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能有几多愁

时间:2017-03-13    阅读:78 次   


  篇一:问君能有几多愁,细数年华似水流
  时光如匆匆流水,又如过隙白驹,在忙着准备考试,忙着毕业,忙着寻觅工作,忙着“遇见”的时候,悄悄地从身边溜走了,等发现的时候,已经回不去了。有人说:“回忆,是一个人的风景;仰望,是寂寞的姿势。”很久很久以后,遥远的天际模糊了思念的路线,原来怀念也已经没了方向。试问世间有什么东西可以抵得住时间的侵蚀?在现实与梦想之间,一道没有轮廓的鸿沟横亘在那里,虽然看不见,但她却始终让你无法逾越。经历过,就是财富,就是资本,试想,很多个慵懒的午后,坐在院子里,一把椅子、一杯清茶、一抹阳光、一点追忆,这样和谐的画面亦不失为一种美。心中有日月,天地自然宽,我追求一种淡然,享受那种宁谧,在纷纷扰扰的红尘里,可以错过姹紫嫣红春明媚的热烈,却不可以错过破茧成蝶花盛妍的娇羞,不需要太多,只需要一朵伴随左右,不离不弃,平生足矣。
  华灯初上,霓虹闪烁,璀璨的装饰掩去了卑微的荒凉。无边的夜、宽敞的路、来往的车、耀眼的灯、被寂寞拖长的身影交织在一起,这样的场面显示着寂静、演绎着落寞,心中的思绪再也控制不住,疯狂地追忆,不甘地后悔,把一颗凌乱的心弄得更加七零八落,千疮百孔,终于眼角承不住泪水的重量,开始了肆意地流淌。突然间觉得人世间并没有值得留恋的,既然生无所恋,索性羽化成仙吧,可是死都不怕,又何惧生呢,不如好好活着,这条旧路不走也罢,转身回头,呼朋唤友,举杯共饮,一醉方休,管他今夕是何年。再多的繁华,终究还是要转头成空,落幕消散的,过眼云烟,大不可留恋忘己。索性做回自己,追寻自己的足迹,朝着自己的方向,抒写自己短暂的人生吧。
  往事如烟,尘埃落定。生命的轨迹已经交汇了太多,既然在彼此年华里没有融为一线,那或许彼此是不相容的吧,青春是短暂的,没有人可以等得起,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每一个人,在各自生命里都是未知的,我们不可能有机会去模拟,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坚定自己的信念,追寻自己的梦想,做了就不要后悔,迈开步伐一直向前走,直至人生的尽头,到了那一天,我们才有资格说我们完成了自己的生命旅程。
  问君能有几多愁,往事幕幕永不休,或许、可能、大概、Maybe这些都会在岁月的长河中沉淀下来,到那个时候,应该真正可以做到从容淡定,细数过往年华吧,就让只言片语,凌乱的琐碎文字记录曾经的年少、年少的无知、无知的欢愉吧……
  往事如烟,一切终将搁浅——
  
  篇二:问君能有几多愁
  生活总是由形形色色的愁怨组成,我们喜爱着春天的花,却在为夏天繁盛的枝叶而苦恼,我们热爱着夏天七色的裙子,却在为酷热的天气担心,我们爱上黄叶飘飞的秋天,却在烦恼枯树的寂寞,我们想念白雪覆盖的晶莹,却在烦忧冰冷的双脚。
  我想念着我那一个温暖的家,那个有爸爸、妈妈、姐姐的家,可是我却不知道了该怎样面对,生活的烦恼,未来的无望,让我看到的只是父母眼中忧虑的目光和那些日渐斑白的头发。其实这样的时刻我多么的希望我是抚平岁月的那把刀,轻轻的停留在父母的身旁,这样我情愿是一只没有志向的鸟,不为安逸的环境,只为今生可以缕一缕父母脸上那些深深的皱纹。
  在平静的岁月里,我把那些剪刀似的裁剪当做生活的一种寄托,在很多时候我情愿迷信的相信着各种各样的许愿。当一束弯弯的睫毛落下,我总是虔诚的捧在手心里,静静的许一个愿:愿所有人安康,愿我的父母幸福平安。天上的飞鸟略过天空的影子,我情愿在那一刻跪下来,只为了那一片高飞的地方有我的梦想,我想靠近太阳最近的地方有我想要的光明,有我美好的梦。
  我不喜欢折腾生活,在生活里我只是一条忘记光阴的鱼,不求无忧但求无虑。但是似乎生活的规律里,我把一切复杂化啦,重新评定的生活里,我是复杂的一个步骤。(中国伟徳国际平台网  www.sanwen.com)
  我真心的喜欢着一个人,可是我总是能把他惹得很生气。在无数掉下的眼泪里,我清楚的看到真心,透彻的世界里留下的只是更加矛盾的自我。我拥有着无数的汉字,成语是字典里历历在目的表达,而我却把心里的话反着说了。
  看着红肿的眼睛里,我可以留下的只是愧疚的表情,也许太大的眼睛里包容的泪水很多。他看不得我掉泪,仿佛我的泪水是他心底的血一样,怜惜到心痛的伤,我之奈何,奈之我何?其实我也只是一个小女人,情愿守着一份誓言,也不情愿守着一个远大的目标,如此简单,可是我却把生活过得如此复杂。
  我想念着我的朋友,无论是曾经在一起疯跑的孩子,还是在一起聊天侃地的知己,或者是长久未曾见面的朋友,虽然心底的思念一天天在心底蔓延,可是抬起手里的笔,我可以述说的依旧只是这样的寥寥数语。我可以轻易的说:亲,最近没见你,我想你啦。可是却说不出:亲,你知道吗?最近我心情不好。
  我害怕看到担心的目光里那些牵扯不开的怜惜,因为那是真情里不忍舍弃的部分,我害怕那相同的眼眶里逐渐掉下来的泪,因为那是我不忍看到的情。在每一分陪伴的道路上,星星点点的给与已经让我成为一个幸福的人,在分开的日子里,我可又怎么忍心让你为我心忧呢?其实只是淡淡的忧伤,其实只是淡淡的不快,一朵浮云飘过,我还是那个快乐歌唱的我,我的朋友,这样就好。
  看着漂浮的云,我的心包裹着淡淡的伤。也许是我像上天许的愿太多,也许是我的简单对于上帝来说真的很难。简简单单的要几个人幸福,简简单单的要一群人快乐,可一切简简单单的问题却成了一个部简单的事情。
  每个人都会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是思想就像是自然世界里的万花筒,甚至不用转动,就是另一个样子,谁都猜不透生活的背后是什么,也不知道一个人转身之后的表情。
  我们努力的描绘着家的风景,却不知道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家到底是不是这样子的,我们努力的把爱人当做依靠,却忘了问一问这样是不是你要的结果,我们努力的把朋友守在心底的一个角落,风吹雨打的时候藏起来,却不记得告诉他们其实你们一直在我的心里。
  我不是雨巷里结着愁怨的女孩,即使油纸伞下是我愁怨的脸,可是我依旧向往着光明。生活给与我的太多,我心心念念的想着一份幸福,而实质在幸福的包围里我把幸福延伸里。爱我的人看到我的哀伤,不爱我的人看到我的杂念,其实我只是想简单的生活。
  不要告诉我愁在生活里的意义,在这样的时刻,我知道我演绎的只是一个愁的表象,在深刻的日子里,请你问一问我:君,你的愁有多少?我是李煜吗?不是,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我的愁不是一江东流的春水,我的愁是沉睡在树洞里的松鼠,沉睡在冬季里的记忆,开在春天里的花,奔跑在快乐的森林里,其实我只是一只看着黑夜降临,回到树洞里的松鼠。
  那个时候请你告诉我:君,你的愁到底能有多少?
  
  篇三:问君能有几多愁
  薄夜翻阅过漫长山脉的绵延,从遥远的天际里引影而来,翩翩的影姿滑过山重水远的召唤,从地平线的彼岸到天涯的俩端,一轮清晰的月碧玉成盘,倒映在川流不息的末中央。月之铅华抛洒一地的从前,掬手间泪随西风凉,长亭外古道边,烟花一去不复返,曾经多少欢乐自绵密的掌心而过,现在多少痛苦穿越过纷扰的从前,这一夜好似千年,从梦开始的地方,到默默相向的守望,故事终成定局,人皆成过往,倘大的城市,寂寞铺成梨花雨酿,轻柔的在心中流淌,盛夏的果实痴乱了舞姿,回忆终结了陌上的泪点。
  一段形而陌上的距离,一个美丽的相遇,在生命的轮回里,在岁月的长河边,信手为你写下诗歌多少篇?弹指已秋月,时光安静的踏过纷扰的从前,那一年落叶花开的喜悦,定格在逝水无痕的光年,曾经炽热不忘的念想,在念念不忘的过程中被遗忘,心不设防只为你打开一扇窗,窗台前铺满密密麻麻的过往。
  如今,菊花又香,我的城市雨乱了芬芳,寂寞开始滋长,孤独成行,暗夜在流离的虹灯下开始疯狂,起舞的步调播下深深的忧伤,抬头北望,绵绵的青山在我们的世界中把思念阻隔,一声悠然长叹,载不心海内无言的感伤,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生命中闪过的瞬间,有种情感让人泪流满面,岁月里那些曾经真挚的相伴,绕过光影轮年的变换魂牵梦绕,一纸离散将天涯分成了俩端,彼岸花开幸福的从前,只不过是人生好梦一场,都说幸福是玻璃球,拾起愈多幸福就愈多,可我们在拾起的那一刻,又同时放任了手边的另一颗,人生中有过多少真切的心酸,背对背后的身影愈走愈远,连说再见都觉得是敷衍,那些藏于内心无奈的感伤,对花伤春对月伤秋,最终也融解不了四季冰霜的容颜。
  转眼又是秋,日升日落的地平线,送走花开,迎来花败,都说面朝大海,就会春暖花开,这话的含义怎么读就是不能够明白,如今,我面朝大海,除了浩荡的海水,还有那无穷无尽的忧伤,山川载不动太多的悲哀,岁月经不起太多的等待,春花最爱向风中摇摆,黄沙偏要将痴和怨掩埋,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须散,繁华过后成一梦,海水永不干天也望不穿,红尘一笑和你共俳徊……
  痴缠的歌声响在耳旁,街角的清冷走进遗忘,记忆不是人生中的全部,遗忘却是时间的竟技台,不是你输了我,而是我输了从前,问君能有几多愁?化着春波不断流。
  时间的海洋翻阅过三山五岳,飘泊的浪花在光阴年华里,记载着刷洗的痕迹,光阴的手握住春夏秋冬,却握不住岁月匆匆,生命因为有了灵魂的感知,那些永不褪色的记忆从此就四季长青,青春在我们眼前划过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那些无法预知久远的一生,还有多少山高水长的跋险,情感历程上的相聚相散,问君能有几多愁?幕雨江南洒清秋,流水终知落花意,春花秋月堪水流。
  
  篇四:问君能有几多愁?
  帘外雨不休,风,肆虐地击打着斑驳的窗户。
  今夜,在这个残败的梧桐深院中,传出了一声落寞的哀叹:千里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在不觉中,我踏上了尘封已久的楼阶,走进了昏暗的屋子,再次走近了你,历史永恒的情人!你往日的王者风范业已无存,曾几何时,你憔悴不堪,竟而在这空旷寂寞的梧桐深院中,凄凄地吟唱着和你一样哀愁的词曲。站立在你的身旁,我再次聆听你久违的声音!一千零三十年的漫长等待,你是否也在渴望着一个知你,懂你的人?
  而今,我有幸同你一起深忆春花秋月何时了的柔情往事;有幸听你倾诉千里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的那种孤苦无奈;有幸同你控诉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的不公待遇!一千零三十年前,有一个人选择了最浪漫最无奈的离开;有一个人写出了一曲催人泪下的词句;有一个人也成为了历史永恒的情人。千年之后,我溯游历史的长河,去追寻一个难以忘怀的声音,只为你深深缅怀……
  在国破家亡和寻求解脱的跨越上,你只用了一杯毒酒,为读懂你,追寻你,我等到了千年之后。在你义无反顾的端起酒杯的一刹那,我已被你遗弃在了历史的荒原。你是政治生涯中一个匆匆的过客,在忘我挥洒浓墨的不经意间,你已走到了尽头。在文人与君王的抉择中,你最终迷失了自己,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生在帝王之家,你别无选择,你无奈,所以用最沉默最有力的方法与操纵着自己命运的君王身份作斗争,在灯红酒绿中找寻着自己,试图去探索属于自己的一份宁静。
  你是历史永恒的情人,你的无奈与落寞无人理解,唯有寄心明月,借酒消愁。站在岁月侵蚀的窗前,一个人,静静地,低声吟唱:“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曾经金碧辉煌的舞榭歌台,是否因你地位的一落千丈而续庾间皆尽黯然失色?雕栏玉砌是否在岁月的流转中已有了斑驳的印痕?如今破碎的山河,让你缄默挥泪,在寂寞与哀痛中独自凭栏眺望,在花开花落中,看尽滔逝的流水,在深深的醉生梦死中,独思故人。光阴一点点地流失,望穿了风花雪月,曾有的辉煌,现今的悲痛愁容,只弥留在字句之中。远眺南国大地,鸿雁依旧南飞,花草循时枯荣,江河依旧,他国却早已物是人非。透过时空的画卷,我深深地凝望你,似乎已然寻找到你蹒跚的身影。
  千年已过,岁月的风沙已将你的脚印掩埋,却依然有一个苍苍的声音回响在后人的耳畔:千里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这是你对历史的遗言,字字饱含着血泪,在落寞的字句里,你将满腹的辛酸洒播在历史长河中,随波淌逝。今夜,月犹在,人已殇,情未了,魂已断。千万悲苦愁相续,如坠星河皆沉沦。我无语,皓洁的明月下,谨洒浊酒一杯,又一次深深缅怀。
  
  篇五:问君能有几多愁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几段无法用语言表述的情,无法用文字书写的爱,我们都把它卷起来,深深掩埋在胸怀。我们幸福过,因为我们曾经拥有过,那时我们是幸福和快乐的,走路的脚步也是那么轻快,像一阵风轻轻飘过,幸福溢满了心灵,充满了整个宇宙,变成了银河。
  我们曾经爱过或者被爱过,这就足够了。虽然我们不知道爱和被爱是不是你的、我的整个世界,是不是要让我们用一生去等待,是不是要让我们的心灵在孤寂中洗涤,洗涤爱过后落下的尘埃。但当我们独处时,望着夜空中的明月又会不由自主地把你勾勒出来,感觉你和她就在我们的身边,就在我们的眼前,这种感觉很美很美,是一种难以抑制的幸福漾溢在面前,是一种难以压抑的情怀升腾出海,它就像一株株藤蔓从心底发芽,穿越了时空,穿越了所有的枷锁,任梦在自然、在空中飞翔。爱过痛过,才让我们慢慢成长起来。
  要放下对你对他的爱真的很难,如果你爱他就让他幸福,就要为他祝福。如果你真的爱他,无论什么理由的分手都要谅解和理解他,他有独自离开你的理由。正因为这份真爱,他怕不能带给你幸福的生活,他怕自己承担不起这份爱,他怕有一天你会离开他。他想让你更加幸福和快乐,他想让你找到一个比他强比他对你更好的人、更适合你的人作为你的终身伴侣。他会守着你,看到你成为新嫁娘时的兴奋和欢愉,他会去祝贺你,然后默默地离去。你的嫁衣成了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最晦涩的美意,但他看到了你成为别人的新娘成为别人的新郎时脸上浮出幸福甜蜜的笑意,这就是他真正爱你的目的。
  爱没有国界没有语言没有年龄没有民族的界限,只有两颗爱的心,两颗相互爱慕的心,而许多现实不允许我们这样做。爱他,他离我们有遥远的距离;爱他,父母强烈反对,他又是一名孝子;爱他,他的年龄比你小很多比你大很多;爱他,他是不同的民族,要打破民族界线绝不可能;爱他,他并不爱你,他只把你当做自己的兄弟姐妹;爱他,他仅仅把你当做自己的知己,是一种圣洁的友谊;爱他,而你又错过了季节,不敢向他表达。所以我们要放弃对他的爱,让他自己去寻找属于他的爱,有人说爱一个人是幸福的,而我认为相爱而不能走到一起的人却是痛苦的。
  离别时的苦,相思中的愁,有时自己也不明白是不是我们的爱情已经死亡了?是不是你还会时常忆起我们的过去?但当我遇到一个人的背影与你相似的时候又会想起你,此时只想一个人到一个安静的角落静静地回忆静静地想你。想知道你的容颜是否变了?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想知道关于你的一切消息,这种强烈的渴求和期盼灼伤了心、灼伤了情、灼伤了爱。我将双手缓缓举起来向着天空怒吼:回来,我的爱!你的身影始终无法走出我爱的境界。如果你生活不幸福我会责怪自己一遍又遍,我会用酒精麻醉自己的神经,我会脾气一下子爆裂惹出什么麻烦来,请不要怪罪我,因为爱你而不能相守!这样的折磨让我无法忍耐。
  再苦再累的日子我们依然坚强走过来,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的存在才让我坚强起来,是不是我们唯一走下的理由,是不是将我们的爱一路抛撒出来,一如花瓣那样离开树枝让你有一个更加辉煌的将来。
  因为相爱却不能相守,我们用自己博大的爱去溶化南极的冰,用博大的爱治愈自己满身的凄凉,用博大的爱抚平心灵的创伤。
  爱你不能走到一起,就让我们在《夜曲》中一起回忆和祝愿: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篇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金陵,没有李后主已经很久了,传说中有亮如春水的重瞳,脚带玉环的,温柔从容的后主从嘉。
  但是汴京,多了一个违命侯,终日囚禁,无言读上西楼的违命侯吴王。
  我是窅娘,在江南烟雨中为你跳舞的人儿,国主,你还曾记得?
  那日江南岸,桃红柳绿。,烟雨霏霏,枯碟纷纷打着旋儿飘下,天地间升腾起淡淡的氤氲,还有那只属于江南的朦胧。我站在湖畔,浅蓝色的轻纱罩身,翩若惊鸿,宛若游龙。回眸间,笑语盈盈,足尖轻踮,便踏碎了那片片飞舞的桃花。
  你替我轻轻摘下它们,插在我的发间,白衣在微风中轻轻扬起,你笑语我的面容尤胜桃花几分。
  江南岸的初见,烟雨霏霏,君浅笑,淡定中带着温柔。
  为了你,我用白布缠足,忍痛而舞,为的只是,起舞绕珠帘的轻盈,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舞落你半身繁华。
  曾经,我站在你面前指天为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决!”
  江南的烟雨,见证了我的绝然。
  我希望,从嘉,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日日看我为你起舞,可以日日浅笑得如同温润的美玉。不要,不要在那个虚位上,日日挣扎。
  多少个夜晚,你的大殿上灯火通明,我抱着琵琶,轻轻拨弦,琵琶弦上诉相思。多少个黄昏,你的眉轻轻颦起,我轻舞水袖,扭动腰肢。身影被厚重的黑暗吞噬,只要你回首,就可以看到我如弱柳扶风之姿。
  可是,你没有,无论是什么原因,你终是没有在万顷波中得自由。
  这也无妨,只要我可以永远为你跳舞就好。
  宋开宝七年十月
  宋兵攻城,硝烟漫漫。
  你肉袒出降前,命人传话给我,你让我快点离开,说我只是舞姬,他们不会为难于我。可是,我摇头拒绝,如果,你已经忘记了我的誓言,那么,我就再许一次,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决!
  可是你还是走了,留下我离开了。
  我站在珠帘后,红袖高卷,足尖轻点,翩飞如同蝴蝶。
  我一直在为你跳舞,如同虞姬别了霸王,三尺素绫,轻绕颈项。
  宋开宝七年十月,窅娘自尽于宫房。
  可是,我的灵魂不愿离去,紧紧追随着君,见君被封违命侯,我深深明白,这对于你,从嘉,是多么大的侮辱。可是,我还是为你能够活着而高兴。哪怕明知,你是多么的伤心难过,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你站在高楼,依旧白衣翩翩,却日夕以眼泪洗面,你吟,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见你的眼泪,我心如刀绞。
  天空月色轻柔,却不复江南的朦胧,明天,又是七夕,你的生辰,恍然间,我似乎回到了那个遥远的下午。
  我低了头,舒了水袖,去了腰身,嘴角,笑意缠绵。
  我起舞绕珠帘,却舞不掉,你半生繁华。
  可我不知,那赵匡胤竟会赐你牵机毒酒一杯,见你握起它,微笑的一口饮尽,脸上含着如释重负的轻松。我有霎那间的恍惚,既然你并不怕死,那为何,又要出降呢?
  看着你靠着栏杆倒下,第一次,你笑得释然又平静,
  宋太平兴国三年七夕,正值李煜生辰,宋太宗赐牵机毒酒一杯。死后,追封吴王,葬于洛阳邙山。
  既然你已经离去,我的灵魂也渐渐消散。
  意识的最后,又见那日江南岸,我站在河畔为你起舞,踏碎桃花一片。
  而那句誓言,有那么清晰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让我的心隐隐作痛。
  从嘉,来世,我还要为你跳舞。
中国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9281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