生活,闲时写写字,弹弹琴,或是在绵绵春雨的日子里,撑一把油纸伞,在雨的国度里翩然起舞,你是向往活泼和自由的,我一直都知道,只是女子的矜持和自卑,淹没了你柔弱外表下的渴望,我真的好想笑你傻,可你却并不傻。
  诗词对于你真的犹如过江之鲫,你能信手拈来,我想我没有嫉妒过你,因为我会学这些是被迫的,因为陪着你,我愿意学,即使老师曾说我聪明,可我却没把那当一回事,我只想叼着青草丝躺在绿油油的草坪上,闭目休憩,或者面无表情的为我种的花草洒洒水。但你的眼睛却能看懂我,你知道我很懒,我一笑,不可置否。
  转了一圈,香薰已然尽,可香味却没有消散。这个昔日里温情四溢的空间,如今冷清清的,叫我心里怅然,一转身一回眸,我黯然的走出了小阁楼。垂在天边的星子依旧那么明亮,而此时此刻我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那是心灵的迷失。苦涩和无力感渐渐的爬上心头,相思相思,奈何早已错过无期。
  偶尔一个夜里,梦中总会出现你身着凤冠霞披,盖头下的你却早已流尽了泪,青丝白发人断肠,我终不知道你为何会这般绝望,那双秋潭似的眸子中,装满了无助于疼痛,穿越了一个又一个世纪,在时间的长河中不断轮回,然而却始终未曾断绝。
  我忽然觉得很冷,从身体冷到了心里,我甚至不敢去想自己下一刻会不会向你一样,但是我却笑了,笑得无声无息,犹如绽放在夜里的曼珠沙华,我甚至清晰的感觉到你的脸映在了那溪水里,伊人容颜早已变,却不知所谓是谁?依旧的眉如远山,眼似明珠,只不过那眼里包涵的愁怨,却让我怎样都忘不了。
  我动了,再次回到了小阁楼,苍白的手指抚了抚那把古筝,然后抱着它坐在了昔日你坐的位置,闭着眼,我感觉到你在我身边,我们是一体的,原来那首胭脂泪你唱的时候竟是如此心境,于是乎,我颤抖着张口,一字一句一声一声的唱出了前世的情。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7320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