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唐

时间:2017-01-25    阅读:61 次   


  篇一:梦回大唐霓裳怨
  “爱恨就在一瞬间,举杯对月情似天,爱恨两茫茫,问君何时恋。菊花台倒影明月,谁知吾爱心中寒,醉在君王怀,梦回大唐爱”。李玉刚一曲《梦回大唐》,搅动了多少痴男怨女的心,又换回了多少英雄美人的爱?“无论元芳怎么看”,我是说不清。
  几次逗游故都西安,穿越梦幻绮丽的历史传奇,静平的心即刻变的不再平静,烟云的事尤尔飘似眼前云烟。
  提起大唐,不得不提大明宫。“玉街三重镇秦野,金殿四拥抚周原。平楼半入南山雾,飞阁旁临东野春。”在唐代诗人们的描述中,它既气魄宏大,又不失自然祥和。在其北部,分布着大量的离宫别殿,亭台楼阁,流水潺潺,静雅而充满了情趣。其中,含凉殿位于太液池南岸,四周装有水力转动的风扇,即使在炎热的夏天含凉殿内也凉爽至极,故得其名。诗人李华一语道破大明宫的涵义:“如日之升,则曰大明”。也不知道与俺济南的大明湖有木有关系。这是一个踌躇满志、昂扬向上的时代。大度而不浮华,雄浑而不雕饰,它宛如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照耀着大唐的天空。而为这片天空增色添彩的,却是那一个个说不完道不尽的梦幻传奇。
  杨玉环,生出于一个官宦家庭,从小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十六岁嫁给了唐玄宗的儿子。公元740年,时年五十六岁的唐玄宗,第一次看见了这个二十二岁风姿绰约的女人,就像天赐的尤物,飘然降临,就如同魔道般的顿生爱意、坠入情网。杨玉环是自己的儿媳妇,用今天的眼光看就是不伦之恋,但对于唐玄宗而言,这并不是大问题。女皇武则天嫁给唐高宗之前,就曾经是唐高宗的父亲唐太宗的女人。可见,在中国历史上,大唐在婚姻制度方面的宽容非常罕见。公元745年,唐玄宗正式册封杨玉环为贵妃,由于帝国没有皇后,杨贵妃自然就成为了大唐最尊贵的女人。
  史书上说,杨贵妃生于蜀地,好食荔枝。南海的荔枝胜过蜀地。为了博得美人一笑,帝国转运紧急公文的驿马昼夜不停,从遥远的南方向宫中运送荔枝。为了保持荔枝的新鲜,骑手们不得不快马加鞭。从帝国的南方到都城长安,不计其数的驿站都参与到了运送荔枝当中。诗人杜牧写道:“长安回望绣城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其实,在博得美人一笑的同时,自然也体现了唐帝大人对这位贵妃丽人的深深爱恋。
  对于年届花甲的唐玄宗而言,杨贵妃正是那个自己需要的女人。作为女人,杨贵妃几乎是完美的化身,她不仅天生丽质、姿色超群,而且善解人意、聪慧异常。杨贵妃精通音律,尤其是琵琶弹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不仅如此,杨贵妃在诗歌方面也是才华出众,全唐诗中就收有杨贵妃的诗歌。在各种技艺中,杨贵妃尤以舞蹈为麟角。一曲《贵妃醉酒》成就了她千年不灭的传奇。面对这样一个堪称完美的女人,我们可以想象年老的唐玄宗,怎不像少年一般沉沁于那浪漫的爱情之中那!如果说所有的辉煌与荣耀都是过眼云烟,那也只有爱情和艺术却为永恒的了。
  在大明宫,有一个叫《梨园》的地方。这里就是一个“皇家艺术中心”。唐玄宗经常化妆成普通百姓扮演丑角之地。一国之君若此,无论如何有损于大唐的帝国形象。为了遮掩皇帝的尊容,特意设计了一块白玉挂在脸上,这就是中国戏曲史上丑角脸谱的来历。正由于年老的皇帝沉迷于爱情和艺术而致使帝国的政务在逐渐荒废。裙带作风,任人唯亲,奢靡风气逐渐笼罩了整个皇朝。
  不得不提的是,有个叫安禄山胡人,此时闯进了历史的视线,就是因了他的出现,才为当时的大唐带来了不可预知的灾难。
  胡旋舞是一种来自于西域的舞蹈,以快速旋转为特征。据说,安禄山本是受罪被解于宫廷,后因曾经在唐玄宗面前表演高超的胡旋舞舞技,而使唐玄宗非常愉快并信任重用。仅仅几年时间,安禄山就成为了大唐最有权势的封疆大吏。
  公元751年,这是大唐历史上一个举足轻重的年份。在大唐遥远的边疆,一个叫怛逻斯的地方,大唐与阿位伯军队爆发了一场战争,三万唐军受到十五万阿拉伯联军的包围,一万多唐军被俘虏,其余的全部战死。怛逻斯之战极大影响了世界历史的进程。自此,大唐帝国的衰退的迹象已经明显出现。而大明宫中的皇帝,仍然在盛世的迷雾下痴迷于高尚的“艺术创作”中。
  在大明宫太液池的北岸,有一个优雅清静的《自雨亭》。传说,唐玄宗在一次做梦中来到月宫,看到美丽的仙女翩翩起舞。受此梦境启发,唐玄宗吸收西域以及印度的乐曲谱就妙曲,杨贵妃编舞以配,创作完成了大型乐舞剧《霓裳羽衣》。《霓裳羽衣》是中国艺术史上的经典之作。也表达了唐玄宗真心希望自己能够和心爱的女人,飞越人间,在月宫中长生不老的幻美愿望。
  后来,大唐因战事而崩溃,曾经威名显赫的唐玄宗,再也无法拯救自己心爱的女人,不得不选择逃离。据说杨贵妃就是在马嵬驿的一棵梨树下自缢而死。也有人传说,她被悄悄地转移到了日本。
  唐玄宗逃离长安城后仅仅四天,安禄山的叛军就抵达占领了都城。宫殿被毁,皇家的财富被抢劫一空,许多没有来得及出逃的皇室成员被残忍地杀死,大明宫一片狼藉。血雨腥风笼罩了长安城,至此,大唐的一切繁华与荣耀灰飞烟灭。诗人杜甫曾亲眼目睹了长安城的陷落。在一首名为《春望》的诗中,他充满悲愤地写道: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长安城一片凋零,大明宫无限凄凉。安史之乱不仅摧毁了繁华的大唐,而且成为中国古代历史上最重要的分水岭。然而对于大唐帝国而言,噩梦才刚刚开始。……
  正是:
  擎玉娇,傲名琉,琼雕瓷玉楼。
  安若山,在命前,天思念,漪澜风雨度翩翩。
  黄鹂翠柳,拂手红袖,楚楚爱恋依依怜。
  暗,遮天闭眼,模掩雾苍天。
  算,悲欢离合,遗恨憾千年。
  醉弦一曲,霓裳羽衣,鹤鸣一缕,萦萦绕绕梦楼中。
  爱亦爱,恨亦恨,爱遗恨,恨倚爱,梦断江山。
  
  篇二:梦回大唐只为寻那江南烟雨之人
  如若可以穿越时空,飞越红尘,我希望可以梦回大唐,回到那个歌舞升平的大唐,那个霓裳羽衣的大唐,只为寻那江南烟雨之人。
  对大唐的了解,全部来自于《唐诗三百首》。
  唐朝的诗书,精魂万卷,卷卷永恒。
  唐朝的诗句,字字珠玑,笔笔生花。(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唐朝,或痛彻心扉,或曾经沧海,或振奋人心,或凄凉沧桑…都那么的绝伦美奂,久而弥笃。
  『壮士』
  沙场壮士征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死生契阔,气吞山河,金戈铁马一场,仰天长啸归去来。
  『思妇』
  深闺佳人思妇的春花秋月,美人卷帘,泪眼观花,思君君不知,一帘幽怨寒。
  『寒山寺』
  世事更迭,岁月无常,更换了多少朝代的天子,唐宗宋祖,折戟沉沙,三千粉黛,空余叹息。而寒山寺的钟声依旧余音袅袅,伴随着江枫渔火浅浅敲打着世人淡淡的离愁。
  『月』
  谁在春江花月夜里第一个望见了月亮?月的千里婵娟,夜夜照亮无寐人的寂寥;床前的明月光永远是思乡的霜露;月在思妇的牵挂中夜夜减清辉;月在与酒友对影中成三人。
  『酒』
  举杯销愁,千金换酒,但求一醉。
  豪情万丈,临风把酒捋江,醉里挑灯看剑。
  烈酒一壶,醉卧中人间荣辱皆忘,世态炎凉尽空。
  『离别』
  灞桥的水还在涓涓的流,木兰轻舟,已棹催发,离愁犹在。折尽柳条留不住的,是伊人的脚步;挽断罗衣留不住的,还有岁月的裙袂,一曲离歌,两行泪水,何处再逢君?
  『清高』
  一壶酒,一把剑,一轮残月,一路狂舞,一路豪饮,醉卧长安,天子难寻,不是粉饰,不为虚名。嘻笑悲歌,傲然正气,沧海一声笑,散发弄扁舟,踏遍故国山河,又怎肯催眉折腰?
  『红颜』
  长袖轻歌曼舞,云鬓花颜,泪光潋滟,都羡一骑红尘妃子笑,谁怜马嵬坡下一抹黄土掩风流!
  长生殿里,悠悠生死别,此恨绵绵无绝期。
  
  巴山夜雨的倾诉,子夜琵琶的宫商角羽,乡间牛背牧童的指路,东篱采菊的惬意…
  一幕幕,一幅幅如画的美景令人如痴如醉,美得多么的不真实。
  长安,我要看看它的繁华,它的昌盛。
  在灯火阑珊处,一少年伫立湖边,微风吹过,衣袂飘飘,神态自若,却又若有所思。我想他定是性情温良的男子吧。
  
  我问长安何在?他为我指路,与我促膝谈心,谈人生,谈理想,谈生活…我们像许久未见的知心朋友,相谈甚欢,一见倾心,不知不觉间天已大亮,不舍的离别后,我起身去往长安,我记下了他的名字,梦江南,多么好听的名字,是我见过最美的三个字,人也如名字般美好,从此记忆深陷。
  我在等的那个人,他,叫梦江南,他是我梦回大唐,偶遇江南,相识湖畔的美好男子。
  我在等,因为我知道,有一天,他会来到我身边,温柔深情的对我说:我就是你一直在等的梦江南…
  梦回大唐只为寻找那江南烟雨之人————-梦江南。
  
  篇三:梦回大唐爱

  躺在靠椅上,听着李玉刚的《新贵妃醉酒》,半睡半醒,望着窗外。
  车过人往,穿流不息,人们不断的忙碌,沉迷在欲望的旋涡。
  那样匆忙,看似那样繁华,却那样的沉重。不同的人却同样为各种生活各种理想打拼,希望在这个依然金钱化的社会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这应该是所有的人包括那些还未出生的孩子以后对生活的想法。把每个人由童心未泯机械化的改造为圆滑世故的俗人,这些并不是我们愿意的却必须面对的,让我意识到其实人才是最悲哀,最可怜的,被社会这个大圈子牵引着,改变着,一点点迷失自我,磨消了思想。被庸俗套上铐链,却一脸幸福的笑
  看灯火辉煌,花红酒绿,演绎着一场场的繁华,或喜或悲。
  我们带着不同的面具行走于人来人往中,却乐在其中茫茫然,正应了那句“当局者迷”。繁华落幕,你我的面具卸下,如此苍白,脆弱,我们在乎的太多,追求的太多,想要的太多,永远不满足的奢求,在同时,却也忽略了太多,失去了太多,我们忘记了定时的清醒头脑,洗涤心灵,抹去尘埃。有时候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快乐就好,可总感觉快乐那么难,那么遥远,也许是我们的思想太沉重,背负了太多包袱,累的。所以放下一些包袱,放下一些利益,放弃一些多余的算计,便与快乐结缘,每个人都想要荣耀与成功的光环照耀着自己,向往那片属于自己的繁华与放纵,可是我们就真的快乐了么,没办法,即使不是自己想要的如此,还是被逼无奈,生就现世,我们需要上进和努力,可这努力,这上进在过程中早已迁移为一种攀比了吧。我们这已辈子就活在别人的眼光与嘴中,因为我们生与现世,我们不可避免的接触现世,我们就这样活着,活在自己的欺骗中,一种想和不想的矛盾中。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时过变迁,如今的我们何时能向古人一样有这般的闲情以致,有这般不问俗世的雅兴,在这样细雨湿衣以伞避之,闲花落地鸣笛盖之的生活,我们何时能将一切抛之脑后给心灵一次洗涤,给灵魂一次新生,生活带给我们那么多的繁琐,那么多的包袱,我们何时可以卸下,也许到老掉牙的那一天吧,便可耳不闻为清,眼不看为净,心不想为轻,乐悠悠哉```呵呵
  很多时候,我都自以为自己是个很感性与理性交替的人,总是习惯冷眼旁观这个看似繁华的世界。当一个人开始习惯了对外界保持旁观,那么是否也意味着我将注定与这个世界脱轨?又是否保持一段距离,会让我感觉更安全?那些来自于不同的经过选择的距离,是一份经过取舍的安全感,给予我一片内心的宁静。我固执的认为那是件幸福的事,也是我始终不愿舍弃的,时间一天天的过,我却还是孤立着自己,逃避曾经熟悉的人,熟悉的班级,总是在不经意间,被一些莫名的情绪牵引着,悄悄的,慢慢的,竟是如此真切,让人想要看的更真,却又怕结果会令自己大失所望,我无从选择,于是向命运的妥协,成了最好的选择。若要我对生的再一次选择,我想穿越时空,做回唐朝人。醉在君王怀,梦回大唐爱。
  繁华落幕,你我终归为过客。
  
  篇四:梦回长安,梦回大唐
  望,那是一卷辉煌宏伟,流光溢彩的盛世华章;
  听,那是一片源远流长,久久回荡的驼铃声响;
  嗅,那是一抹如火如荼,淡泊飘逸的唐人芬芳;
  吟,那是一曲如痴如醉,哀婉感伤的长恨之歌……
  ——题记
  伫立在大雁塔上,
  望古都长安,坐鼎关中。
  八水环绕,凝成辉煌之都;
  城墙屹立,诉说千年沧桑。
  闪烁的夜灯,流向远方;
  川流的人海,溢满街道;
  飞扬的流星,划破长空;
  穿越时空的隧道,带领着我梦回长安,梦回大唐……
  望·盛世华章
  走进古色古香的大唐芙蓉园,映入眼帘的是世人震撼的大唐建筑——屋顶琉璃砖瓦,舒展平远;门窗朴实无华,庄重大方。于是任思绪飘到了1300年前的长安城……我在望,望一卷盛世华章——
  兴庆宫内,我望到了“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李龟年一展歌喉,玄宗与贵妃便饮酒赏歌,自得其乐。数千宫女挥舞着衣袖,身着轻纱般飘逸的长裙,仿佛挥动着洁白的翅膀,在美丽的长安纷飞,旋转。万人吹笙,美妙的乐音更是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或许只有在开元盛世之时才有如此歌舞升平的景象!
  长安西市,我望到了绫罗绸缎,那是唐朝白地绿花罗,经纬线细如毫发,光洁的罗面映衬着翠绿的枝叶,微风拂过,轻罗如云雾缭绕,似香烟漂浮,怎使人不发出“万里云罗一雁飞”的赞叹!或许只有在开元盛世之时才能纺织出如此精细的丝绸!
  长安城里,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不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因为他们安居乐业,富贵荣华。陶瓷,茶叶,纸张远销海外,商业,农业,造纸业,造船业,航海技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发达程度。那时的长安,没有了青涩与稚气,全世界都在关注着它的一颦一笑,仰慕它威武雄壮的脊梁,它的繁华令世界为之向往,令它的子孙为之骄傲!
  我依旧在望,望出了长安的繁荣与富强。
  听·驼铃声响
  站在繁华的西安街道中央,瞻仰屹立于西安市中心数百年的钟楼。仿佛如一颗璀璨的明珠,向四方散发着光芒。晨钟暮鼓,钟磬声绵延向远方,我似乎听到了1300年前的丝绸之路上的声声驼铃……
  茫茫大漠戈壁,巍巍风蚀城堡,一缕微风卷起层层金色的沙浪。缓慢地跋涉在飞扬的尘沙之中,不知不觉已向遥远的西方世界越来越近……
  听,听,越发清晰,丝路明珠上,终于不再荒芜。唐代商人的足迹,一匹匹高大的“沙漠之舟”迈开了沉重的步伐,摇晃着颈上的驼铃,它们的背上,承载着遥远东方的希望,述说着大唐帝国的辉煌。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就在这嵌满砾石,荒无人烟的无边沙海,有了唐人坚持不懈的涉足,开辟成了一条连接两片大陆的宏伟大道——丝绸之路。轻巧如纱的丝绸,巧夺天工的瓷器,香飘四溢的茶叶都开始了神奇的旅途,它们经过新疆的土地,到波斯,到身毒,到安息,到希腊……卷卷红尘,未能挡住他们前进的脚步,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承载着的不只是丝绸,还有华夏民族的悠久文化和对西方世界的向往。
  从此,西方的人们盼望着听到美妙的驼铃声,凝望着东方,随太阳升起的,是步履坚定的中国人。他们也投入到了长安那博大的胸怀中。他们明白了,遥远的那边,一定是个繁荣的国度,有个繁华的都城,那就是大唐!那就是长安!
  耀眼的晨曦渐渐在东方亮起,悠远的驼铃声从东方传来得越发清晰。你听,伴随着驼铃声越来越响起来的,是又一个崭新的黎明,是又一个崭新的中国,又一个越发强盛,屹立于世界东方不倒的中国!
  我依旧在听,听出了长安的博大与开放。
  嗅·唐人芬芳
  漫步于唐诗峡里,那尊尊石碑上镌刻着细密的唐诗,如春风化雨般滋润着我干枯的心。眼前霎时浮现出唐人那飘飘欲飞的青衫,如梦似幻来到1300年前的黄昏柳荫下……我在嗅,嗅一抹唐人芬芳——
  深秋之夜,月色宜人,独坐在客舍里,黄昏的月光给窗户镶上一道金边,绵延远方。思绪又一次踏着遍地月光,沿着《渭城曲》所铺设的意境,走上了去阳关的古道。阳关的道路,多了驼铃狼烟,多了孤寂苍凉。然而,这一切都挡不住唐人哒哒的马蹄。不就是沙漠吗?他们就是为了沙漠而来,为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雄浑而来;为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奇美而来;为了“天下谁人不识君”的自信而来。你是否嗅到了他们所散发的时代气息?一份恬淡,旷达,缠绵的灵动气息?
  一轮明月,两壶浊酒,对影三人,飘渺柔和的月色在静静地流泻,和着淡淡的酒香,环绕着月下独酌的他,举杯问天,旁若无人,与明月共饮,与诗酒长乐,周围的一切仿佛已是水中花,镜中月……
  这就是“诗仙”李白。身处长安,他的心中,本有“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雄心壮志,却在朝廷中潦倒不得志。繁华之都也留不住一个风流才子,他从此漂泊南北,沦落天涯,受尽了颠沛流离之苦,以致“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唯有作诗饮酒才消得万古愁。“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在他的眼里,名利与金钱早已淡泊,只要“天生我材必有用”,方能“千金散尽还复来”。他受尽了现实的残酷与权贵的压迫,却依然痴情不改——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乡情,有“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友情,有“念此失次第,肝肠日忧煎”的亲情……
  如果说一个朝代的政治,经济,外贸等方面的发展程度是它的长度的话,那么一个朝代的文化,艺术等领域的发展程度就是它的厚度而唐代正是这么一个又长又厚的朝代。在开元年间长度达到中国封建社会时期最长的时候,盛唐时期的一大批文人墨客也将唐代的厚度加深到极致,在他们的妆点下,盛唐的“版图”拉到了最大!
  柳条一年一青,岁月慢慢老去。盛唐诗人衣袂飘飘,迈着潇洒的步子,在车水马龙的长安城里,一步步走入历史的深处,成为一处可望而不可及的风景。他们身上散发着永恒的芬芳——漫卷书香,淡雅墨香,浓浓酒香,跨越了千年的屏障,永远让现代学子苦苦追寻……我依旧在嗅,嗅出了长安的豁达与文明。
  吟·长恨之歌
  在陕西历史博物馆的诸多展厅,我的目光定格在了唐代展厅中的一幅画像:体态丰腴,肤白如藕,面若桃花,盘着多姿的发髻,身着嫣红的长纱,从这经过,如有一股暗香飘然而过。她就是最能代表盛唐女性的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女子——杨玉环。白居易的一首《长恨歌》令她名垂千古。她不仅拥有着“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那倾国倾城的容颜,更贯穿着大唐的极盛至衰弱,那就是,她的美,伴江山同在。思绪依旧回到了1300年前的华清宫……我在吟,吟一曲长恨之歌——
  华清宫外,驿使正快马加鞭赶往华清宫,所到之处,卷起滚滚红尘。当你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你是否会想到那是一封正着急等着皇帝批示的奏章?可你看华清宫内,杨贵妃手捧着刚从江南采回来的新鲜荔枝,嘴唇一抿,就是清凉饱和的汁液,回首,不过是对着唐玄宗的嫣然一笑,方使玄宗龙心大悦。驿使究竟带来了什么?杜牧告诉了我“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或许贵妃的一笑可博得整个大唐江山呀!杨玉环拥有着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还拥有着音律及艺术方面的才华,如果说她仅仅拥有这些,那她的美誉满天下,但不幸的是,一位成就中国封建社会鼎盛的皇帝醉倒在她的身旁,为了她断送了大好河山,使得后人将盛唐的毁灭归罪于她,一声长叹,她最终在马嵬驿香消玉殒。春花秋月渐渐逝去,一代娇人薄命他方。可惜是她生错了时代——乱世佳人总能流芳百世,西施生在吴越之战时期,为越国除掉了吴国;昭君生在西汉与匈奴的战争时期,为大汉和亲了匈奴,平定了北方;貂蝉生在东汉末年战争时期,除去了董卓这颗毒瘤,大快人心……唯有她,生在盛世,亡在衰朝,她的美反倒使她背负了罪名,她的死难道不着实令人惋惜吗?
  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毁灭了西周;唐明皇为博贵妃一笑,断送了盛唐。在男权社会中,单是一个女子就能有挟天子,毁江山的千钧之力?帝王们能打拼出一派雄伟壮丽的河山,却不能留住美人的陪伴,长安城里发生的一切都在给后世敲响警钟……我依旧在吟,吟出了长安的浪漫与感伤。
  远眺长安,心潮澎湃。
  望,高耸的大厦;听,改革的号角;
  嗅,时代的芬芳;吟,胜利的凯歌……
  十三个世纪,十三朝古都长安至今闪烁着不可比拟的光芒。
  古老的长安城啊,十三亿炎黄子孙都在呼唤着你:
  崛起吧!长安!崛起吧!中华!
  
  篇五:梦回大唐
  谁的梦向天阙,冷月边关,狼烟走牧笛来,不见大漠荒原,谁的爱让天下,万方奏乐,民族和人心聚,还看绿水青山
  大漠荒寒,狼烟滚滚,孤城哀鸿。不见了如豆灯火,一个朝代在黑暗津渡中踽踽独行;不见了碧海青天,一个帝国在血雨腥风里酝酿繁荣。我用我的手守住这万里江山,我以我剑庇佑这一方乐土。这是将军的血誓,这是大爱天下豪情万丈。
  当天已无能为力,便是将渡众生。冷面寒枪罗成奋勇杀敌,万箭穿心而死,壮哉,那日锁五龙的场面!伟哉,那常胜将军的面容!悲哉,那淤泥河中的绝命长啸!武功郎儿秦琼手抡虎头錾金枪,斩杀妖魔鬼怪,战马长嘶,霸气如霜,威武守四方。"今世孟贲"罗士信力拔牛牯战扬州,英雄立马横刀为太平,何惧生死两重天?也许“自古名将如美人,不叫人间见白头”注定了将军悲壮,可正是这悲壮让四方来贺,天下民和,挥就盛世大唐最美的希望之花。
  上下五千年,大梦无边,梦回大唐可看见,遗留的诗篇,纵横九万里,大爱无言,一曲长歌可听见,唱响的华章
  长安月下,一壶清酒,一束桃花,诗人们最初的梦想也不过如此,兼济天下又能归何处?莫不如饮酒长啸忘烦忧!“诗佛”王维在辋川备下薄酒,在明月松间等待浣纱的女子归来,任那一抹酡红醉了一山。星空布为棋盘,清茶一杯,指笑无愁,任我逍遥!夜访山寺,偶见孤鹤,檀香梵音,书画诗词,妙胜仙境啊!纵然晚唐像一位迟暮的贵妇缓缓而归,那也有商隐的锦瑟年华渡天下,歌咏那永恒的繁华——唯有大唐才能放纵文人的疏狂,写下古今流传的诗篇。
  大唐歌飞,诗人如行云如流水,且行且纵横,留下万世敬仰的恢弘篇章,让世人寻诗问句窥探以往的繁华,璀璨的记忆,哪怕拾起的只是满腹的惆怅和可望而不可及的遥远。走在长安街下,但愿梦回大唐,听君吟诗今生不悔。你听,这遗留的诗篇莫不是大唐的跫音,引你我大梦一场!
  谁的梦为江山,盘点冷暖,日月歌天地鼓,了断风雨恩怨,谁的爱情未了,古今流传。
  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那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不要说谁是谁非感情错与对。马嵬坡你为天下断红颜,爱恨从此两茫茫,谁知吾爱心中寒啊!谁说一生一世不离不弃?而今这长安只余不绝叹息,淹没了相思,黯淡了江山。
  一件事情被赋予了永恒的期待,也就有了不灭的缘由:我的爱来到马嵬坡,还未曾离开,你的情正经过长生殿,还没变成爱过,爱恨就在一瞬间,莫负年华独伤悲。我的霓裳羽衣曲几番轮回为你歌舞,还好你在高楼可以看见,只是岁月禁不起太长的等待,连后世都以为你为万里江山将我无情抛弃,一曲长恨歌,梦回大唐爱,剑门关盛满你对我的思念,我上穷碧落下黄泉也会等你,我们的爱,关后人何事!末了,我俩再奏盛世大唐爱。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78555.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