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

时间:2017-02-11    阅读:51 次   


  篇一:青衣祭
  梦里几多回首,不见你镜前细梳头。春去秋来但梦难休,只想你将青丝挽起,不再梳那淡淡愁。花落人别,月缺又圆,杨柳桥头还见小儿女泪流。斯人独瘦。只想白首,却是难守。三杯酒和着断肠情,送你渡口。弹琵琶,青衣舞起,又泪流。
  鸿雁南去,家书未有,相思梦短,长忆你左右,叹一声缘分为何这般难留。雨落枝头,花开依旧,一年又一年,谁将青丝换成白发留。枝头满秀,春水东流,喜鹊也飞走。懒梳妆,青衣落地,琵琶已覆烟尘旧。月下斟酒,谁将斯人想起,又是谁瘦?
  满天星斗,花却不秀,拨一曲相思引,让谁捎走。今日泪流,何时才休。孤灯映影瘦,镜前已不见你陪我梳头。梦里相挽,醒后,又湿衣袖。
  风吹花枝,水映残月,梦里笑靥回忆皱。月闪银光,往事芬芳,随风飘扬,只在你眼里流淌。青衣是否还旧模样?琵琶声响,归去的地方,再见你青衣扬。
  梦里春闺,眸光还是眷念长,三杯酒曾将相思灌满肠。月下醉酒,又见你镜前梳妆。今夜先将泪流,明日归渡,不让你再湿衣衫。
  
  篇二:青衣
  我一身青衣,只为对你的钟依。
  都说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而我的模样,仍是一副穷酸相,毫无富贵感。
  却把浅唱换了长叹,约你不来的伤感,我该如何安放。
  爱的陪伴,只不过是误作了鲜花与绿叶的妄想,我青衣裹身,也斗不过命运的恶狠。
  曾以为才华横溢,必会有功禄之命,怎奈命运不公,山野之雀,又岂敢落你门庭。
  万人之中,为何于你独亲,是前世已定,今生还清。
  我仍是一袭青衣,飘过你家门庭,想看你一眼的心情,像风吹烛光般紧。
  我给了鲜花与绿叶的比喻,愿卑微的追随,一片苦心,怎敌这门当户对的规定。
  你劝我考取功名,我又岂敢负你一片苦心,也做鱼跃跃龙门之星,待时日,将青衣换了白袍,定来迎娶。
  努力就像赊账,可命运不一定买单。十几年寒窗,只为拥你在身旁,输江山又何妨,没有万人敬仰,却有爱的陪伴,我依然敢做敢当。(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 www.sanwen.com)
  用金榜题名来向你提亲,我也没说不行,怎奈命运不允,你已离世,我又何受这富贵之名。是没你不行,我为你私立的规定。
  即使你的碎影已模糊不清,我仍一身青衣,飘过你家门庭,然后坠入你的坟茔。
  
  篇三:青衣梦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依生我未生,我生依不在,依隔我天涯,我落依海角,恨不生同时,日日与依老,化蝶寻花去,夜夜妻放草!——题记
  春暖花渐开,花开不复来,碧海青天情依在,叹,也是猜,哀,也是埋,许下三世五前台,覆浪哉,月明归去来!
  落寞的风,潇湘的夜,不见云开,花前月下,已然成梦,流年似水,柔情几许,佳期如梦,却已成哀!
  别离难,不似相逢好!夜色催更,清尘收露。更深人去寂静,眷恋雨润云温,盼君归,思君切,如何消夜永!新月如钩,晚风轻拂,又一惆怅孤寂之冷夜……
  琵琶弦上低语相思,鸳鸯枕上缠绵云雨。无凭踪迹,无聊心绪,谁说与多情?梦也不分明,又何必、催教梦醒!春浅,红怨。掩双环,微雨花间,画闲。无言暗将红泪弹,阑珊,香销轻梦还。斜倚画屏思往事,皆不是,空作相思字。
  对西风,鬓摇烟碧,参差前事流水。紫丝罗带鸳鸯结,的的镜盟钗誓。浑不记,漫手织回文,几度欲心碎。
  花开花落,红尘里只是一瞬间,你的孤单是我永久的企盼,这个世界上最深沉的爱是什么?是我们共同拥有的一生爱恋,触不到你温暖的手,我把眼泪流下,你在彼岸看着烟火落下,变成了惘然的背景色。迢远异地隔相思,今生剑缘花有信,流照月,待光阴,百年忽转陌红尘!幸好,你动心的不多。侬会将最美的回忆留在眼里,这样侬就永远不会见到我们分开的一刻了。
  青城之外烟波小棹已随远影而去挑灯回望却听庙宇木鱼声色依稀滚滚红尘多少神仙眷侣焚香续曲踏碎这盛世烟火恍若幻世般迷离几人惊梦中寻觅那远山心中涟漪。怎知红似错千重!路同归不同!踏雪寻梅方始休!回首天尽头!怎堪相思瘦!去时蓬莱人不留!
  群山之中飞雪空朦,露凝寒风沿江雾淞,你在南岸遥望无踪,我在山中等待冰融啼魂一天涯,怨入芳华,可怜雾血染烟霞。记得西风秋露冷,曾浼司花。明月满窗纱。倦客思家,故宫春事与愁赊,冉冉断魂招不得,翠冷红斜!
  时间空转,岁月蹉跎,昨日也是秋风后,时至今日,你眉前的发梢,掌心的痣,都依稀哉眼前,黄花易落,此情难留。忆起,当时,弹琵琶又见镜前你梳头,拨一首满花春秀今日月下再醉孤酒,雨落枝头年复一年谁的白发留。而誓言已然成空,岁月也不会为我们停留,终究终究还是免不了,终究终究还是回不去。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繁华无主,空追岁月,白首白首,终究只是回首,遇见你那年花开,遇见你那年情在,分离后那年花落,分离后那年情空。往复来年,已是青丝化作华发!那年青衣潇洒的少年,那年轻舞衣袖倾国倾城的少女,青丝几许,少年心事,散做漫天花雨,化作一江秋水,流转过你的目光,我的心事,越忘川,经奈何,而耳边只剩那首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距,郎竹骑马来,绕床弄青梅。初始为君开,落下相思水,岁岁种桃花,开在断肠时……
  
  篇四:青衣绕身,清愁乱心
  一素青衣,絮绕了我身。
  一枚清愁,紊乱了我心。
  ————————题记
  静静的夜,引着淡淡的忧,淡淡的忧,牵着浅浅的愁。此时,我这颗搁浅的心,透出了丝丝凉意。呆望着,挂在墙上的钟摆,那指针一下又一下的前进,默听着它发出的滴滴答答的旋律,却有一股想要流泪的冲动。
  总是会在夜深人静时,安谧的独处着,慢慢地理出满脑子里的条条思绪。一种专属在夜的心灵释放,心灵怒吼。是否,命里注定了你只是我人生中一个过客?是否,命里注定了我只是你看过的一道风景?站在,交岔口,举棋不定的你,还是走向了与我相反的方向。从此,一个向了左,一个向了右。
  我也曾想过,寻找来时走的那条路的入口。找来找去,始终是一场空,回不了最初时的我。还是得,继续着,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瞥了一眼,一路的风景,时而美艳、时而妖娆、时而残缺、时而遗憾,却不敢放下一直以来的追逐。
  披上一素青衣,身居在月黑风高的空洞里,万丈思绪涌出,紊乱了平静的心。为何思,不解。思何物,不知。心,像是被一根乱绳缠绕了,又不停地打了无数个结。越理越乱,越拉越紧,只因找不出那结的源头。
  夜的深处,有一双凄迷的眼,一直死死地盯着我。夜的深处,有一支无形的手,一直牢牢地抓着我。心,不断地挣扎,不停地奔跑。可那马不停蹄的忧伤,依旧围绕着我的心。
  待到:梦醒十分时,也只是,醉过一世红颜,笑过一场红尘。风再冷,也慢慢的不想逃。雨再大,也渐渐的不想跑。花再美,也暗暗的不想要。独自醉倒在,今天的哭,明天的笑。
  人世间的过与错,尘世间的因与果,都是在生命的不停交错中流淌。如果,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年少不经事的我,不曾相逢,那该又会是怎样呢?在这滚滚红尘中,来是易来,可去难去。
  短暂的美丽,换来的只是一份即逝的欢乐,如昙花一现般短短邂逅。也许,那一份回忆,给予的会是一种无法替代的心灵慰藉。也许,那一份回忆,给予的又是一种永无止境的心灵伤痛。只要,一颗平淡平凡的心,保持到最后。那么,美丽的感觉,才会依恋在心头。
  突然,手停顿一下,轻摸着,一束青丝。心生一个念头,想要将其斩断。从头来过,真的能如愿吗?不确定,也不想确定。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外在的改变,从而带动心灵上的改变。
  在这灯火阑珊里,轻轻地指向家的那个方向,有一种归心似箭的情绪在心中荡漾。不自觉的,眼角开始湿润起来,不想忍着,那一行行清泪,就这样肆意的被打开了。面临年关,我想,对每一个将要回家的人来说,应该都会有我现在这样的心情吧。能回家,是一件让人期盼与高兴的事。可对于那些回不了家的人呢,会是一种失意的无奈吧。
  愿:所有正在奔波在回家途中的人,或将要踏上回家旅程的人,一路平安!祝:所有不能回家过节的人,工作如意,健康快乐!
  
  篇五:青衣入戏,为谁点墨成痴
  镜中的人已消瘦,台上的人为谁演?若问爱恨两茫茫,此中有谁亦能知。何去何从人楼空,盛世烟花几时艳?不曾相识岂敢爱,唯有青衣醉江东。
  ——-题记
  踏上天涯的路,有谁染指沉浮。一袭青衣作罢,俯身遥望归路。曾几何时幻想,云里雾里征途。寻觅人间冷暖,终究入了黄土。心中所剩迷途,到了哪间茅屋?奈何山花烂漫,一朝散尽落幕。
  喜欢故事里的镜花水月,忘记一段流年的情。即使花儿开满了枝头,依然可以见到当初的你和我相依的画面。不用担心一身青衣淹没在茫茫人海中,墨迹可以染花你的衣衫,却无法改变你的那颗心。行走在川上,喜欢一路悲歌。此时的你再也无法顾及沿途的风景,水中倒影人消瘦,你亦在彷徨……
  冰凉的月光,年华也成了霜雪。舞台上的你本就入了戏,你成了那个不可或缺的棋子,你不愿舍去那些看你的人啊,你涂上了厚厚的粉妆,穿戴了素装,没有花旦的姹紫嫣红,但有青衣的情意绵绵,你总是迷失在剧本与现实之中,你开始疏远了那些观众,你游离在了光与影之外,你开始变得敏感,你不再对什么都显得无动声色,你更喜欢打着阳光调,吟唱过往时光……
  花儿红遍了整个春天,却无法在你的眉间觅得一丝笑靥。当秋天的繁花落尽,一切却又变得如梦似烟。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把一切都变得遥远,就像彼岸的紫丁香,只会出现在梦里,引起人心中的一份遐想!
  青衣本有情,可是当你付诸的情都滴落大海的时候,你是否也感觉到了绝望?就像你试图踏足你所能企及的每一个地方,可是你做不到。你希望珍惜你生命里的每一个过客,却也力不从心。到最后,你也只能牵强地说:过客只是过客。别人听的心灰意冷,你也不再妄自轻狂。你骗了自己,你实际是在乎的,你只是不愿意舍弃,舍弃你的那颗心。
  你不敢想象,当你行驶在旅途中,一个吸引你的地方出现了,你不再前行,而是停下脚步,独自倾心,你喜欢平静的生活,可是你说青衣,你有你改变不了的宿命。你不可以放弃它们,因为放弃它们就是背叛自己。
  你洞开了角色的灵魂,你成了舞台的主宰。所有的悲欢离合都成了沧海,你忘记了,或者说是与其融为一体。他的悲欢离合让你触目惊心,你无法自拔,因为你陷进了人物的心灵你端望着整个世界,却没想到终究只是一场繁华。
  皓月当空,你依然是一个,一个人行走,无论白天与黑夜的行走,很多人都与你擦肩而过,他们甚至感觉不到你的气息,你当然也总是面无表情,恰似如画皮,没有人看见你的那一面。
  茧蜕成蝶,你耗尽全部的情感演了一出霸王别姬,你的深情,成了乌江的眼泪,你的一曲相思引,造就了虞姬的千古红颜。没有人看见,你此刻纠结的心,因为他们不知道,你的华丽妆容下,有着一颗脆弱的心……
  
  篇六:青衣
  镜中的人已消瘦,台上的人为谁演?若问爱恨两茫茫,此中有谁亦能知。何去何从人楼空,盛世烟花几时艳?不曾相识岂敢爱,唯有青衣醉江东。
  ——题记
  踏上天涯的路,有谁染指沉浮。一袭青衣作罢,俯身遥望归路。曾几何时幻想,云里雾里征途。寻觅人间冷暖,终究入了黄土。心中所剩迷途,到了哪间茅屋?奈何山花烂漫,一朝散尽落幕。
  喜欢故事里的镜花水月,忘记一段流年的情。即使花儿开满了枝头,依然可以见到当初的你和我相依的画面。不用担心一身青衣淹没在茫茫人海中,墨迹可以染花你的衣衫,却无法改变你的那颗心。行走在川上,喜欢一路悲歌。此时的你再也无法顾及沿途的风景,水中倒影人消瘦,你亦在彷徨……
  冰凉的月光,年华也成了霜雪。舞台上的你本就入了戏,你成了那个不可或缺的棋子,你不愿舍去那些看你的人啊,你涂上了厚厚的粉妆,穿戴了素装,没有花旦的姹紫嫣红,但有青衣的情意绵绵,你总是迷失在剧本与现实之中,你开始疏远了那些观众,你游离在了光与影之外,你开始变得敏感,你不再对什么都显得无动声色,你更喜欢打着阳光调,吟唱过往时光……
  花儿红遍了整个春天,却无法在你的眉间觅得一丝笑靥。当秋天的繁花落尽,一切却又变得如梦似烟。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把一切都变得遥远,就像彼岸的紫丁香,只会出现在梦里,引起人心中的一份遐想!
  青衣本有情,可是当你付诸的情都滴落大海的时候,你是否也感觉到了绝望?就像你试图踏足你所能企及的每一个地方,可是你做不到。你希望珍惜你生命里的每一个过客,却也力不从心。到最后,你也只能牵强地说:过客只是过客。别人听的心灰意冷,你也不再妄自轻狂。你骗了自己,你实际是在乎的,你只是不愿意舍弃,舍弃你的那颗心。
  你不敢想象,当你行驶在旅途中,一个吸引你的地方出现了,你不再前行,而是停下脚步,独自倾心,你喜欢平静的生活,可是你说青衣,你有你改变不了的宿命。你不可以放弃它们,因为放弃它们就是背叛自己。
  你洞开了角色的灵魂,你成了舞台的主宰。所有的悲欢离合都成了沧海,你忘记了,或者说是与其融为一体。他的悲欢离合让你触目惊心,你无法自拔,因为你陷进了人物的心灵你端望着整个世界,却没想到终究只是一场繁华。
  皓月当空,你依然是一个,一个人行走,无论白天与黑夜的行走,很多人都与你擦肩而过,他们甚至感觉不到你的气息,你当然也总是面无表情,恰似如画皮,没有人看见你的那一面。
  茧蜕成蝶,你耗尽全部的情感演了一出霸王别姬,你的深情,成了乌江的眼泪,你的一曲相思引,造就了虞姬的千古红颜。没有人看见,你此刻纠结的心,因为他们不知道,你的华丽妆容下,有着一颗脆弱的心……
  
  篇七:青衣
  细雨纷飞如诗般朦胧了江南的小镇,檐下水滴连成珠,点滴到天明。经年累月,穿透顽石,此志不渝到刻骨铭心,犹如岁月似水长流侵袭寂寞身般的坚定不移,冷冷清清一如既往。阁楼风冷,油灯昏黄拉长了身影,那砚台沉香墨迹不知何时已经干了,笔架上忘记清洗的狼毫已经干硬了,镇台石压着的宣纸,那上面的临帖却只写到一半。冷月无声凝霜,突然觉得倦意渐浓,浑浑然欲睡去……
  起身点燃了香炉里面的檀香,一股透彻心扉的馨香驱赶了睡意,此时方觉空气里的睡意渐渐淡去。身旁炉里的火已经熄了,剩下零星的星火忽闪忽闪的,炉上的水壶里面的水已所剩无几。精致的紫砂壶里面的西湖龙景尚有余温,倒了一杯,浅尝几口,却发现余温比想象中消散的快。有一些意兴阑珊地丢开了手中泛黄的日记,因为它已经停留在那段消散的回忆前,抱着它也找寻不回那一些过去了。
  也许是细雨惹了回忆,而回忆却又湿了日记,而日记却已经蒙上了尘……
  帘外细雨忽变急雨,急打芭蕉,犹如琵琶正在弹奏着一曲《将军令》。急雨敲瓦,打碎了夜的宁静,檐下水珠已成线,击石四溅,乱了思绪;小窗遭雨打,风催雨急敲门扉,惊了心绪。油灯闪了下就熄灭了,突然就被夜淹没了。裹紧了外衣,防备着寒冷,却被寂寞悄然侵袭了寂寞身。躲在被窝里,却发现残存的睡意早已经被急雨打得支离破碎,再被雨一冲刷已经了无痕迹……
  一夜听雨,一夜无绪,却不知何时天竟已明?
  干涸的池塘一夜之间注满了水,不知道何时,几只尖荷已经冒出了水面,早燕却已经馅新泥筑巢。打开小窗,清新的空气带着股泥土的芬芳扑面而来,有些冷清,有些潮湿,却不容拒绝的扑进了阁楼,冲淡了颓废的味道,冲散了回忆造成的伤感。水雾朦胧了远山,小溪恢复了往日的喧闹,潺潺流水绕过了那弯弯小桥,远处传来雄鸡的啼晓,努力的叫醒春眠不觉晓的人。
  穿上了那青衣长衫,带上了油纸伞走出了阁楼,微晴的天还带着阴沉,却再也阻挡不了诀别的心。转身刹那,天竟以毛毛细雨相送,小小的油纸伞挡不住多情的细雨,摇摆的衣袂已先被细雨纠缠上了,不一会儿已是泪痕点点……
  走过了小桥,踏上了青石古道,微风中柳絮随风而去,在风中尽情起舞,却怎么也追不上风的脚步,跌落满地雨水中。即使追寻的是一个梦,那随风而去的心还是坚定不移,它的刹那美丽却已经定格在了风不停的脚步中。轻轻的抬脚避过,不忍践踏这多情种,即使布鞋湿了,即使衣袂湿了,也不忍心再去伤害那份执着的心。
  踏上阮籍的马车,天已放晴,两匹高头大马拉着马车呼啸而去,身后阁楼已渐远。马车里充满了酒味,阮籍依旧在豪饮。他总说情愿醉着不愿醒,但是偏偏每次醉后还会醒,醒后哭着叫着又喝更多的酒然后醉得更长些。喝多了有时候就撕心裂肺的唱歌,只是没有人听得懂他唱的是什么?也许除了嵇康他们几人。当阮籍喝醉高歌时嵇康有时候也会拿出他的琴帮他合上一曲,却从来不去规劝阮籍戒酒。看到阮籍醉倒了,他们几个谁见了都会把他扶到床上,然后做自己的事情去。
  拒绝不了阮籍热情的邀请,还是陪他饮了几杯那种他称之为竹叶青的酒,此酒有一些淡淡的清香却又清如水,入口却不上喉,说明酒度不是很高。看着阮籍整天与它形影不离,不知道喝多少才会醉?也许,阮籍只是在品味由清醒入醉的过程?亦或是他从来就不曾醉过,只是他不愿意清醒而已!
  低沉的云也已渐渐的散去,天终于露了片晴朗的光。奔驰的骏马速度不减的向前驰骋而去,路过一个市集的时候阮籍叫赶车人下车采办去了,而他已经喝得眼微红,不知道为何竟跑到了车头拿起皮鞭,手中皮鞭一扬竟不等车夫而自去。两匹高头大马比刚才更快的速度狂奔着,路上惊了路人,惹来身后一阵责骂。致身后惊恐的路人而不顾阮籍竟已放浪形骸般的狂笑起来,手中的皮鞭扬得更急了,端坐车中不竟有些身不由己无奈。不知道怎么竟也端起了阮籍闲置的酒壶来,慢慢的品着这如水般清澈的酒,一口入喉突然就有一种麻麻的感觉爬上喉,然后开始侵袭进脑海。想再去感觉时,却再也感觉不到了,也许这就是阮籍一直找寻的感觉。
  车外面不知道怎么竟传来低泣声,渐渐的竟有放大的趋势,放下酒杯才注意到车不知道何时竟已经停了?走出马车才发现是阮籍在抱头痛哭,而马车前面不知道怎么竟横着一道悬崖。此时竟然已经无路!看着刚才还放浪形骸的放马狂奔的阮籍,此刻耳边传来却传来他呢喃而无助的哭泣,无路了?竟然已无路!阮籍绝望的哭腔深深的刺激着我原本脆弱的心灵防线,看着马车前面的悬崖,一种感同身受的绝望感情瞬间侵袭了身心。
  默默的陪阮籍喝完了马车上的酒,直到夕阳把我们的身影都拉长了。不知道是谁先醉倒了,半夜醒来的时候,阮籍已经瞪着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天上的繁星。突然地阮籍就感叹起来,怎么每次都那么快清醒呢?找到酒壶却发现早已经滴酒无剩,对月长叹,原来一刻的清醒对他而言竟是如此的难熬。晚风微凉,明月高悬,夜寂静得可以听到心的跳动。
  青衣,如果要你选择一颗星星,你会选择那一颗?
  那一夜,他说了很多很多,那一夜我才发现他原来是那么的清醒、清澈透明……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8049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